需求网-论坛 社区 鬼故事 查看内容

晚清民国那些神秘事件

2014-12-3 01:18|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38| 评论: 0

摘要: 盗尸   一九二五年八月的一个深夜,两个人影穿梭在珠县城外的一处乱葬岗中。

盗尸

  一九二五年八月的一个深夜,两个人影穿梭在珠县城外的一处乱葬岗中。

  珠县隶属安徽省,又处于江淮地带,虽不及江南之地富饶,但也是人杰地灵,物产丰富。在当时晚清民间有一种习俗,倘若成年男子死去,却尚未娶妻,可以买一具女尸与其配阴婚。

  很多财主和商人的儿子早夭,都会去寻人买一具女尸。可是到了民国时期,很少有人愿意将自己死去的女儿卖给别人做配阴婚了。这就促使了一个新职业的诞生—盗尸贼。

  这两人就是盗尸贼,其中一人叫王虎,另外一人叫张力。几天前,珠县布庄老板周大龙的小儿子暴病而死,年仅十五岁。因为没有娶亲,家人就想着配一桩阴婚。

  问了许多人家,这一个月来并无哪家女儿死去。所以没有女尸就成了周大龙头疼的问题,就在这时,管家说可以找人去其他地方盗一具尸体。

  于是就找到了绰号‘地下双鹰’的王虎和张力,限他们二人三日之内盗一具女尸,事成之后,给一百大洋作为报酬。

  两人当即答应下来,不过刚过一日,二人就后悔了。因为他们找遍了珠县周围所有墓地都没发现有女尸墓,在两人焦急之时,张力突然想到半个月前一个傍晚,他看见珠县城外乱葬岗有三人正在下葬,其中一人是道人打扮的模样。

  当时张力并没有太注意,现在回想起来其中肯定大有蹊跷,其一,乱葬岗都是平民百姓下葬之地,基本上都没有钱请道士做法。其二,下葬一般都选择在清晨,而那三人却在傍晚下葬。

  想到这里,张力决定今晚去乱葬岗一探究竟。

  “大哥,你说的那个墓在哪里?”王虎有点焦急的说道。

  “别急,应该就在这附近。”张力答道。

  两人继续走在乱葬岗中,王虎看了看周围,有的人只是被草草掩埋,连一个墓碑都没有。还有的人死后只被裹上草席就扔到了空地上。

  这要是一般贫民肯定吓坏了,可是王虎和张力对这些已经司空见惯了。

  虽然才是八月末,夜半已是凉风丝丝。张力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着,忽然一座平头坟进入了他的视线,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他要找的那座坟。

  张力和王虎走到平头坟前,只听王虎说道:“这座坟的墓碑为什么没有名字?”

  张力看了看墓碑,果然没有名字,上面只有四个字:逝者安息。又用手捞了一把坟上的土,是新土,看来没有错了,就是这座坟。

  “管不了那么多了,把东西拿出来。”张力有力的说道。

  话毕,王虎将背上的包裹取下来,从中取出了酒、蜡烛、艾草、等一些物品。

  张力和王虎两人很快将坟墓挖开,在看见棺材的时候,张力示意王虎停下来。随后,张力清除了棺材上的余土,王虎很有序的将酒倒在棺材上。

  两人干盗尸贼的行当已经有五个年头了,期间也干过盗墓的事情。根据盗墓祖上传下来的经验,必备酒、蜡烛和艾草。其中酒倒在棺材上,如果发生尸变,就将点着的蜡烛扔在棺材上,一把火将其烧死。艾草是堵在尸体的鼻子上,这样它就闻不到人气,也就不会发生尸变。

  虽然二人五年盗了不少墓,但是尸变只遇到过一次。当时酒倒在棺材上,棺材板就开始乱动,两人大叫不好,立即将蜡烛扔在了棺材上。有了那次的事情,二人不管是盗尸还是盗墓都会按照上面的步骤进行下去。

  酒倒在棺材上已经好一会了,棺材没有动静。张力小心翼翼的跳下坟底,准备打开棺材。而王虎站在上岸,手里拿着蜡烛,随时准备着。

  棺材打开了,没有发生尸变。棺材里面躺着一具白衣女尸,头发披散,相貌姣好。

  “大哥,果然有女尸,这下我们可以小赚一笔了。”王虎高兴的说道。

  “别高兴太早,我来看看这女尸有没有腐烂,把艾草拿来”张力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王虎将艾草递给张力,张力将艾草塞进女尸的鼻子里。然后摸了摸了女尸身上,发现没有腐烂,但身上散出一股霉味。

  张力示意王虎拿出袋子,随后,将女尸抬出了棺材装进了袋子里。两人埋好土,这时已经四更了。

  王虎背上女尸,不由一颤,道:“这女尸身上好凉啊!”

  “死人当然凉了,快走,天快亮了。”张力急忙说道。

  两人匆忙向南边的一个村子走去。

  张力和王虎所在的村子叫杨东村,村子位于珠县县城南边,背靠六灵山。张力和王虎回到家中,将女尸放到了地窖中。

  “一百大洋就要到手了,大哥,到时候咱们去县城酒楼好好吃一顿。”王虎兴奋的说道。

  “那是当然,不过还是尽快将这女尸交给买主。”张力说道。

  “难道这女尸会尸变吗?”王虎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女尸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张力谨慎的说道。

  珠县城内周府,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府中的亭子里,这人就是珠县周氏布庄老板周大龙。旁边站着一位五十岁上下的老人,这人是周府的管家周林,虽然周林已经五十岁了,不过依然神采奕奕,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

  “那两个人有消息了吗?”周大龙有气无力问道。

  “回老爷,还没有。不过这二人都是这一片小有名气的盗墓贼,盗一具女尸对他们不算太难。”周林恭敬的回道。

  “周格的尸体已经放了超过十天,马上就要下葬了。如果还没有女尸配阴婚的话,我儿岂不是要变成孤魂野鬼?”周大龙说话有些激动。

  周林正想劝解,就看见一个下人走了过来,说道:“老爷,管家,外面有两个人要见老爷。说是老爷在他那订了货,现在货到了,让老爷去验货。”

  周大龙正听完下人的话,知道那是王虎和张力说的暗语,因为盗墓和盗尸是违法的,所以只能用暗语。

  “哈哈,这王虎和张力不亏为被称‘地下双鹰’这么就找到了!走,跟我看看去。”周大龙终于露出了笑容,随后,和周林大步走向门口。


周大龙和周林走到门口,看到了张力和王虎二人在焦急的等着,旁边还有一架车,车上有个大袋子。

  “二位辛苦了,货怎么样?”周大龙满脸微笑的问道。

  “周老爷放心,货绝对上品,没有任何问题。”张力答道。

  周大龙向周林使了个眼色,周林随后走到了车前,打开袋子看见里面有一具白衣女尸,又用手摸了摸,没有腐烂。然后对周大龙会意的点了一下头。

  “怎么样,周老爷,货没问题吧?”王虎说道。

  “呵呵,‘地下双鹰’果然名不虚传,这次真是有劳二位了。”周大龙感激的说道。

  “周老爷客气了,既然货没有问题,那我们的报酬. . . ”张力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这个二位不必担心,已经准备好了。” 

  周林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了张力,张力解开袋子看了看,随后和王虎二人辞别了周大龙,向着一家酒楼大步走去。

  看着远去的二人,周大龙示意下人将女尸抬进内堂。


  第二章 龙袍


  八月珠县,微风须凉,清晨珠县城外的一条大道上,一名青年提着一个大箱子由西向东快步走来。

  只见那青年一身深褐色中山装,脸庞清秀,但面容略显疲惫。

  此人名叫宋萧,今年二十二岁。三年前赴日本留学,学得一手医术,立志救国救民。

  宋萧的家在珠县外的会山镇上,祖父曾经是清朝咸丰年间从五品运盐司副运,在当时是个肥差,即使宋萧祖父已经辞官,但是在职期间贪污的也够宋萧一家吃上三代了。

  不过三个月前,宋萧接到家中来信,说家中生意大不如从前,宋萧父亲宋良也因此积劳成疾,一个月前去世了。宋萧匆忙结束在日本的学习课程,立即坐船返回国内。

  宋萧的家是一座古老的徽派建筑,洁白的墙壁,黝黑的瓦片,飞翘的屋檐。形成了代表性的徽州建筑。

  大门上方挂着一方匾额,上面写着宋府二字。门没有关,宋萧提着行李入门而去,只见前面有一老者迎了过来,那老者年约六十,面黄肌瘦,满头白发。此人叫宋福,在宋家当了三代管家了。

  “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宋福高兴的说道,虽然三年没见,但是宋福还是一眼认出了一身中山装的宋萧。

  “福叔,我娘在哪里?”宋萧挂起一丝笑容说道。

  “夫人在内堂,少爷赶紧去看看吧!”宋福说着接过宋萧手里的行李,走向一侧的走廊。

  宋萧看着一头白发的宋福,空荡荡的院子,不由内心一声叹息。三年前,宋萧离开的时候宋福还是一头黑发,家中也有几十个下人,可现在. . .

  内堂中,一名妇人在一位少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那妇人年龄不过五十上下,典雅端庄,气质非凡。另一名少女,年约二十,粉妆玉琢,鲜眉亮眼,有如捧心西子。

  这妇人便是宋萧的母亲,而那名少女是宋家的养女,名叫宋月晨。

  “玉宝回来了,快让为娘看看!”玉宝是宋萧的的乳名,宋母这一喊,使得宋萧鼻子一酸。

  “娘,是我玉宝,我回来了!”

  宋母在宋月晨的搀扶下急步走到了宋萧的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激动说道:“不错,长大了,也长壮实了!”

  “娘,您身体怎么样?”宋萧关切的问道。

  “身体好的很,只是你父亲他. . . ”宋母说道这里,声音有些哽咽。

  “我都知道了。”宋萧也低下了头,随后目光转向宋月晨,三年前还是个小女孩,现在已经长成了大姑娘。

  “月晨,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哥哥说的哪里话,这都是我该做的。”宋月晨微笑的说道。

  这时,宋母对着旁边的宋福说道:“快去买些好的酒菜,为玉宝接风洗尘。”

  “我这就去。”说完,宋福就向门外走去。

  “娘,别在这站着了,快回屋吧。”话毕,宋萧搀着宋母走向内堂。

  晚饭过后,宋萧来到了家里的一个库房中,这个库房一直是存放家中杂物的地方。自从宋家生意败落,一些卖不出去的存货就放在了这里。

  宋萧回家之后,就要担负起养家的责任。曾经宋家有各式各样的生意,遍布江西和安徽两省。可是清朝被推翻后,宋家生意就被大大压制了。最后连珠县老家的生意也败落了,宋父也因此去世。

  库房很大,但都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四处散落着一些不值钱的花瓶和一些桌椅。宋萧四处张望着,忽然,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个黑色的匣子上面。

  那个黑色的匣子,放在库房的角落里。宋萧走过去打开了匣子,里面有一张当票和一块破旧的龙袍。

  借着灯光,宋萧看清楚了当票,上面写着:光绪二十一年十月初九,南洪当龙袍一块于宋氏当铺,宋氏当铺付十两银于南洪,特此为据。

  宋萧放下手里的当票,又看了看旁边的一块龙袍,龙袍长约一尺,呈方形。根据手感,宋萧断定这是一件缂丝做的龙袍,上面有一个龙头。

  在日本上学的时候,宋萧学过,缂丝龙袍乃是明朝皇帝龙袍专用丝绸。由此宋萧可以断定这是一块明朝皇帝龙袍残件

  宋萧将翻开龙袍北面,竟然发现画着一幅地图,宋萧仔细打量着这地图,才发现这地图不全,这也印证着龙袍不只一块。

  “应该还有几块. . . ”宋萧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可又转念一想:为何有人将地图画在龙袍上?而且还被人撕成了几块?这地图到底画的是什么呢?一连串的疑问在宋萧脑中回荡着。

  “少爷,我煮了点汤,您要不要喝一碗?”门外传来了宋福的声音。

  宋萧正在疑问当中,听见宋福的声音便说道:“福叔,你把汤端进来吧!”

  宋福端着汤走进了库房,看着宋萧手中的龙袍,正想说话,却听宋萧急道:“福叔,这龙袍是怎么来的?”

  宋福二十岁就到宋家当管家,宋萧的妈妈还没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了,至今已经四十余年了,因为人比较勤快,对宋萧的爷爷和父亲比较忠心,所以在年轻的时候很多生意都是宋福在打理,所以宋萧认为宋福应该对这龙袍的来历有所了解。

  宋福放下手里的汤碗,走上前去看了看龙袍,说道:“虽然这咱们宋家当铺里的生意我没有过问,但是这件龙袍我还是知道来历的。”

  宋萧听完立即打起了精神,宋福接着说道:“记得是光绪二十一年的十月,那天下了大雨,我去当铺收账,一个年龄偏大的老者走进当铺,当时他穿着斗笠,看不清他的脸。只听他说:‘我要当东西’说完,就将那块龙袍放到了柜台上,当时当铺的掌柜是王清水,王清水上下打量了一下龙袍,说道:‘你打算当多少钱?’

  ‘十两银子’那人说道。

  王清水立即给他十两银子,并让他在当票上画押。临走时,那人嘱咐王清水,不管什么人开什么价,都不要将这龙袍卖给他。三个月后,他自然会赎回。”

  听完宋福的话,宋萧心中暗想:看来这人应该知道这龙袍的秘密,但是怎么会将这龙袍十两银子就给当了呢?莫非是急需用钱,但是那人说三个月后会赎回,但是现在龙袍还在自己家里,看来那人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没有过来将这龙袍赎回。

  “少爷,您问这个干什么?”宋福的话打断了宋萧的思绪。

  “噢,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天色不早了,这汤您趁热喝,喝完早点回房休息吧!”宋福说完,便走出库房,直奔侧房而去。

  宋萧看着桌子上的龙袍,思绪逐渐乱了起来。

第三章 大红棺材


  是夜,皎月当空,万点繁星。周府大堂,周大龙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茶,旁边站着周林。

  “事情怎么样了?”周大龙放下手里的杯子问道。

  “女尸已经换好衣服了,不知道是和小少爷同棺还是分开合葬?”周林应声答道。

  “有什么区别吗?”周大龙疑惑的问道。

  “根据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一般都是两棺合葬,不过这次因为能够很及时的找到尸体,我建议同棺而葬,不过. . . ”周林说到这顿了顿。

  “不过什么?”

  “这需要重新定做一副棺材,可能会耽误几日。”周林解释道。

  “现在天气还较为炎热,这事得要抓紧啊!”周大龙急声说道。

  “我这就着人去办”话毕,周林便急步走出大堂。

  周林来到城东一家棺材铺,棺材铺内正灯火通明,几个伙计正在忙活。

  “王老板,近来生意可好啊?”周林刚踏入棺材铺里,就看见老板王一福在拿着算盘算着帐。

  “呦,这不是周大管家吗?不知深夜来小店有何贵干?”王一福知道前些日子周府的小儿子暴病死了,也就在这订的棺材。现在又来,还能是周府又有谁仙游了吗?

  “我这是给您送钱来了。”话毕,周林也不客气,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小五,给周管家看茶。”王一福停下了手里的帐转头对一个伙计说道,随后走到周林身旁说道:“此话怎讲?”

  “闲话不多说,我要订一副双人棺材,要上等楠木的,这是订金。”说完,周林就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袋子递给了王一福。

  王一福接过钱,看了看袋子,心中已有几分了然,然后笑眯眯的对着周林说道:“周管家客气了,这么多钱可以做两个双人棺了。”

  周林看着王一福微笑道:“这双份的钱不是白给的,后天早晨我就要来取棺材。”

  “啊,后天早晨就要?这个. . . ”王一福有点为难的答道。

  “怎么?办不到?那么这个. . . ”周林伸手就要将王一福手里的钱袋夺来。

  王一福看着自己手里的钱袋,一咬牙,说道:“行,后天早晨就后天早晨,我们全店就是两天不吃不睡也一定要将这双人棺材赶出来。”

  “那就好,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周林听完王一福答应下来,算是放下心来,起身走出棺材铺。

  这时,周围几个伙计立即围了上来,王一福见此情景不仅皱眉,喝声道:“都围过来干什么?”

  其中一人说道:“师父,刚才那人给了多少定金?”

  “问这么多干什么,手下的活全部停下,小四和小三去侧房把那上等的楠木抬出来。”王一福厉声说道。

  其中两个叫小四和小三的伙计失落的转身进入侧房。

  “师父,这双人棺材我们没做过啊?而且周管家说后天早晨就要,咱们来得及吗?”那个叫小五的伙计说道。

  “如果我们几日一起做这双人棺材后天早晨是来得及的,不过这双人棺材我也有好些年没做了。”王一福叹道。

  “这双人棺材是干什么用的?”小五疑惑的问道。

  王一福看了看小五,微微一笑,在这三个徒弟中他最喜欢这小五,一来这小五做事勤快,二来小五对这做棺材的确有天赋。

  “这双人棺材又叫大红棺材,整个棺材从里到外全部是血红色。因为大红棺材是给死人配阴婚用的,所以叫大红棺材。”王一福解释道。

  “哦,那这周家要为他那个小儿子配阴婚?”小五也知道周家小儿子死了,所以他想肯定是为了配阴婚才定做的这大红棺材。

  “应该是吧,好了,不要问那么多了,赶快干活吧!”王一福说道。


  珠县南面有一座山名曰六灵山, 此山峰峦叠嶂 奇峰罗列。相传当年有六位仙人路过此处,在此地饮酒作诗,后来被后人称作六灵山。

  六灵山上有一座道观,名曰六仙观,观主叫徐子云,在当地是以为颇有名气的道士,不管哪家有红白喜事,都会找他去看一看。

  清晨,六仙观前,一人敲开了观门,开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上下的孩子,这个孩子是徐子云的徒弟名叫庆童。

  “请问徐道长在不在?”那人说道。

  “我师父在,请问施主有何事?”庆童问道。

  “我是珠县周府下人,我家小少爷前些日子暴病而亡,想请徐道长明日清晨到周府给我家少爷下葬。”

  “哦,施主稍等,我去请师父来。”说完,庆童跑向观中。

  不一会,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来到了观门前,这老者正是徐子云。

  “告诉你家老爷,明日清晨,贫道自当登门做法。”徐子云对那周府下人说道。

  “那就有劳徐道长了。”随后,辞别了徐子云下山而去。

  “为什么周府下人说前些日子死的,到明天才下葬?”庆童有些不解的问道。

  徐子云用肯定的眼神看了看庆童,没想到庆童这么细心发现了周家下人话有问题。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给他家儿子配了阴婚,因为前些日子没有找到女尸,所以拖到明天才下葬。”徐子明解释道。

  庆童点了点头,随后,徐子云说道:“明天你和我一起下山,带你去见识一下如何为阴婚下葬。”

  “真的!那太好了!”庆童高兴的大叫着,庆童原以为师父不会带他下山呢,没想到师父尽然破例带他下山。

  徐子云微笑的看着庆童,摇了摇头。


第四章 龙鸣坡

  次日清晨,徐子云和庆童来到了周府门前,看见周府内下人们正忙着准备下葬之事。

  周林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徐子云,说道:“徐道长您来了,吃饭了吗?”

  “多谢周管家,贫道已经吃过了。”徐子云回道。

  “徐道长,您看什么时候下葬比较合适呢?”

  徐子云看了看天空,。然后转头对周林说道:“今日风清云静,碧空万里,一个时辰之后,就巳时吧!”

  “好,就按道长说的办。”

  “不知道我可否进去看一下小少爷的灵棺?”徐子明问道。

  “当然,道长这边请。”随后,周林带着徐子云和庆童进入了周府,直奔灵堂。

  庆童四处张望着,很新奇,心中想着:原来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不一会,三人便到了灵堂。徐子云一踏入灵堂就看见了中间醒目的大红棺材,徐子云心中大叫不好,原本以为周府配阴婚是两棺合葬,但没想到是同棺合葬,正所谓同棺合葬,定变尸僵!又看了看灵堂周围,里只有两个丫鬟在一旁烧着纸钱。

  “女尸是在哪里找来的?”徐子云转头问向周林。

  周林先是一愣,心想:这个徐子云果然有几分本事,一下子就看出了是在配阴婚。但脸上还是挂起笑意,小声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法眼,实话告诉您吧,这女尸是找人盗来的。”

  “你可知道,这同棺合葬,定变尸僵。”

  “道长请放心,尸体的七孔都被我们给堵住了,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周林肯定的说道。

  徐子云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满,但无奈周家人执意如此,看来只好但愿不会变僵尸...


  宋萧回来这几日其实要去给父亲上坟,但是家中有很多账目要处理,所以一直没有腾出来时间。

  昨日宋福告诉宋萧,宋萧父亲的故交周老爷的小儿子今日下葬,需要宋萧前去观礼,于是上坟也就选在了今日。

  宋萧一家人早晨吃完早饭,带了些纸钱,和宋福一同直奔周府而去。

  当二人来到周府的时候,周家已经将棺材抬到了周府门口,周围全是身穿丧衣的下人,还有一些珠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来到了门口,下人们正在为其更换丧衣,周大龙的夫人和几个丫鬟已经哭的昏天暗地。

  这时,在门口的周林看到了宋萧二人,大声喊道:“宋管家,您终于来了,这位难道是...”周林停了下的目光转向宋萧。

  “这是我家少爷宋萧,刚从日本留学回来,只因这几日家中繁忙,没能来亲自吊唁,料想今日贵公子下葬,特来观礼。”宋福解释道。

  “哎呀,原来是宋少爷,前几年还只是个小少爷,没想到这么快就长成大人了!”周林惊道。

  “周管家过奖了,小少爷曾经与我也是玩伴,他突然离去,我也是痛心疾首啊!”宋萧哀叹道。

  这时,周大龙出来了,看见了宋萧三人,也上前问道:“莫不成这位就是在日本读书的宋贤侄?”

  宋萧看到了周大龙,面容有少许憔悴,便回道:“周伯父,在下正是宋萧。”

  “几年没见,长大了!”周大龙激动的说道,随后又将宋萧拉近身前,小声说道:“只因家中事务繁忙,没能为贤侄接风洗尘,待我儿下葬之后,为父定为你摆酒设宴。”

  “伯父客气了,不过伯父不要过于悲痛,要节哀顺变啊!”宋萧安慰道,周大龙听完宋萧的话有些悲痛的点了点头。

  正当此时,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对周大龙耳语道:“老爷,时辰到了可以出殡了。”

  周大龙点了点头,和宋萧寒暄了几句就转身进入门中。

  当时有个规矩,送葬的好友除亲戚外,都要在门外等候,这个规矩直到现在还被一些地方沿用着。

  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城了,足有两百余人,最前面的是徐子云和庆童,次之便是棺材,然后是亲人,最后是宋萧一干人等。

  “这是要抬到哪里?”宋萧小声的向旁边的宋福问道。

  “龙鸣坡,咱们宋家祖坟也在那边。”宋福回道。

  “哦,为什么珠县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葬在这龙鸣坡呢?”宋萧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据说这龙鸣坡风水很好,当年风水先生看这块地的时候说道,此处雾气缭绕,睡龙高卧。若是先人葬在此地,后人不是富甲一方,也定当金榜提名。”

  宋萧有点明白的点了点头。其实这龙鸣坡乃是一百年前,珠县城外发了大水,大水将珠县围个水泄不通,半个月才退去。后来有人发现,珠县南面出现了一块坡地,呈一龙头仰天之势。

  有人找来风水先生,让看一看这坡地是否有祥瑞之象。风水先生说这坡地乃是风水格局里的‘龙啸九天’,也称龙鸣,乃是龙王睡觉之地。若是死后葬于此地,必将保佑后人大富大贵。

  顿时,珠县有钱有势之人便将这土坡取名叫龙鸣坡,还在坡路口建了一座碑。

  龙鸣坡坡顶大约有五十亩地大小左右,一百年来葬了有五十多户人家。龙鸣坡的坟地都被珠县城内当时有钱有势之人买断,并且会派人定期巡查,当时宋萧的太公是珠县的县令,便也在龙鸣坡圈了一块地。

  不多时,送葬队伍已经来到了龙鸣坡,宋萧停住了脚步,远远望着龙鸣坡,道:“这坡顶好似一个龙头啊!真是气势磅礴!”

  “要不然怎么会叫龙鸣坡呢!”宋福微笑的说道。

  通往坡顶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大约一丈半的宽度,在最前面的徐子云用手势让队伍停了下来。

  周林急忙跑了过来,不解的问道:“道长,怎么了?”

  “在道路上撒些米,让小少爷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徐子云悠悠的说道,随后,又对旁边的庆童小声的说道:“这叫鬼魂乱路,目的就是不让周家少爷的鬼魂回家。”

  “啊,您不是说. . . ”庆童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子云一个眼神给打断了,庆童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周府下人在道路两旁已经撒好了米,徐子云满意的看了看,又用手势然队伍继续前进。

  很快,就到了坡顶,上面葬了几十户人家,北面站着几个拿着铲子的年轻人,很显然他们是提前来挖坟的。

  诸多仪式后,大红棺材终于下葬了,周边的亲友都纷纷拿起铲子每人一铲土上去。徐子云手中拿着一块符咒,趁人没注意塞进了旁边的土中,然后将土扔进了棺材上面。

  可这个举动却被宋萧看在眼里,宋萧来到徐子云身边,拍了他一下肩膀。徐子云回头一见是一年轻人,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愣。



第五章 天地玄命


  徐子云看着眼前这年轻人,心中暗想:此人虽儒雅俊朗,英气不凡,但中额无光,双鬓无发,是不吉之相,人生必遭多坎坷。可这人又全身金光四散,想必也能金榜题名,富贵腾达。

  “你为什么将一个黄纸塞到了土里,扔到棺材上面?”宋萧不认识符咒,还以为是黄纸。

  “这位公子请借一步说话。”话毕,徐子云就将宋萧拉到一个远离众人的地方。

  二人来到了一棵树下,距离人群也有一段距离了,于是徐子云说道:“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姓宋,单名一个萧字。”宋萧如是答道,宋萧要弄清楚这个道士到底在搞什么鬼。

  “莫非是会山镇的宋良之子宋萧?”徐子云大惊道。

  “怎么?你认识我?”宋萧有些疑惑。

  “呵呵,真是太巧了!当年你出生的时候,就是我给你洗的身。而且你名字里的‘萧’字也是我帮你取的!”

  “哦?这事我为什么没听父亲说过?”宋萧谨慎的回答道。

  当年宋萧出生之时,天降暴雨,而且宋母还是难产,久久生不出来,以为是有鬼怪作乱,后来宋良到了六灵山请了徐子云前来降妖。

  徐子云来了一看,发现宋母肚中的婴儿也就是宋萧乃是‘天玄地命’。拥有此命之人前途虽然坎坷无比,但是最终还是可以大富大贵。

  于是徐子云弄了一碗雨水让宋母喝下,果然宋母很快就将宋萧生下,而且婴儿一般生下之后都用热水洗净全身的产血,但是徐子云却让宋萧在暴雨中淋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

  这可把宋良吓坏了,他们家一直都是三代单传。如果宋萧有个好歹,那自己罪过就大了。可徐子云在当时的声望很高,所以,宋良也没说什么。

  但是婴儿时期的宋萧淋了雨后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宋良只叹徐子云道术高超。

  至于宋萧名字中的这个‘萧’乃是徐子云看到宋府内堂挂有一张萧何画像,萧何乃是英雄人物,可以避鬼驱邪。和宋良商量后,取名为宋萧。

  “这事可以问你母亲。”徐子云知道宋良在一个多月钱去世了。

  “那你为什么要将黄纸扔到我周贤弟坟土之上?”宋萧也不想去问那么多了,直接切入主题。

  “那不是黄纸,乃是符咒。周府为周小少爷配了阴婚,两尸合葬在大红棺材里,待到月圆之时,定将尸变。”徐子云肯定的说道。

  “就是那大棺材?月圆还会尸变?这简直是迷信!”宋萧义愤的说道,在日本留学多年,受过高等教育的他,怎么可能相信这道士的鬼话。

  “我定知道宋公子不信,但频道可以证明给你看。明晚就是月圆之夜,宋公子不妨来这边看一下。”徐子云似乎知道宋萧不相信他的话。

  “好,到时候,我就在这静观尸变!”宋萧在最后四个字加重了音。随后,走向围在坟前的人群。

  徐子云看着离去的宋萧,心中想道:此人如若在清朝必定是一代名官,因为天玄地命其中一点就是刚正不阿。

  庆童来到徐子云身旁,看着宋萧问道:“师父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人是谁啊?”

  “还记得一个多月前会山镇宋府老爷宋良仙游了吗?”

  “记得啊!那次我也在场,但是他家唯一的儿子在外读书,没能赶回来......”说到这里,庆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他是宋府大少爷。”庆童惊到。

  “不错,他就是我原来和你说的天玄地命之人。”徐子云微笑的说道。

  “哦,也和普通人一样嘛!”庆童不屑的说道。

  徐子云没有说话,还是在静静的看着人群中的宋萧。

  当坟土全部填满之时,已经是午时了。宋萧和宋福和周大龙打了招呼后,就奔向东边自家的坟地去了。

  “刚才有个道士说当年给我洗过身?而且我的名字也中的‘萧’也是他取的?”宋萧问道。

  “您说的是不是今天带队的徐道长?”

  “嗯。”

  “是啊,说起来这个徐道长是我们宋家的恩人,当年夫人难产,要不是他,夫人和少爷可能就....”宋福停了下,但是眼中对徐子云却是很感激。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宋萧自言自语的说道。

  “哎呀!今天都忘记帮您引见他了!您见过他了?”宋福忽然想起来了急忙说道。

  “嗯。”

  “找个机会,要请徐道长回家来吃个饭,上次老爷仙去,人家也是为老爷做的法。”宋福说道。

  “嗯。”宋萧就这样回答着,但是心中却想着徐子云说的明日月圆之夜,周贤弟尸变。

  关于这同棺而葬会尸变的主要原因就是男女二尸,可以进行阴阳调和,并且会在月圆之夜吸取月光精华。

  月光是由太阳光转射而来,太阳光中有一种黄色电磁波,会刺激人类和动物的脑神经。使人类脑神经活动,如果射到尸体上面,尸体就会想起生前的记忆,继而产生尸变。

  但是在白天,这种黄色电磁波不是很强,因为还有其他几种电磁波。但是到了晚上通过月球的转换,就会导致只有一种电磁波射出,这就是黄色电磁波,所以很多邪物都会在晚上活动,尸变也多发生在晚上,当然还有一些人为因素,比如这次的同棺合葬。

  第二日傍晚,宋萧吃完晚饭,便想出去走走。这时,宋月晨来到了宋萧旁边问道:“兄长,这要是去哪?”

  “不去哪,只是去走走。”宋萧微笑着说道,对于这个妹妹,宋萧还是很关爱的。其一是宋月晨乃是当年宋母捡到的孤儿,这个事情宋月晨自己也是知道的。其二,宋月晨也是非常懂事听话,这几年宋萧不在家中,包括宋父去世,都是宋月晨在扮演亦儿亦女的角色,在这几件事情上面宋萧还是很感激宋月晨的。

  “天色不早了,兄长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宋月晨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好,我这就回去。”可宋萧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今晚,他要去龙鸣坡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尸变。



第六章 尸变


  随后,又宋萧说道:“你先回去,我几年没有回来了,到处走走看看,你回去吧。”宋萧不敢和宋月晨说自己是去看尸变的,要不然宋月晨肯定会告诉母亲,他就去不了了。

  宋月晨微微点了点头,道:“兄长早点回来。”

  “嗯。”然后宋萧开始朝城门的方向走去,宋月晨目视着宋萧消失在自己的是视线中后,自己也进入府中。

  刚进内堂,就看见宋母做在正中,宋母看到了宋月晨,说道:“玉宝去哪里了?”

  “兄长他说几年没回来了,到处看看,一会儿就会回来。”宋月晨回道。

  “这孩子...”宋母笑着说道,但宋母心想:既然儿子回来了,就给他说门亲事。这样宋家也就从新被撑起来了。

  宋萧出城之后,直奔龙鸣坡。这时,月亮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升起来了,走在大路上,晚风拂面,虽然还是夏末,但是已经感觉到了秋天的气息。

  龙鸣坡前,徐子云师徒已经早早来到了,并且在旁边设了法坛。

  “师父,您说宋公子今晚也会来?”正在摆东西的庆童说道。

  “嗯。”徐子云闭着眼睛正坐在一旁树下打坐。

  “您为什么要让他来呢?”庆童不解的问道。

  “因为宋萧是天地玄命之人,让他见识一下也好,而且此人将来是必成大器,如果有机会,我真想收他为徒啊!”徐子云睁开双眼叹道。

  庆童有些不高兴的继续摆放着东西,但这被徐子云看在眼里,知道庆童不高兴。可庆童资质过于平凡。而且庆童属于‘左三脉’之人,虽命中无灾,但也无运,只可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无法继承徐子明的衣钵。

  这‘左三脉’乃是七十二路下命之一,宋萧的拥有的‘天地玄命’属于十八路上命之一。左三脉之人左胸比常人多出三根筋脉。

  宋萧已经来到了龙鸣坡下,抬头望着坡顶发现有一丝光亮,知道徐子云已经来了。

  戌时刚到,月上柳梢,林风渐大,乌云散去。宋萧来到坡顶,看见了徐子云和庆童,于是大声喊道:“徐道长!”

  徐子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正走来宋萧,道:“宋公子果然来了!”

  “我倒要看看这尸变是什么样子的。”宋萧有些不屑的说道。

  徐子云并未回答,目光转向庆童说道:“东西摆好了吗?”

  “嗯。”庆童答道。

  “宋公子,请我们挪步到旁边的草丛中。”徐子云已然起身缓缓说道。

  这使得宋萧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难道还怕惊扰到尸体?”

  “那倒不是,只因我等身上阳气太重,如果在戌时三刻没有尸变,那么下次尸变贫道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徐子云解释道。

  宋萧点了点头,又道:“你的意思是一定会尸变?”

  徐子云点了点头,随后三人躲进了草丛中。

  虽然已经是八月末了,但是草丛中还是有不少蚊子,宋萧被蚊子叮的有些受不了,但看徐子云和庆童二人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他们抹了花露水?但仔细闻了闻,宋萧只闻道一些清凉的气味,并不是花露水那种香味。

  “你们怎么不怕蚊子?”宋萧忍不住的小声问道。

  “这一忙,我忘了给宋公子银丹草,我等都已经擦了银丹草粉,所以不怕蚊子”说着,徐子云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瓶子递给宋萧。

  宋萧接过瓶子,用鼻子闻了闻里面,一股清凉的气味扑面而来,宋萧心中想道:原来是薄荷,在日本上生物课的时候,知道这种草药叫薄荷,有驱蚊的功效,原来这在中华叫银丹草。

  宋萧急忙将里面的粉末倒在手心涂抹了全身,果然,不一会蚊子就散开了。

  忽然,坟墓里有了动静,庆童和宋萧二人急忙全神贯注的看着坟墓里究竟会爬出什么?只有徐子云非常镇定的看着月亮。

  庆童发现了徐子云这一举动,不解的问道:“师父,坟墓有动静了,您为什么看着月亮?”

  “现在还不会尸变,待到月亮正对着坟墓之时,两具尸体就会出来了。”徐子云解释道。

  庆童点点头,一旁的宋萧也痴迷的听着,但静静的在回想:在日本的时候,生物老师也说过关于尸体的知识,尸变主要就是一种光波刺激尸体脑神经变化,使得尸体可以行走,但是不能说话,看不见东西,只能靠鼻子来吸收气味。

  对于这种尸变的第一阶段,叫做行尸,用大蒜的气味可以让其停住,因为大蒜中含有一种视黄觉素,可以破坏行尸的呼吸系统,继而破坏被光波激活的脑神经。

  戌时三刻就要接近了,月亮正居当空,白色的月光散落在整个龙鸣坡,使得整个龙鸣坡有如铺满白霜一般,正如唐代大诗人李白的那首《静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一般。

  坟土慢慢松动了,宋萧观真个坟墓有点像小鸡从蛋壳破除的那种感觉。坟土这样来来回回十几下,终于在‘嘭’的一声巨响后,棺材盖被震开了。

  两名身穿红衣的行尸跳出了棺材,徐子云一个跃身飞出了草丛,随后对,说道:“只是两个小小的行尸,不足为惧。”又对草丛中的庆童和宋萧说道:“你们两个躲好,不要出来。这里贫道一个人就够了。”

  宋萧先是看了徐子云的那一跃,心想:没想到徐道长武功很厉害嘛!然后又痴痴的看着站起的两个行尸,额头布满大汗。

  两个行尸在月光的映射下,徐子云看清了两个行尸的脸庞,右边是周府小少爷,看到另一个女尸的时候,徐子云身子微微一颤,心道:这个女尸怎么在这里?看来这次事情是我大意了。

  徐子云快速来到法坛旁,右手拿起桃木剑,双手用力,将桃木剑平空射出,速度之快,已经让宋萧和庆童用肉眼分不清了。只听‘呲’的一声,一剑正中男尸的头部,男尸随即倒下。

  女尸见状大怒,竟然微微开口说话,骂道:“你这道士,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夫君?”

  这女尸的一句话,更是让宋萧和庆童大为吃惊。如果说宋萧没有见过这些世面有这样的表情还不足为其,但是庆童跟着徐子云出来除妖也有些年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尸体可以说话。

  徐子云也有些害怕,这就是为什么要开始,一招就解决男尸的原因。

  不是说徐子云道行不行,而是徐子云入道门四十余年来,只遇到过两次尸体会说话,前两次还是跟着师父玄衣道长在江西遇到的,那时候玄衣道长和徐子云等众徒弟,一起大战一个尸精整整一夜,最后要不是天亮了,恐怕几人就要死在这尸精手中了。

  之后自己独自闯荡,就从来没有遇到尸体会讲话的。现在又遇到这个冤尸,恐怕凶多吉少啊!


第七章 魅


  半个多月前,徐子云下山办事,忽见山下风口井内黑气冲天,徐子云当知其中必有冤魂,于是就找了两个人打捞,果然,捞出来一具白衣女尸。

  那风口井女尸正是现在配阴婚的女尸,当时徐子云看此尸体竟然泡在水中多天不腐,发现了女子口中有一股怨气并未吐出,若不安葬,定将尸变。

  徐子云决定选择在乱葬岗给女尸安葬,因为如果葬在其他一些风水宝地,要是被盗墓贼把坟给挖开了,后果不堪设想,可没想到还是被盗了。

  “原来周府找人盗的女尸就是风口井尸,我真是大意了!”徐子云喃喃自语道。

  “杀我夫君,看我今夜不取你性命。”女尸大声嚷道。

  宋萧看着女尸和徐子云二人,心中直捏一把虚汗,对旁边的庆童说道:“徐道长可以降服这个女尸吗?”

  庆童看着说话的女尸,也傻了,痴痴的说道:“应该可以吧!”

  再看徐子云额头已是大汗直冒,心想:拼一拼吧!随后,徐子云腾空而起,左手持符,右手拿着一把铜钱,向那女尸逼去。女尸见状,身子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双手向前,急速冲向徐子云。

  ‘轰’的一声,徐子云手中的符咒在女尸前方爆炸,随即,又将左手铜钱扔到女尸身上,“嚓 嚓”的声音响起。

  一阵烟雾盖着女尸,徐子云看不清女尸到底有没有制服,随后徐子云叹着脚步向前走去。发现女尸竟然依然不见了,地上只剩下周府少爷的尸体。

  宋萧和庆童看女尸已经不见,便放下心来,走出草丛。“师父,女尸呢?”庆童问道。

  “应该是跑了,这个女尸已经成精了,如果再想抓住她,可能要耗费一段时间。”徐子云喘着粗气说道。

  “徐道长,您没有把女尸杀死啊?”一旁的宋萧惊道。

  “嗯,以我的功力还杀不死她。这个女尸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抗,而是逃跑,使得贫道十分不解。”徐子云疑惑的说道。

  “今晚在下也算大开眼界了。”宋萧微笑的说道。徐子云看着宋萧和庆童轻松的表情,心中无奈,殊不知他们刚才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个女尸明明是可以将他们杀死的,但是为什么要逃跑呢?徐子云大为不解,既然女尸已经跑了,徐子云将周府少爷的尸体埋了起来,随后,三人下了龙鸣坡。

  回到家中已经是子时了,府前大门已经关上了,宋萧绕到府后,推开一处小门进去了。

  庭中站着宋月晨,着实将宋萧吓了一跳。月晨看到了宋萧,急忙上前说道:“兄长,怎么现在才回来?”

  宋萧没有料到月晨还没有睡,连忙对月晨做一个‘嘘’的手势,随后拉着月晨进入了他的房间。

  “你怎么还没睡?”宋萧问道。

  “我在等你啊!”月晨答道。

  “千万不要告诉娘。”宋萧小声的说道。

  “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干嘛去了?”宋月晨厉声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回房睡觉,待明日我再告诉你。”说道此处,宋萧做出疲惫的表情,月晨已经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了。

  “那你也早点休息吧。”话毕,月晨转身走出房间。

  月晨走后,宋萧躺在床上,心中暗想: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当年在日本上学的时候,早稻田大学曾经开过一个研究班,主要是对中华文化中的堪舆、古术、等进行研究,但一直没有研究出来过多的结果。

  今夜亲眼看见尸变,真是过瘾啊!看来这个徐子云真是有点本事的人。想到这里,宋萧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有句老话说的好,好奇害死猫。今夜若不是那女尸莫名其妙的逃跑,可能宋萧等人就要命丧龙鸣坡了。所以在此,奉劝诸位,当今社会尔虞我诈太多,比这尸变还要可怕的人也有,记住,收起你的好奇心。

  徽州的清晨,旭日东升,人们都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今天正值农历九月初一,很多人都在购买东西过重阳节。

  六灵山上,徐子云站在一处高坡,远远的望着龙鸣坡。

  “师父,您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庆童正要起床小便,看见高坡上的徐子云疑惑的问道。

  “快快洗漱,跟我下山。”徐子云转过头对庆童说道。

  “这么早下山干嘛?”庆童不解的问道。

  “我昨晚思考了一夜,并且查了很多古书籍,发现这种可以说话的女尸,在九九重阳之夜,可以变成传说中的‘魅’。”徐子云焦急的说道。

  ‘魅’传说中的一种鬼尸,可以幻化各种人的模样,且爱吃人头,《封神演义》中提到的‘魑魅魍魉’中的‘魅’就是这种妖物。

  “魅?”庆童脑中迷糊的思索着,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屋内。徐子云又继续看着龙鸣坡,嘴中喃喃自语道:“这个女尸到底能去哪里呢?”

  六灵山侧面的一个茂密的山坡上,风口井女尸自从昨夜从龙鸣坡逃脱后,就在此处躲着。此时,阳光过于炎热,女尸已经慢慢苏醒了,身上有的地方已经被阳光给晒黑了。

  “若不是我大仇未报,怕损耗内力,我必将那道士碎尸万段!”女尸看着身上晒黑了的皮肤,愤愤的说道。

  女尸四处看看,忽然发现了一个黑色的洞穴,女尸一个跃身便飞到了洞口。女尸探头看了看这这山洞,心想:这个山洞很黑,似乎一点光亮也射不进来,又位于这座山的侧面,看来是个修身的好地方,待到九九重阳夜,我定让那黄府血流成河。

  女尸跳入洞中,看了看周围,洞内悠然,四处散落着一些石块和破布,而且不时发出阵阵寒气,当然,这对女尸而言这似乎都不是问题,

  “真是一个养尸的好地方”女尸兴奋的说道,随后,女尸找到一处寒气最阴的大石板上躺下。黑暗中,一双眼睛看着女尸,随即双眼睛瞬间的从黑暗中飞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罐子,迅速的倒在了女尸的面部,女尸随即挣扎了几下,但是随后就没有了动静。

  施药那人一身道袍,年约七十,但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看了看女尸,正想说话忽然听到刚才黑暗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第八章 古书


  “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这个人声音清脆刺耳,但又不是女人的那种声音。穿道袍的老者看了看黑暗中走出的那人,不屑的说道:“这不是人,是一具尸体。”

  “啊!”这人带着惊讶走到了老者旁边,此人面容光滑,模样柔气,很显然是一个阴阳人,也就是太监。随后看了看女尸,说道:“我明明听到她说话了?”

  “这具女尸已经怨气很重,而且已经成精了。如若老夫所料不差,应该在昨晚月圆之夜发生了尸变。”老者悠悠的说道。

  “我说这么隐蔽的地方,一般人怎么可能找到呢?”这个太监说的是实话,因为这山洞属于自然天成,处于陡壁,而且位于山腰处。若不是轻功很好之人很难上得这山洞附近,且这里树木茂密,也很难被人发现。

  “这女尸想必是道人追赶,迫于无奈才来到此处,看来是想在九九重阳夜变化。”老者自言自语的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旁边的太监问道。

  “这个女尸老夫自有用处”老者微微笑道。随后,老者拖着女尸向黑暗之中,那太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随即也走向了黑暗之处。

  宋府内,宋萧还在酣畅大睡中,就听门外传来了宋月晨的声音。

  “兄长,可以起床了。”月晨知道昨晚宋萧回来的晚,所以和宋母撒个慌,说宋萧回来看书看到很晚才睡,所以就不早起了。

  宋萧迷迷糊糊听到了月晨的声音,从床边拿出了怀表,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宋萧打开门,发现月晨已经端着洗脸水站在门外了。

  “娘亲有没有问我为什么没有早起?”宋萧一边穿衣一边问道。

  “我对娘说兄长昨夜看书看的太晚,所以就没有早起。”月晨微微的回答道。

  “多谢妹妹了。”宋萧笑着说道。

  月晨低头不语,心中甚喜,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说道:“你昨天去哪里了?”

  听到月晨还是紧追不舍的问昨天的事,宋萧只好加快了洗簌的动作,然后吱吱唔唔的对月晨小声说道:“秘密...”然后就夺步跑出了房门,只留下月晨留在房内,气呼呼的喊道:“你....”

  珠县距离会山镇不是很远,宋萧离家之后便直奔珠县城内而去。珠县属于古徽州的重要海陆枢纽,所以其他地方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多多少少的都会出现在珠县的南大街上。

  南大街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热闹,临近重阳节商家们便开始降价处理,以便在节前将一些存货给处理掉。宋萧百无聊赖的走在南大街上,周围小商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想着昨晚尸变的情景,不知怎么的当时不感觉害怕,现在回想起来却有丝丝凉意。

  “古书,来看看古书了!”左边一个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宋萧的耳边,听着声音宋萧向左边看去却发现一个老者在一个墙角处摆了个书摊。

  书摊上面摆着乱七八糟的《诗经》《三字经》等一些书,宋萧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些书问道:“这哪里是古书,是个读书人家里都有的。”

  那老者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秀气的青年在质问着他,便不慌不忙的说道:“古书是有,就是怕别人看不懂。”

  随着老者抬头,宋萧逐渐看清了他的面貌,这人面容干枯,但双眼有神,给人很干练的感觉。

  “哪有看不懂的书啊?”宋萧微微一笑,正要转身离开,就听那老者又说道:“如若这位少爷真要能看的懂,老朽便将这一本古书送与你。”

  听到此处,宋萧好奇的看着老者,说道:“什么书?”

  老者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发黄的书,那书有被水浸泡过的痕迹,然后递给了宋萧。接过书,宋萧打看了看书名,这书竟然是‘上古文’书写的《华夏三法》。

  所谓的‘上古文’便是当年三皇五帝时期,由于甲骨文的通行,于是黄帝之子少昊发明了一种官家文字,这便是‘上古文’,这种文字在唐末宋初的时候就被弃用了,宋萧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还是在一个老师家见过此种文字,也学过一些,虽说不精,但是也可以看懂这《华夏三法》了。

  宋萧翻开了《华夏三法》,里面讲述了关于华夏最传统的三样奇术和一些堪舆之术。

  “年轻人,能看懂吗?”老者笑着问道。

  “当然,这书名曰《华夏三法》,里面说的是华夏....”宋萧有条不紊的说道。

  “哎呀,我这本书从我师尊那一辈传下,到我这里已经有一百五十年了,这一百五十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看懂的,想不到在这珠县竟然被命归一个年轻人!真是天意啊!”老者有些激动的说道。

  宋萧也很是惊奇,不过想来也是,能看懂这‘上古文’的在日本也就教授和他还有另外两个学生,不过中华能人异士众多,不应该一百五十年都没有人能看懂这本书吧。

  “年轻人,我观你面目慈善,虽然前途坎坷,但无生命之忧,这本书我就赠与你,望你可以学习这本书之中的经法,然后行侠仗义。”老者严肃的说道。

  “无功不受禄,我给钱。”宋萧说着便低头从身上找钱,待找到钱准备给那老者之时,却发现老者和书摊都不见了。

  “见鬼了?”宋萧喃喃自语道,随后有看看自己手中的那《华夏三法》,心中满是感叹。

  回到府内,宋母让着宋萧进入内堂,宋萧随即将书放在怀中。

  “玉宝,你今年有二十二了吧?”宋母慈祥的问道。

  “嗯,怎么了?”宋萧有些疑惑。

  “按照你的这个年龄应该给你娶个亲了,虽说咱们宋家败落了,但是这一百多年来在珠县还是结交有不少关系深厚的家族,他们会给你撑腰,只要你成了亲,咱们宋家就算是撑起来了。”宋母有些哀伤的说道。

  “可是这成亲,哪有合适的女子啊?”宋萧有些无奈的说道,他回国想先开一家医院,然后再成亲,无奈没有合适的地方,更是没有那么多的资本,开医院之事只好作罢。

  “有啊,韩府的大小姐韩秋今年芳龄二十二,在读珠县的女子高中,马上就毕业了,然后你们就结婚。”宋母笑不拢嘴的说道。

  “韩府?韩秋?谁啊?”宋萧有些疑惑的问道。



第九章 三大法


  “你不记得了?”宋母问道

  宋萧摇了摇头,宋母接着说道:“当年我怀着你的时候,韩秋的娘也怀着韩秋,韩秋的爹也就是韩冲对你爹说,如果两个怀的是女孩就是好姐妹,如果是男孩就义结金兰,如果一男一女,将来长大了,就让他们成亲。当时你爹就答应下来了,原本三年前就要让你和韩秋那姑娘成亲,可你却执意要去日本读书,所以这事就耽搁了。前几天你韩伯父听说你回来了,就派人过来说今日让我们娘俩去府上吃个便饭,所以你准备下,我们马上就走。”宋母笑着说道。

  宋萧想起来了,韩冲就是珠县里德福酒店的老板,可这韩秋怎么没有印象了呢?

  “为什么这韩秋我就是想不起来呢?”宋萧问道。

  “你看你这孩子,就是当年一直跟你玩的小水丫头啊!”宋母提醒道。

  “小水就是韩秋?”宋萧终于想起来了,当年宋萧还只有六岁,旁边一直有一个小丫头天天喊着宋萧宝哥哥,宋萧喊他水妹妹,想不到那水妹妹就是韩秋。

  “怎么样?有印象了吧!”宋母问道。

  “嗯,想不到现在韩秋都已经读女子高中了。”宋萧叹道。

  “好了,你去收拾下,我们马上就去韩府。”话毕,宋母走向内室,只留下宋萧自己坐在椅子上发呆。

  忽然,宋萧从怀中拿出那本《华夏三法》看了起来,里面只有了了几页纸却记载了传说中的龟息、行云、蝇眼三大华夏传统奇术。

  医学上把龟息叫做休克,但是在中华武功里可以将一口气逼到心脏附近使人产生假死的状态,待一口气慢慢散出之后人就恢复本来的状态了,上古时期,这种奇术是部落的首领用来抓鱼的,后来渐渐被广散到各族里面。

  而行云就是轻功,最传统的轻功是让人跑很远都不会感觉累,并不是到后来武侠小说中的脚不沾地,如腾云驾雾那般。行云要配合龟息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水浒传》中神行太保戴宗并不是用符咒来奔跑的,符咒只是掩人耳目,其实就是用这行云和龟息相互配合的。

  蝇眼,俗称天眼,据说每个人都有天眼,特别是小孩子小的时候眉心处会有凹印就说明这个孩子有天眼,可以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到了后期长大之后天眼就慢慢消失了。《西游记》中二郎神杨戬就是唯一有真正天眼的神仙,其他神仙都是靠法力辨别妖魔的。所以蝇眼这项奇术一般茅山道家多多少少都会掌握一些的,但是完全靠的是符咒和外力。

  中华三项绝顶奇术全部聚集于《华夏三法》之中,宋萧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另外《华夏三法》后面还有一些堪舆方面的详解。宋萧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搞懂了这不到一万字上古文的书,当真是言简意赅,精妙绝伦,不过里面一些功法使得宋萧有些摸不着头脑。

  “玉宝,换衣服了吗?”宋母从内室走出,看到宋萧还坐在椅子上面看书。

  “不用换,只是去吃个饭,不用注重这么多的。”宋萧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和韩秋那丫头有好些年没有见过面了吧!今天见面也算是第一次见面,当然要注重一点了。”宋母严厉的说道。

  宋萧回想了一下,自从十二岁之后就到了北平读书,然后回家不到几个月又去了日本读书,到了现在有十年没见了,不知道那丫头变成什么样子了?随后,宋萧转身回屋换了一身米色的中山装,这时,月晨进门来看到宋萧新换了一身衣服,宋母又是华丽缠身,于是问道:“娘亲,兄长,这是要到哪里去?”

  “韩府着人请我和玉宝去吃个便饭。”随后,宋母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给你带个嫂子回来呢!”

  月晨听后,身子一颤,宋母连忙扶住,急切问道:“丫头,没事吧!”

  “没事,我那....还有事...我先...走了”月晨跌跌撞撞的走出内堂。

  宋萧看着跑出去的月晨,有些不解,然后又摇了摇头。

  韩府位于珠县北北大街,曾经宋府也在这有一处宅子,自从宋家生意不行后,就将宅子卖了。

  韩府是一座三层洋楼,外国建筑加上青砖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宋萧没到门口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和一名女子站在了门口,中年男子身穿地主服,留着一字胡子,面容和善,旁边的那个女子一身旗袍,眉目如画,人淡如菊,有如出尘脱俗一般。这中年男子正是韩冲,旁边的是他女儿韩秋。

  “嫂子,您终于来了”韩冲笑着说道。

  “老妇怎敢让韩老爷亲自出门迎接呢?真是折煞老妇了!”宋母也迎面笑说。

  “这位莫不是我宋贤侄?”韩冲将目光转向宋萧惊喜说道。

  “韩伯父,小侄正是宋萧。”宋萧恭恭敬敬的答道。

  “啊,长这么大了,咱们有十年没见了吧?”韩冲高兴的说道。

  “是,民国三年去的北平,后来又去了三年日本,刚好十年”宋萧回道。

  随后,韩冲将韩秋拉到前面对宋萧说道:“宋贤侄还认得她吗?”

  宋萧看着眼前的韩秋,真是女大十八变,当年还是叫玉宝哥哥的小丫头,现在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玉宝哥哥。”韩秋低着头含羞的小声叫着,这样一来也把宋萧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宋萧点了点头,赞道:“水妹妹现在长漂亮了。”

  韩秋虽说是读过书的人,但是还是有些封建思想的矜持,又听得宋萧这样喊道,更是不知所措,一时间四人呆呆的站在了门口。

  “好了,别在这里站着了,快进屋吧。”韩冲率先打破了僵局。

  进入韩府客厅之后,一名身穿旗袍的中年女子迎了上来道:“是玉宝吗?”说话这人是韩冲的夫人,韩秋的娘亲,张韩氏。

  “伯母好!”宋萧恭敬的答道。

  “长成大小伙子了,嫂子你真有福气啊!”张韩氏笑着说道。

  “哪里,没有你福气,你看看你两个女儿,唉,对了,韩冬呢?”宋母突然想起来韩家有两个女儿,韩秋和韩冬。可只看到了韩秋没有看到韩冬。

  “那个丫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们不用管她,来先吃饭。”张韩氏回道。

  饭桌上,韩冲和宋母还有张韩氏家长里短的说着,把韩秋和宋萧放到了一旁,也不管他们。宋萧低着头有些尴尬的吃着菜,想抬头看一下韩秋,没想到韩秋也正在看他,两人眼神只对上不到半秒,就立即瞬间挪开。

  宋萧还好,只见韩秋脸色微微有些泛红。这时,张韩氏看到了关切的说道:“小水不舒服吗?脸色怎么有些泛红?”

  “哦,我..我没事。”虽说在自己家里,但是韩秋还是有些尴尬。

  “贤侄,你扶小水回房休息吧!”韩冲正色说道。

  “啊,我...”宋萧有些惊讶的说道。

  “是啊,玉宝快将小水丫头送回房去。”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香港灵异事件下一篇:碎尸案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