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鬼故事 查看内容

太平间尸体失踪

2016-3-9 19:17|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37| 评论: 0

摘要: 南城医院近来经常有尸体失踪,整个南城早就闹得满城风雨。就在上个星期,太平间的守夜人死在了停尸房里,据说是被活活吓死的。虽然周天明不相信鬼神,但坊间传得神乎其神,不得不让他忌惮三分,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打 ...

一、太平间遇“鬼”
周天明是一名私人侦探,这天他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声音阴沉的男人要他调查南城医院尸体失踪案,周天明后背立即出了一身冷汗。
南城医院近来经常有尸体失踪,整个南城早就闹得满城风雨。就在上个星期,太平间的守夜人死在了停尸房里,据说是被活活吓死的。虽然周天明不相信鬼神,但坊间传得神乎其神,不得不让他忌惮三分,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要疑神疑鬼,没那么可怕。”大概对方猜出了他的顾虑,接着他告诉周天明南城医院尸体失踪是因为有人在贩卖尸体。周天明明白过来,别小看那一具具硬邦邦的尸体,在医学研究和解剖上有很大用处。这几年很多人不愿意捐献遗体,导致尸源减少,尸体在黑市价格被炒得很高,一些不法之徒为此不惜铤而走险。挂了电话后周天明才开始后悔,可对方开出的五万佣金诱惑力太大了。
不一会儿手机短信提示银行账户存入了一万元,这是对方预付的定金,既然定金收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第二天,周天明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落魄的中年大叔走进了南城医院,根据雇主电话里的提示,他顺利成为了太平间守夜人。守夜人居住的小屋离太平间不远,是一个低矮潮湿的小屋,走进屋里周天明感到一阵阴冷,毕竟这是死人住过的地方。
铺好床铺后他简单清扫了下屋子,在一个破旧的抽屉里他找到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皱巴巴的老头,他应该就是那个被吓死的守夜人吧,他打听过这个人的外号,叫“老张头”。周天明看看照片,又环视一下阴暗的屋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喂,接尸体。”周天明被突然响起的女声吓了一跳,放下照片慌慌张张走出屋子。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推着一辆用白布蒙着的手推车向停尸房走来,看到周天明,护士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就是新来的,这么年轻。”
周天明用手摸摸自己蓄起的长胡子,难道伪装得不够好?
女护士意味深长地看了周天明一眼,说道:“这个工作一般人可是做不下来的哦。”
周天明听出了护士语气里的轻蔑,连忙拍着胸脯说道:“我这人没啥优点,就是胆大。”女护士被他的模样逗笑了,掩着嘴呵呵笑了起来。
接过小车,周天明推着尸体走进了太平间。这是他第一次进这种地方,里面已经停了四具尸体,一律用厚厚的白布蒙着。太平间的墙被粉刷成白色,屋中央吊着一盏布满灰尘的电灯,这些看似单调的布置,却无意间营造出了一种恐怖的气氛。
停好尸体后,用随身带着的钥匙锁好大门,周天明开始在医院里四处闲逛,借此熟悉环境。
南城医院很大,太平间在医院一角,位置有些偏僻,一到晚上就变得十分冷清。傍晚的时候,周天明四处发现没人,然后挎上背包偷偷溜进了天平间。一会儿工夫,两个红外线摄像头就安装调试完毕。由于小屋里不敢接显示器,录像视频只能先保存起来,待需要的时候再取出来查看。
回到屋里周天明跷着腿躺在床上,一脸洋洋自得,如此一来,太平间里的风吹草动都在自己的监控中,只要一出事,调出录像一查便知,五万元钱就这样轻松到手了。
夜渐渐深了,周天明正睡得香甜,一阵轻轻的敲门声让他惊醒过来。
“谁?”他冲门外喊道,屋外却没有了动静。一会儿,太平间那边传来了响动,仔细一听是开铁门的声音,周天明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神经立刻紧绷,有人进了天平间!
他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走出小屋,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像无数人在耳边呓语。停尸房的门果然开着,周天明侧耳听了下,似乎里面没有异常,便悄悄走了进去。屋子里阴森森的,用白布蒙着的尸体显出人的轮廓,像一具具僵尸。
周天明拿着手电小心翼翼四处观察着,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扯住了自己的衣角,心里咯噔一下猛转过头,但身后什么也没有,周天明的心狂跳不止。
这时,一个更让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太平间里原本只有五具尸体,现在居然多了一具,周天明的双腿开始颤抖,不由后退两步,虽然心生惧意,但好奇心还是驱使他一点点揭开了白布。而就在这时,原本躺着的尸体突然像装了弹簧一样弹坐起来,一张惨白的脸甚是恐怖,“啊——”周天明尖叫出声,双腿一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哈哈哈,”“女尸”看着周天明的狼狈样笑得前仰后合,当她揭下蒙在脸上的面膜时,周天明才看清原来是白天的女护士。
怒火一下从心底燃烧起来,周天明从地上爬起来后,正要发火,女护士赶忙止住笑道:“你不是说自己胆大吗?今晚正好我没事,就想来试试你,谁知道你是只纸糊的老虎。”说完,女护士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样再胆大的人也要被吓死。”周天明强忍住怒火,不想在美女面前失态。
“胆子不大还来太平间工作,谁知道有什么意图。”女护士说完跳下手推车,周天明立刻意识到这话里有话,于是忙说道:“这不是生活所迫吗?”“好了,我只是开玩笑啦,别那么紧张嘛。我叫西月,你呢?”“周天明。”西月“哦”了一声,开始自顾自地整理衣服。
“喂,你哪里来的钥匙?”周天明想起了这个关键的问题。“这间屋子的钥匙已经不管用了,别指望它。”西月说完略有深意地看了周天明一眼,然后得意洋洋地走了,临出门前她又突然回头,调皮地冲周天明眨眨眼睛。
一瞬间周天明生出一种预感:这个女孩不简单。
二、午夜偷尸人
由于昨晚的惊吓,周天明一晚上也没睡好,刚起床就听西月在喊:“周天明接尸体。”
西月推着尸体蹦蹦跳跳向太平间走来,一点也不显得害怕。一见周天明的狼狈样,西月就忍不住揶揄道:“瞧你那样子,多没出息!”
周天明一挺胸脯:“我堂堂男子汉,哪有那么脆弱!”
西月不屑道:“你们男人就知道吹牛。”然后挑衅地问道,“喏,敢不敢掀开白布看看,出车祸死的,脑袋被压扁了,全身都是脑浆。”
周天明赶忙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我怕中午吃不下饭。”
西月笑道:“我就知道你吹牛。”
夜幕降临时,西月又送来一具尸体,周天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偌大一个医院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这次西月却装着神秘的样子说道:“掀开白布看看,真正的美女哦,不看会后悔的。”
面对西月的再次挑衅,周天明一把掀开白布,他不能让一个女人看扁了,果然如西月所说,的确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
周天明摇头惋惜道:“这么年轻就死了,太可惜了,是怎么死的?”
“怎么?怜香惜玉啊,眼睛都看直了。”西月语气酸溜溜的,“食物中毒,抢救不及时死的。”说完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周天明一脸无辜样,女人就是女人,跟一个死人斗什么气。
几天下来周天明还没有查到一点线索,不由得有点着急。手机短信铃声把他从焦虑的情绪中拉了回来,一看是雇主的号码,打开短信,上面只有四个字:今晚小心!
周天明被这几个字弄得一头雾水,思考再三还是拨了雇主的电话想问清楚,但对方已经关机了。
既然雇主给了提示就一定有原因,于是整个晚.卜周天明都十分警惕。
午夜时分,他实在撑不住了,正昏昏欲睡,从太平间传来了铁门的声音。由于铁门生锈,每次开门都会发出声响,周天明浑身一个机灵,然后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出小屋。
屋外夜色如墨,他一路小心地来到太平间外,果然看到里面有微弱的亮光。亮光里晁动着一个黑影,周天明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偷尸人终于现身了,这是抓住对方的绝佳机会。
周天明轻轻舒展一下筋骨,他以前在部队待过,对自己的几招擒拿手还是很有信心,但就在他准备冲进屋里动手时,脚下却踢到一块石头发出了响动,黑影的警惕性很高,屋里突然一黑,没有了一丝亮光。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周天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拧开手电筒就冲了进去。黑影见无处可逃,惊慌之下狗急跳墙,从暗处跳出来使劲一把推开周天明,夺路而逃。而这一瞬间,手电光里闪过一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面孔,对方显然化过装。
周天明一不留神被黑影推倒在地,但他反应迅速,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追了H{去,无奈由于天太黑,黑影很快就跟丢了。由于自己的失误浪费掉了这个大好机会,周天明十分懊恼,但既然对方这次没有得手,就很有可能会有下次,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他一定不能放松。
太平间里的尸体一具没少,看来对方还来不及下手就被发现了,周天明又用手电四处照了照,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锁上大门。望着铁门上那把大锁,周天明冷哼一声,西月说得没错,这道门已经形同虚设,但这样正好可以引贼上钩。
第二天早上,一对夫妇来到太平间领尸体,这对夫妇是那个年轻女孩的父母。夫妇俩出具了相关讧明,周天明这才知道女孩名叫沈燕,然后他带着他们来到太平间。但当周天明掀开尸体上的白布确认时,眼前的一幕让三人大吃一惊:女孩的尸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塑料模特!
见此情景,夫妇俩伏在停尸车上嚎啕大哭,并一再要求医院给个交代。一旁的周天明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昨晚回到小屋后他一夜没睡,所以不可能再有人胆大包天敢潜进太平间盗尸。难道那个黑影还有同伙,趁自己去追黑影时偷走了尸体?
周天明迅速取出储存的监控查看,令人沮丧的是,他安装的摄像头全被破坏了,看来对方不仅狡猾而且是有备而来。
让人庆幸的是尸体失踪后,医院采取了有效措施,及时封闭了消息,而受害者的家属在得到医院的赔偿后也悄然离去,并没有给医院带来不好的影响。事情平息后院长贾东海气得暴跳如雷,指着周天明大骂不止,恨不得扒了他的皮,还好副院长许明海及时调解,不然周天明真不知道后果会如何。
三、“老张头”之谜
这天午后,许明海走进了周天明的小屋。许明海年轻有为,而院长贾东海背后有很强的靠山,即将要调任卫生局。所以许明海表面上是副院长,其实跟院长没什么区别。
见到许明海,周天明一阵紧张,现在事件平息下来了,许明海会不会是代表医院来追究自己责任的?如果自己被辞退,那就没办法继续调查了。但出乎意料,许明海笑呵呵的,看模样完全不像是来算账的。
两人在屋里坐下,许明海四处打量了一下小屋,很随意地说道:“最近医院发生了不少事,工作上你有没有什么困难?”
周天明没料到许明海有这般闲心来体察下情,忙答道:“没什么困难,只是给领导惹麻烦了。”
“你惹什么麻烦?有些事不是你能左右的。”许明海突然正色道,随即幽幽吐出口气。周天明立刻感到许明海的话里有难言之隐,难道他来找自己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果然,许明海接着说道:“你听说过上个守夜人老张头的事吗?”
周天明皱眉道:“听说过,但具体怎么回事不很清楚。据说是太平间闹鬼,惊吓过度死的。”
许明海突然笑起来:“你相信这世上有鬼?”
周天明一时无言以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自己的确不相信。这时许明海冷笑两声道:“被吓死只是医院对外界的说法,其实老张头根本没死,而是失踪了。”
“什么?”这句话让周天明大感意外,他带着一脸疑惑看着许明海。
许明海神情一变,起身看看屋外没人,凑近周天明说道:“医院尸体失踪跟老张头有关,他就是那个偷尸人。”
周天明大惊失色:“不会吧!你是说他监守自盗?”
“我若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那晚医院来了一个重危病人,我一直抢救到凌晨才让他渡过危险期,忙完后我站在阳台吸烟,隐隐发现太平间有亮光,我立刻联想到医院尸体失踪,于是悄悄向太平间走去。来到大门外果然看见里面有人影晃动,仔细一看那人就是老张头。只见他把一具尸体搬下来放进装尸袋里,然后放上一个塑料模特,远远看上去伪装得很好,如果不揭白布根本就发现不了。”讲到这里周天明立刻想到,那天晚上有人也是用同样的办法盗走了沈燕的尸体,难道那个人就是老张头?
“我当时气愤难当,心想他一个孤寡老头,医院对他不薄,却干出这种事来,于是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老张头见事情败露,不停向我讨饶,说他一时鬼迷心窍,并说这件事并非他一人,他只是个负责偷尸体的帮手。我连忙问他主谋是谁,他看看门外说主谋就在外面,我一转身却不料被他使计,背后挨了一棒,当场晕了过去。自从那晚后,他就失踪了,由于他是医院的人,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再加上还不知道背后的主谋是谁,于是我跟贾院长商量后才想出了那番说辞。”
听完许明海的讲述,吃惊之余,周天明心里犯起了嘀咕,自己虽然是私人侦探,但现在的身份却是个不起眼的守夜人,许明海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些?
这时许明海长长叹口气道:“贾院长将要调任卫生局,对医院的事不闻不问。医院大小事务全压在我一人身上,我是分身乏术啊!所以希望你能帮我暗中寻找老张头,只要找到他一切便可真相大白。事情如果成功,医院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周天明连忙推脱道:“我只是个临时工,这种事应该找警察吧。”许明海“哼”了一声道:“现在的警察只是做做样子,时间一长就不再理睬你,所以别指望他们。”

“可是那晚之后老张肯定躲起来了,找到他的机会太渺茫了。”周天明还想继续推脱,许明海却有些不高兴了,想了片刻后道:“我怀疑医院里有内鬼,那个幕后主使应该是医院内部的人。只要主谋还在,老张就不会跑太远。”
周天明明白许明海话里的意思,是要他盯着医院里的人。
这时,许明海一脸严肃道:“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免得引来杀身之祸。有什么发现要尽快告诉我。”周天明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恐惧,后背冷汗直冒,他无奈地点点头,这样或许更有助于自己破案。
当许明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小屋时,惊魂未定的周天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许明海会不会就是那个神秘的雇主?如果是的话他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自己?
四、车祸与阴谋
周天明每天早上都有晨练的习惯,这天他也不例外,天刚大亮就跑上了河堤。河堤上的人还很少,一个清洁工戴着口罩在打扫枯叶。
周天明跑得大汗淋漓,坐在一张石凳上喝水,喝完水后他随手把瓶子扔到了清洁工面前,女人赶忙捡起瓶子放进一旁的编织袋里,然后她抬起头冲周天明感激地笑了笑,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僵住了,然后立刻转身拿起编织袋往远处走去。
周天明注意到了女人神情的变化,急忙追了过去,女人居然扔下编织袋顺着河堤飞跑起来,但她哪里跑得过周天明,很快就被他一把抓住。
周天明顺手扯下了女人的口罩,果然没错,女人正是那个自称是沈燕母亲的人。
“看到我你跑什么?”周天明严厉地问道。
“没……没跑。”女人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急着回家。”
周天明声音陡然提高:“我看你是心里有鬼,你应该不是沈燕的母亲吧?”
周天明这样说也是有依据的,沈燕死的时候一身名牌,戒指项链,这些不是一个普通家庭买得起的。再说沈燕尸体被盗后,那对自称是她父母的人只在当时干嚎了几声,医院提出赔偿后就一直没有了踪影,试想一下谁家的父母在女儿死后不能入土为安,只得到一笔赔偿就了事的?周天明当时还很庆幸,沈燕父母没有过多地纠缠,不至于把事情闹大,现在看来其中肯定有猫腻。
女人见周天明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双腿一软差点坐在了地上。然后,她交代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在河边散步时找到她,让她扮演沈燕的家人去医院冒领沈燕的尸体,女人见钱眼开,就同自己的丈夫一起去了医院。墨镜叮嘱她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以后千万不能让医院的人认出来,不然会惹上大麻烦,所以那天之后她就一直戴着口罩。
墨镜的身份一时还无法查清,但得到的这个意外情况让周天明找到了突破口。他有个同学在南城公安局,周天明立即把他约了出来,两人在一家茶楼坐下后,周天明提出让他帮忙调查一下沈燕的户籍和生前的情况,同学欣然答应。
但几天后同学反馈来的信息很少,沈燕是外省人,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除此之外没有了其他信息。周天明不甘心这条线索就这样断了,但也无可奈何。
这天,周天明躺在床上正胡思乱想,不知何时西月走进了小屋,周天明赶紧从床上坐起来。
“在发什么呆?”西月笑呵呵地问道。
周天明挠挠头:“没什么,就是感觉无聊。”
屋子很窄,西月屁股一抬,大大方方坐在了周天明床上,说道:“又在想那个美女啊?”
周天明有点生气:“你不要每次拿死人跟我开玩笑好不好。”
“好了好了,算我不对。”西月突然换了一副八卦的样子,“你猜那个女孩生前我看见她跟谁在一起?”
周天明赌气道:“她跟谁在一起关我什么事。”
西月丝毫不理睬周天明的态度:“我看见她跟贾院长在一起,看样子很有可能是那种关系哦。”
“情人、二奶?”周天明脱口而出,但随即一惊,沈燕跟贾东海有那种关系,难道……
这时,西月故作神秘地看了周天明一眼:“我觉得沈燕的死有点蹊跷,不可能是食物中毒那么简单吧。”
周天明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联想到有人冒领尸体,沈燕的死的确不简单。
这时,周天明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西月,你对医院里的一些人了解不?比如说那个老张头。”
西月的脸色突然一变,换了种奇怪的眼神道:“你打听他干什么?”
见西月神色不对,周天明立刻反应过来,老张头在医院里应该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随即改口道:“没什么,随口问问。”
临走的时候,西月忽然要周天明请他吃蛋糕,并指定在一家店子里买,周天明无可奈何地答应了,这个女孩你永远不会知道她的下一个想法。
晚饭后,周天明出门给西月买蛋糕,西月说的蛋糕店在城北。城北的繁华程度不比城南,许多地方还有未开发的荒地和破旧的老城区,而那家蛋糕店居然在~条偏僻的街上,周天明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
蛋糕店装潢得很好,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精致的蛋糕,看来生意挺不错。店主是一个中年男人,从第一眼开始周天明就感觉对方眼神怪怪的,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这让周天明很不自在,三下两下买好后就从店里出来了。
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由于位置偏僻,街上人烟稀少,四周的店铺大都关了门,整条街异常昏暗。
走出小店没多远,周天明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难道遇上了打劫的?周天明加快了脚步,可是后者同样也加快了脚步,周天明顿时感到不妙。好在没走多久,背后的人终于不见了,他暗暗松了口气。
而此时在离周天明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驾驶座上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正注视着周天明。当周天明准备过街时,男子嘴角一扬发出一丝冷笑,然后使劲一踩油门,小车像离弦的箭般向周天明飞驰而去。
还好周天明有敏锐的反应,当小车全速向他冲过来时,他纵身往后一跳,扑在了路边。虽然反应够快,但汽车的速度之快也是出人意料,几乎是与他擦肩而过。
小车在不远处停留了半秒,仿佛有些不甘心,然后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中。周天明捂着狂跳不止的胸口,看着不远处摔坏的蛋糕,油然而生出一种感觉:这会不会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
裤兜里的电话响了,接通后传来西月不满的声音:“怎么还没买回来,我都快馋死了。”
周天明强忍着怒火冷冷说道:“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
电话里传来西月愕然的声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喂、喂……”周天明挂断电话,然后关机,现在他最需要的是冷静。
五、狐狸的尾巴
当医院熟悉的大门出现在眼前时,周天明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离医院不远处有一条小巷,小巷通向一片住宅区,白天有许多小贩在那里摆摊设点,一到晚上就一片漆黑。
当周天明路过那里时,看见里面有几个人影晃动,巷子里却隐约传来许明海的声音:“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黑暗里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究竟你知道些什么秘密,与我们无关。”
此时,躲在不远处的周天明看得一清二楚,当看到两个歹徒掏出匕首时,周天明急中生智,提高嗓门冲里面大喊:“警察来了。”
趁两个歹徒愣神之际,他几个箭步冲上去,对着其中一个猛挥一拳,这拳似有千钧般重,对方立即扑倒在地。而另一个歹徒追上了疯狂逃命的许明海,当胸给了一刀,然后迅速消失在曲折的巷道里。
周天明顾不上去追,抱起倒在地上的许明海疯一般冲向医院。
还好慌乱之际歹徒没有刺中心脏,经过抢救,许明海很快渡过了危险期。当警察赶到那条小巷时,被打倒在地的歹徒已不见踪影。
周天明看到全身是血的许明海被推出手术室,又想到自己的遭遇,这才感到一阵后怕,自己已经被卷进了一场阴谋中。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白色的病床上,许明海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他胸前缠着绷带,斜靠在病床上,正若有所思。
周天明轻轻推门进入病房后在一旁坐下,语气里带着强烈的疑问道:“是什么人想杀你?”
许明海摇摇头:“不知道,应该跟老张头有关,因为我暗中调查盗尸的幕后黑手,所以他们想杀人灭口。”
周天明接着把自己被人跟踪和差点被撞的事告诉许明海,许明海听完神情突然紧张起来,沉吟片刻后道:“西月以前跟老张头经常有来往,整个医院就属她跟老张头的关系最好,他们之间应该有某种联系,这件事肯定是他们策划的。”
周天明一惊道:“你说这件事跟西月有关,那她为什么要杀我?”
许明海摇头叹息道:“这些人唯利是图,也许你无意间触碰了他们什么秘密,以后对她要提防着点。”
许明海说完冲周天明使了个眼色,周天明会意地点点头,起身打开病房的门向走廊两边望了望,关好门后摇摇头道:“屋外没人。”
许明海慢慢抬起身体,从床单下摸出一个U盘,低声道:“这U盘里存有我收集到的一点资料,关于盗尸内幕的,但还不能形成证据。你要好好保管,这间病房不安全。”说完许明海环视了一圈天花板,周天明立即懂了,病房被人监控了!
医院里的死者大多都有家属,但也有些无名尸无人认领,他们的后事只能由医院来料理,所以周天明还有个工作,就是把无人认领的尸体送去火葬场火化。
这天,周天明送一具流浪汉的尸体去火葬场后不久,西月一个人往太平间走去,路上碰到贾东海一脸阴沉地从太平间方向走过来,西月忙上前殷勤地问道:“贾院长好!”
心事重重的贾东海被突然出现的西月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但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正色道:“是西月啊,我四处转转。”然后看也不看西月径直走了,留下西月傻愣愣站在那里。
傍晚时候,周天明回到小屋,立刻注意到屋子有被翻动的痕迹,这时西月钻了进来,热情地向他打招呼。
周天明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下午有人来找过我?”
西月摇摇头:“没人啊,只是碰到了贾院长,他说四处转转。”
周天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其实,这是许明海和周天明设下的圈套,许明海发现病房被人偷偷监控起来,于是将计就计把U盘交给周天明,好让监控人以为是什么重要信息,以此来引蛇出洞。其实那个U盘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周天明立即把贾院长来太平间的事告诉许明海,许明海听完后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然后,他叮嘱周天明道:“从现在开始你去跟踪西月,这个丫头身上或许还有什么秘密,说不定能从她身上找到老张头的消息。”而此时周天明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许明海不遗余力地调查盗尸案,应该就是那个神秘雇主。他几次拿眼睛偷偷看着许明海,而对方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既然他不想说,一定有他的原因,自己照他吩咐做事就行了。
六、意料之外的真相
西月在南城较偏僻的地段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平时她跟其他女孩一样,下班后喜欢四处逛街,买衣服,吃小吃,花钱大手大脚,活脱脱一个“月光族”。但每次跟踪,周天明都忍不住感叹:这妞打扮一下居然还是个绝色美女,长腿细腰的十分耐看。但是接下来的几天,西月下班后就出门买菜,.做好饭后装进一个保温饭盒里拎出门。此时的她一改往日的活泼,整个人变得神神秘秘,对周围的警惕心也很强。
西月出门后直奔南城的城乡结合部,那里随处可见破旧的三层小楼和低矮的平房,里面道路纵横交错,人员也十分复杂。
西月走进去就像鱼游进大海,几分钟就消失在复杂的巷子里。由于不敢跟得太近,周天明前几次都跟丢了。于是他把自己好好化装一番,化装后周天明十分满意,即使西月站在面前恐怕也认不出他来。
果然,周天明装作路人一路跟着西月走进了一座三层小楼,楼里的光线很暗,西月掏出钥匙打开了最靠里的一间屋子。见西月进门后,远远躲着的周天明立刻凑到了小屋门口,透过木门上的一条缝隙,他看见西月把一个生病的老人从床上扶起来,当老人低头吃饭的时候,周天明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那个人就是老张头!
老张头那张满是皱纹又长时间照不到阳光的脸,此时看起来是那么恐怖。他吃饭的时候,西月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了两叠钱递给他,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老张头接过钱后二话没说放进了角落里的柜子里。
看到这一幕,周天明立刻联想到了老张头盗卖尸体的事,看来两人之间的确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想不到为了金钱西月竟然干出这种事,周天明在心里长叹一声。
当周天明再次凑过去想继续看看屋里的情况时,里面却空荡荡的,眨眼间西月和老张头就不见了!难道里面还有暗道不成?周天明撅起屁股扒着门缝睁大眼使劲往里瞧,门突然开了,来不及反应,从门里挥出一根棍子迎头一棒,周天明惨叫一声被打倒在地……
经过医院的精心治疗,许明海的伤好得很快,没过多久就完全康复。这时他接到了周天明的电话,周天明告诉许明海自己发现了老张头的踪迹,并把老张头的地址告诉了他。然后,周天明向许明海请了半月的假,说父亲病重,必须回家照顾。
挂电话后许明海激动不已,老张头终于现身了。但他不知道,一个阴谋正在向他悄悄展开。
为了确认周天明的话,许明海悄悄去过那间屋子,果然看见了老张头。但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并没有采取进一步动作。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城乡结合部的道路上灯光黯淡,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早就进入了梦乡。一个长发飘飘、衣着暴露的女人穿行在狭窄的巷子里,女人走进一座三层小楼后,来到最里边的一间屋外,三两下弄开门上的破锁,悄悄溜进了屋子。屋子里静静的,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躺在床上呼呼地打鼾,女人发出一丝冷笑,然后摸出一把匕首向老人猛刺下去。
匕首还未落下,女人的背后就挨了一拳,手里的匕首也滑落下来,紧接着对方一招擒拿手,女人被掀翻在地。
屋里的灯光在一瞬间亮了起来,西月和周天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子里,周天明一把扯下女人的头套,一脸得意道:“想不到许院长装女人还挺像,你看这细皮嫩肉的。”
许明海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但从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他的惊讶。
“玩了这么久,想不到你才是那个偷尸人。”周天明把许明海从地上拉起来,“你编的那个故事很好,只不过主角应该换一下,是老张头发现了你偷尸体。你把他打倒在地想下毒手时,恰巧那晚西月值班来找老张头,于是你提前逃跑。老张头知道事情败露后你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才选择了失踪。只不过当晚你化了装,他并没有认出你。”
见事情败露,许明海神情黯然地说道:“没错,但我害怕那晚他看出破绽,所以一直在找他。一开始我也小看你了,以为你只是个普通人,但后来在茶楼我亲眼看见你跟警察在一起,才知道你原来是卧底。”
周天明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就失败在自作聪明上,那个警察是我同学,我只是让他帮我查沈燕的资料,没想到你会对号入座。”
许明海后悔不迭道:“我以为你是警察,于是让你去怀疑贾东海和西月,想把水搅浑好独善其身。没想到……哎!”
“你的猜测没错,我就是卧底,只不过是老张头和西月雇的私人侦探,但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为了让我的调查不引起别人怀疑和泄漏秘密,他们选择了保密。但当我被他们发现,知道了雇主就是他们时,你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许明海苦笑道:“我太小看他们了,一个年纪轻轻,一个年过七旬,居然也敢来趟这趟浑水。”
一旁的西月冷冰冰地说道:“你这是罪有应得。”
周天明和老张头赞许地点点头。
接着,周天明说道:“但我还得感谢你,你让我怀疑贾东海,却查出他杀害了情人沈燕。”
许明海面无血色地道:“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那晚我去太平间偷尸体时贾东海也溜了进来,但当时他化了装我没认出来。我躲在角落里听到他对着沈燕的尸体说,都怪她逼得太狠了,他们是不可能结婚的,我才知道是他杀了沈燕。后来,你追他出去后我偷换了沈燕的尸体。”
周天明吁了一口气:“原来尸体是你偷的。贾东海毒死沈燕,尸体放在医院害怕夜长梦多被人查出真相,于是想到偷尸。偷尸不成又让人假冒沈燕父母来领尸体,不料尸体却被你盗走了。这真是一幕精彩的悬疑剧。”
许明海目光变得呆滞起来:“我本想去告密,贾东海被抓我就可以顶替他当院长。但是贾东海进卫生局已成定局,这位置迟早是我的,但想想又不甘心,我一时财迷心窍,就去敲诈他,说那晚的事我看见了,沈燕的尸体在我手里,至此他也知道我偷盗尸体的事。我们都有对方致命的把柄在手,如果不是他生性多疑,要杀我灭口,我们到现在都还相安无事。”
周天明冷哼一声道:“两个衣冠禽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还差点害死我。贾东海见你跟我走得近,害怕你把他的秘密也告诉了我,于是还想除掉我。”
真相大白后,南城医院正副院长,一个杀人一个盗尸,双双被抓,而南城贩卖尸体的黑市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事件报道后一时间舆论哗然,整个南城掀起了一场关于人性的探讨。
七、抵债俏佳人
在一家咖啡厅里,西月和周天明相对而坐,事情结束了,两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刚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吓我?”周天明好奇地问道。
西月笑嘻嘻地说:“五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我们先要看看你有没有胆子完成任务。”
周天明哈哈大笑,想不到还有这么幼稚的原因,接着他又问道:“你跟老张头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张头一个人怪可怜的,所以我常常去陪他说说话,一来二去就熟了。而且他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我就抽时间给他做做饭。”
周天明微笑着点点头:“想不到你还挺有爱心的。之前,我看见你给老张两叠钱,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西月嘟着嘴说道:“那些钱是给你凑的佣金啦!都抵我一年工资了。”
周天明眼睛一亮;“那钱凑齐没?”
西月轻描淡写地说道:“凑齐了又花了。”
周天明急道:“那怎么办?总不会我白忙活吧。”
西月脸一红,说道:“谁说让你白忙活了,我以身抵债总行吧!”
“什么?不……会吧。”想不到西月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周天明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见他迟迟不开口,西月嗔怒道:“不愿意拉倒,本姑娘还怕嫁不出去啊。”
愣神过来的周天明盯着西月的胸脯看了一眼,色迷迷地说道:“谁说不愿意了,有这样一个大胸美女以身抵债,傻子才不干。”
“你找死啊!”西月向周天明挥起小拳头,安静的咖啡馆里传来两人打闹的声音。
其实从第一眼开始,西月就爱上了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那家蛋糕店是西月父母开的,她让周天明去买蛋糕是想让父母看看满不满意。哪知道周天明买得那么快,西月妈妈在里面忙活,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周天明就走了,所以她就偷偷跟在周天明后面观察,哪知道被周天明误以为是被人跟踪了。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医学院鬼故事下一篇:厕所有鬼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