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鬼故事 查看内容

鬼神之说

2016-11-9 16:56|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29| 评论: 0

摘要: 那天林堡死了个人,火葬场要我去拉尸首,虽然是心中一点也不愿意不过也没有办法,怎么说也花着火葬场的钱那,我自己开着是破面包车找了一下我的好哥们韩松,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了那个地方,说起来火葬场距离林堡也不算 ...

     一直以来对于鬼神之说我总是一笑而过,也许鬼就在你我的身边不过他们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我叫陈松今年算下来二十有一,高中毕业后在外地打过几年工,几年的工钱就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为了这个事情我差点被我老爹骂死,母亲看我也老大不小了也没有让我在外出打工,自己拖我二舅给我介绍了个工作,虽说不是什么好工作不过每月还能拿点钱,我工作的地方就在火葬场是专门焚烧死人尸体的,刚听到母亲给我介绍了这么一个工作我也是怎么也不想去,心里一想就慎得慌,这火葬场是附近村庄上唯一的一个,村庄里死了人都要从这里来烧,就算县城里也是。  


     那天林堡死了个人,火葬场要我去拉尸首,虽然是心中一点也不愿意不过也没有办法,怎么说也花着火葬场的钱那,我自己开着是破面包车找了一下我的好哥们韩松,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了那个地方,说起来火葬场距离林堡也不算太远,开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样子。死的人叫吴长顺是林堡附近的人,说是有心脏病死的不过我倒是没有在意,反正死个人管我什么事,我只负责把他拉回去就行了,把死人弄了车我和韩松就钻进了车厢,这面包车就是一般的金杯,前面留了四个座位后面的用一块大铁板焊上了,我钻进车厢后随手拿出了一盒红钻烟,说起来哥们我也是穷没钱抽好烟只能抽抽这个红钻烟了。  


     车子慢慢开动起来,韩松拿了一颗烟说:“老黑,晚上咱叫上狗熊吃饭去啊?” 老黑是我的外号,我并没有在意韩松怎么叫,我说:“行啊!狗熊那小子有钱,让他请客。” 狗熊也是我的一个哥们,他家自己做一些棉衣,一年算下来能挣个五六十万的,五六十万在村子上也算是一个不少的数目了,所以一直都是狗熊请客。说起来也巧我和韩松回去的时候就下起了小雪,天黑压压的,就像是天黑了一样,韩松吐了一口口水说:“什么破天啊!” 我看了看车厢外说:“不就是下个雪,管你什么事?” 韩松手扶着车窗说:“就是感觉有点压郁。” 我笑了笑说:“你那天不压郁啊!” 韩松撇了撇没在说话,我笑了笑专心开启了车,公路上行人不算多就那个寥寥数几,时不常还能看见个电三轮拉人,突然车厢中传来了“咚咚”的声音,我说:“韩松,你傻啊!闲的没事去敲什么铁板。” 韩松手里加着烟说:“廖丹,我就没敲。  


    我一听心想这他娘的奇了怪了,难道是后面那个心脏病又活过来了?不会吧!想着我把车停了下来说:“韩松,要不你下车去看看?” 韩松骂道:“廖丹,我才不去那,要去一起去。” 我说:“行。”说着我打开了车门我们两个一起下了车,下了车才知道天气真他娘的冷,小雪呼呼的下着天黑压压的沉着,我和韩松走到后面对视了一眼说:“你说不会是诈尸吧?” 韩松敲了敲我的脑袋说:“你看小说看傻了,那诈尸,我看是炸大虾,恩恩,说起来那炸大虾真不错。” 我骂道:“你个傻B,现在还想着吃。” 韩松说:“我这不是做个比喻。” 我拿出了钥匙说:“不搭理你个傻B了。我拿出钥匙打开了后车厢一看,里面还是躺在担架上的死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他娘的邪了门了。韩松说:“没准是这铁板不牢固了,明白让人在修。” 我点了点说:“恩。上了车开可不就后面的这个铁板还是似乎有人再敲,我和韩松也没有搭理,到了火葬场贾二胖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说:“太慢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贾二胖是火葬场的老板。我心里一急说:“老子不干了。” 贾二胖一听也是心里一急,因为谁他妈的想去火葬场上班,他脸色一换说:“小松,你怎么这么不听教诲那,说起来你是年轻人,好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我心中一想正好让贾二胖给我加加工资,我脸上一正说:“我就不干了,除非...” 贾二胖一听便知道了我的心思,他耷拉着脸说:“行,你加工资的事,我答应了。” 见贾二胖答应了给我加工资的事情,我笑了笑和张师傅抬下了死人,张师傅是这火葬场负责专门烧人的,张师傅一张国字脸为人也好相处,再说了这火葬场也就是我和张师傅两个人,所以我们两个关系一直很好,原来在我刚来的时候张师傅一直给我讲一些比较灵异的故事,我心中一动把我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张师傅,张师傅眉头紧皱的也不知道想着什么,最后给我丢了句话让我明天在找他。晚上叫上狗熊一起吃饭,我和韩松给狗熊说这个事这家伙还不信说:“我看你俩就是喝多了。” 我盯着还没有喝下半杯的啤酒说:“你小子看看这是喝多了?” 狗熊摇着大脑袋说:“哎呀,老黑你的酒量越来越不行了,咋喝了半杯就醉了。”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说:“狗熊我看你是不是喝多了?” 狗熊喝下了手中的酒说:“没有,我才喝了一小杯酒了。 


    韩松从桌子底下拿出了半瓶五粮液说:“狗熊那小子在你说话的时候喝了这么多。” 我看着剩下的半瓶五粮液说:“看着今天要让咱俩付钱了。” 韩松深有同感的说:“一人一半。” 我点了点头暗想只能这样了,不让这桌子饭让我自己付钱那还不如杀了我算了,吃完饭后我和韩松结了帐抬着狗熊进了火葬场的那辆破面包,我倒是没有嫌弃这破面包拉死人有霉气,反正再怎么说这也是个车啊!开着咋说也是有辆车,把狗熊抬进车后,我喘着粗气对韩松说:“这狗熊小子咋这么重了?”  韩松看了狗熊一看说:“这小子家那么有钱,身上有几斤肉有咋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可怜了我的钱了,今个好不容易让贾二胖给我加点工资,这一下全都花完了。” 韩松也是满脸苦像说:“我还说交话费那!” 我笑了笑说:“行了,咋俩速度把这小子送回去,我也要睡觉啊。 


   我和韩松上了车我发动了这辆破面包车,回去的路我走的是大路,正好过林堡那个地方,车子发着刺耳的声音,这一路可是没吵死我,韩松叼着个小烟说:“今个那事怎么办?” 我说:“张师傅说明个告诉我。” 韩松“哦”了一声说:“记得告诉我。” 我刚想说点什么前面,可是在看了前面一看顿时刹住了车,刹住车后我咽了一口唾液说:“刚...刚..... 刚才那玩意是人?” 韩松说:“撞人了,下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跟着韩松就下了车,下了车我看了看车底下却并没有人,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那人去那了?” 韩松也是纳闷明明撞上了个人可是这人消失了还不算什么,撞人后地下还点血都没有,韩松说:“眼花了。我想了想说:“没准。”我把头一转差点没吓死我,距离面包车有个二十几米的地上竟然立着个女人,说起来也怪这女人怎么半夜三更的立在那里,我刚想上去拉她的时候,一辆车急速飞过,我的眼睛差点掉了出来,那辆车竟然直直的穿过了那个女人,站在公路上的那个女人就像是虚无之物一样,车子穿过去那个女人连倒斗没有倒,我感觉我的双腿不停的打颤,冷汗不停的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这会韩松也走了过来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干啥那?”  我结巴着说:“那..那...那个女人?”说着我手也指向了女人站立的地方。  


      韩松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看说:“什么女人啊?” 我刚想在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人竟然转过了头来直直的看着我,我一拉韩松大喊:“上车。” 韩松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他还是跟着我上了车,上了车我一加油门车子就像野马一样冲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了劲来,我结结巴巴的说:“韩松,林堡是不是前几天车祸死了女人?韩松想了想说:“恩,前几天刚死的,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其实我心中早就炸开了锅,这见鬼的倒霉事怎么让我遇见了,前几天林堡有个女人出了车祸死的女人叫张翠花,是林堡本地人,我听说是死的挺惨的,说是脑袋都被车压掉了,我记得还是我拉的她的尸体,拉她尸体的时候是我自己去了,虽说张翠花的脑袋被压得稀巴烂不过她手上带着的红绳我记得很清楚。要不然我也就不在问韩松一边确认,韩松倒是也没再问我什么,一路上车子开的还算平稳,把狗熊先送了家,然后又在韩松家睡的,晚上那点事后我可不敢自己睡觉了.


      第二天我起了早就去了火葬场,因为今天要烧吴长顺的尸体,我开着火葬场的大破面包车一路上突突的开到了火葬场,火葬场一边有卖早点的我要了一碗豆腐脑和三根油条就吃了起来,在火葬场边上卖小吃的是姓王叫王喜发,我经常叫他王大叔,王大叔今年40多岁为人厚道我多吃他几根油条他也不收钱,不过我每次都是还给王大叔的,因为王大叔是小本买卖,吃完后我给王大叔开了个玩笑说:“这豆腐脑堪比上仙酒了。” 对于这些王大叔都是对我憨憨的笑笑,进了火葬场张师傅已经到了,张师傅见我来了说:“吃饭了没有?” 我回味了一下王大叔的豆腐脑说:“吃了。” 张师傅笑了笑说:“行,你去把吴长顺的尸体弄过来,我准备一下。” 我点了点头刚刚迈出一步子回头说:“张师傅,我自己去?” 张师傅说:“废话,我还有准备一下,你不自己去,我还跟你去。” 我自己可不想动那尸体,我向张师傅身上蹭了蹭说:“张师傅要不咱们两个一起去?” 张师傅想了想说:“你知道烧尸体前要准备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张师傅收拾着手上的活说你不知道那还不去,我挠了挠头大有一股看透生死的意思,我硬着头皮就向停尸房走去,说起来这停尸房就是一间大房间里面放着几个冷冻尸体的冰柜,我刚进去就感觉一股冷气冲了过来,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打开了存放吴长顺尸体的冰柜。  


       吴长顺的尸体经过一夜的冷冻皮肤上显得有点惨白,我双手合掌向吴长顺的尸体小声说道:“吴大叔,咱们可都是老乡,你可别吓我,其实我胆子可小了,以后我多给你烧点纸。”说着我把吴长顺的尸体拉到了小推车上,一直到把吴长顺的尸体拉进焚烧房我心里都是颤颤的,不过拉进了焚烧房都没有见这尸体有什么异常,我才放下了心来。张师傅手中不停的调试着手中的仪器,我靠在了焚烧房里的一个桌子上说道:“张师傅,你昨天想给我说什么玩意?” 张师傅连头都没有回过来说:“昨天你不是说拉尸体的面包车有 “咚咚”的声音吗?” 我一想起昨天那点事心里就慎得慌说:“恩,那是咋了?” 张师傅打开了焚烧尸体的机器说:“林堡吴长顺生前儿子不孝,儿媳妇经常打骂,所以心火攻心。” 我似懂非懂的说:“张师傅你的意思是这吴长顺是被他儿子和他儿媳妇活活气死了?” 张师傅点了点说:“就是这样。” 我心中一愣说:“张师傅你咋知道的?” 张师傅说:“我昨天去林堡打听了一下,这不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心中沉思这什么,这时张师傅说:“快把尸体抬上送尸带。


      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和张师傅把吴长顺的尸体抬上了送尸带,送尸带就是焚烧机上了一个大长条,把尸体抬上长条后,长条就会自动把尸体送进焚烧机,所以才叫送尸带,尸体进入送尸带后,我点燃了一支烟,也给张师傅点燃了一支烟,又和张师傅聊了一会,尸体就差不多烧完了,张师傅见尸体差不多烧完了说:“小陈,你去把骨灰送回去。” 我想了想说:“送那去?” 张师傅弹了弹烟灰说:“当然是吴长顺家里了。” 张师傅这话一出口,我疑惑了,一般河北地区死人都是人死三天后火化,可是这吴长顺才死了一天,我刚想说话的时候张师傅说:“吴长顺的家里来电话了说今天就去埋人。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去问张师傅,反正这不是我家的人,管我什么事,张师傅手法熟练的把骨灰取出装盒,然后丢给了我说:“中午那应该管你饭,早去早回。


      我手里抱着骨灰盒说:“行,没问题。”虽说这送骨灰不是个什么好事吧!不过有一点我很喜欢就是白吃饭。我走出了门口上了火葬场里那辆破面包车就向林堡开去了,路上很是顺利,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样子车子就开进了吴长顺家,吴长顺家已经是挂白布,弄花圈,搞的很是不错,刚下车就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中年男人说:“是吴长顺的骨灰吧?” 我点了点说:“是。” 中年男人说:“我是这里管事的,走咱们进去。”说着就向吴长顺家里走去了,管事的就是死人后村子里会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来管理布置灵堂等等的事情。到吴长顺的家后里面已经沾满了人,感觉乱哄哄的像是在菜市场,我怀里抱着骨灰盒,直接走进的灵堂,灵堂中中间摆着吴长顺的黑白相片,相片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棺材,看着这一切我愣了愣心里暗道:“张师傅不是说这吴长顺的儿子不孝顺,那怎么还搞成这个样子。”所说心中疑惑但是我也不想去过问。  


     中午我狠狠的吃上了三大碗大杂烩,还吃了两个馒头吃的我是肚子饱饱的,这才向火葬场开去,路上还不忘给张师傅打了个电话,张师傅听我要回火葬场说不用让我太早回去,我心里一喜也没问怎么样了,又和张师傅打了个招呼就去了林堡那个网吧,进了网吧感觉是乌烟瘴气的,什么烟味和异味直直的往我鼻子里钻。 虽说哥们我也抽烟喝酒不过也是受不了这异味,我刚想出去突然吧台上窜出了一个中年人,中年人看着我说:“小伙子咋,要不进包间?” 我喜道:“有包间?” 中年人笑了一声说:“那叫啥话,当然有包间。”说着就带着我向网吧里面走了进去。说起来的包间就是个情侣卡座,我一屁股就坐进了包间,给中年人说:“一会我走的时候结账。中年人点了点就走出了卡座,上网挂上了QQ,挂上QQ也不知道聊点什么,就玩起游戏,游戏玩的正过瘾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这号码是我上学时候的一个同学了,那小子很会玩这种游戏,不过因为前年车祸死了,当时我还伤心了许久,怎么说也是我一哥们,我看着这号码发送了聊天的功能,不一会对方接受了聊天。  


      我:你是谁?对方:我是王亮。我:屁,你咋盗我兄弟的号?对方:陈松,你傻了,你号上的那把剑还是我帮你打出来的。  我顿了顿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流了出来,过了一会我一把关上了电脑,就向外面跑了出去,中年人男人正好在在吧台,我匆匆问道:“多少钱。”中年男子说道:“2快,咋就上了这么一小会?”我摇了摇头说:“有点事情。”说着我丢给了中年人五元钱,然后就匆匆的跑出网吧。跑出网吧我并没有上车走人而是靠在车上,直直到一颗烟抽完,我才缓过了劲来,原来我只是以为王亮的号码被人盗了而已,但是王亮帮我打出来的那把剑只有我和王亮知道。冷静下来后我上车火葬场的破面包车直接开去了火葬场,回去一看只见贾二胖正在指挥着几个人不知道正在干着什么,反正是喜事的样子,我看着心里暗道:“这火葬场有什么喜事,不行我还是去问问张师傅。”我走下了车子,和贾二胖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张师傅的休息室。  


        休息室中张师傅翘着腿手中拿着本《三国》看,我问道:“贾二胖那是干什么那?弄的那么喜庆。” 张师傅眯着个眼睛说:“过会镇上派来了一个新人。张师傅笑道:“我那知道。” 我“哦”了一声喃喃自语说道:“就算是有个新同志来,那这贾二胖怎么会弄这么隆重?” 张师傅摊了摊手说:“我听说那人和镇长有关系。” 我点了点头就向外面走了出来,王师傅见我往外面走问道:“你干啥去?” 我做了个吸烟的手势说:“外面吸个烟。” 张师傅又抱起了手中的《三国》看了起来,出了门口外面贾二胖还在布置着什么,我撇了撇嘴就走出了火葬场,火葬场对面有一个小卖部,我进小卖部拿了盒红河烟,说起来这烟并不好抽,我靠在火葬场门口就抽起了闷烟。  


       差不多抽了两颗烟我刚想进去的时候,一个人影挡在了我的面前,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一眼是个女的,看样子年龄也不大,大概也就是19-21岁这个年龄段,女孩上身穿着灰白色风衣下身穿着黑色超短裙,腿上还裹着黑色的厚丝袜,再加上女孩天使般的面孔,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这时女孩发出了如黄娟般的声音说:“请问,这是你们镇上的唯一的火葬场吗?” 我愣了愣问道:“你..你...你有什么事?” 阳光透过女孩酒红色的长发射在了我的脸上,女孩轻启朱唇的说道:“我是镇上新派来的管理员。” 我张着嘴僵住了,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会来火葬场上班,我愣了许久直到女孩在叫我的时候我才清醒了过来说:“哦,我是火葬场的司机。” 女孩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那你怎么没在火葬场工作?” 我丢掉手中的烟头说:“还不是为了欢迎你。” 女孩愣了愣问道:“什么意思?” 我笑道:“你是不是和镇长有点关系?” 女孩点了点头。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那不就行了,贾二胖看你和镇长有关系,所以要讨好你。女孩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女孩说道:“你带我进去吧!我挠了挠头就带着女孩向火葬场里面走了进去,贾二胖见我带着人进了火葬场以为是顾客说道:“今天不接客。我呆了呆感觉这贾二胖说的这句话怎么感觉也不对,这时女孩说道:“我叫张馨,是镇长推荐我来的。贾二胖一听镇长那两个字眼睛都发了光,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张馨的身边笑哈哈的说道:“我就是这火葬场的厂长贾二胖。” 张馨听到火葬场的名字明显愣了愣不过随即有清醒了过来,我心中笑道:“这女孩比我刚听到贾二胖的名字时候的震撼还不少。贾二胖和张馨不知道说着什么,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向休息室走去了。  


       休息室里张师傅还是抱着《三国》看,我说道:“张师傅,那人来了,是个美女。” 张师傅“哦”了一声说:“贾二胖什么反应?” 我摊了摊手说:“就像是遇到了亲爹一样,那样子你就别说了。进了休息室张师傅还是抱着本《三国》看,见我进来放下了手中的《三国》说:“你小子咋进来了?” 我一屁股就坐在了板凳上说:“新人来了。” 张师傅点燃了一颗烟问道:“是个什么人啊?” 我一脸向往的说:“是个美女。张师傅点了点头说:“是不是和镇长有关系?我想了想说:“有关系。张师傅刚想说话的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刘超,刘超这个名字对于蠡县人虽说都不是很知道,但是蠡县有两个驴肉大全蠡县人都应该知道吧!刘超是我一个哥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所以我们很熟。  


     今天他给我打电话我也很是疑惑,因为他现在在自己家开的店中上夜班,白天睡觉,我接了电话问道:“咋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老黑,你现在又空没?”刘超的声音显得很焦急。我说:“有啊。刘超急道:“你快来蠡县中学这个路上的驴肉大全,我在门口等你。”说着刘超就挂断了电话。我心中一愣想到这刘超这是怎么了,原来也没有见过他这么着急哎!虽说是心中疑惑但是我也没有再去想,给张师傅打了个招呼让他帮我请个假然后我开着拉死人的破面包车就去了蠡县。去蠡县时间很快20分钟我就开到了县医院附近,就差一个红灯过路口就到蠡县的时候,交警用手指挥让我停在了一边,我小心翼翼的把车子停在路边走上去问道:“交警大哥,有什么事?” 交警指了指我那辆破车说:“你这车是不是改报废了?” 我挠了挠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啊!” 交警一愣说道:“这是你的车,你不知道?” 我指了指面包车说:“我是火葬场拉尸体的,我那知道。” 交警一听说:“行 行,你赶快走,我真他妈的倒霉。” 我笑了笑说道:“行,那我就先走了。


 我上了破面包车一过马路口就看到了刘超自己站在驴肉大全门口,我给他打了个招呼,刘超看见我后,也没有嫌弃这破车就坐了上来,我见刘超坐了上来问道:“咋了,这么急?” 刘超面色焦急的说道:“去百尺镇,我路上给你说。” 我见刘超这么着急也没有就发动车子去了百尺镇,路上我也知道了,前几天刘超带着他女友李丽雅一起去玩,晚上路上回来看到了几个身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路上摆动,而且这几个人却是漂浮在地面上,这让刘超和李丽雅吓了一跳,第二天李丽雅就发高烧,直直到现在已经发了五天高烧了,刘超见我在火葬场上班感觉我也许见过所以就带我去看看。去百尺的路不是很远,大约差不多30分钟的样子,到了百尺后在刘超的指示下找到了我找到了李丽雅的家,刘超领着我进了门,刚进门一副农家小院的景象就让我愣了一会,说起来我就喜欢这种小院子,刘超见我发呆,叫了一声然后就走进了屋子说实话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刘超他女友。  


       进屋后刘超带着我进了一个屋子,屋子里面一共三个人,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中年妇人,两个人紧紧的看着床上的一个女孩,女孩看样子也就是20多岁,长发飘逸,长的很是漂亮,但是女孩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看样子女孩正似乎承受着莫大痛苦,两个中年人见到刘超进来了忧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从这个样子看显然这家人对刘超很是喜爱,刘超叫道:“妈 爸 。我也跟着叫道:“叔叔 阿姨。李丽雅的父母连忙说道:“刘超来坐,小伙子你也来坐。我和刘超给李丽雅的父母客气了一翻,我们两人才做了下了,坐下后刘超轻轻问道:“丽雅还在睡?李丽雅的父母忧愁的点了点头,这时李丽雅的父亲拉着自己的妻子就往外走说:“行了,别走了,  


     正好在这吃饭,我们两个去买点菜。”我和刘超还没有说话,两个人早已走出了房间。见李丽雅的父母走了出去,我问道:“超,我过去看看嫂子?刘超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了疲惫,想来为了李丽雅这件事情没怎么好好睡觉,其实看了半天我也没看出个什么来,这时我想起了张师傅,张师傅见识多,我感觉他一定知道,我给张师傅打了个电话告诉了这边的情况,张师傅听后沉默了一会说:“这是夺命凶煞。按张师傅说那玩意叫夺命凶煞,是路上横死的短命鬼,这玩意心里面有怨气,总想害人,害人的方法多,让人出车祸。我又将李丽雅的情况给张师傅说了一下,张师傅说这李丽雅是怨气入体,用大公鸡的血拌白酒喝可以除去怨气,不过白酒要高度数的。  


       我心里一听点了点头,给张师傅说了声谢谢,就挂下了电话。刘超见我挂断了电话问道:“怎么样?”我说:“有办法了。” 刘超顿时兴奋了起来,我说:“你去买点高度数的酒,我去弄只公鸡。刘超也没有问这是干什么,我们两个就分工而去了。我出去随意买了一只大公鸡,回李丽雅家的时候刘超也正好回来,我二话没说,拿起了刘超手中的白酒看了看度数,北京二锅头58度,我感觉这应该可以。我们两个直接进了厨房,刘超拿着碗,我杀鸡,说实话这玩意我还真没杀过,心中一冷,菜刀划破了鸡的脖子,公鸡脖子一下子就流出了血液,公鸡血液不多就弄了一碗。  


     我见血液差不多了把死去的公鸡放到了一边,刘超把盛着鸡血的碗给了我,我把碗放在了案板上,弄开白酒后从瓶口中倒出了不少白酒。刘超又拿来了一个干净的碗,我从碗中倒出了几毫升白酒,然后又到了点鸡血,白酒和鸡血这玩意真是不怎么地,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刘超小心翼翼的端着碗向李丽雅房间走去了,我在刘超后面紧紧的跟着,进了房间刘超把碗让我拿着,自己扶起了李丽雅,然后从李丽雅口中灌下了一碗白酒喝鸡血。刘超灌下后问道:“怎么没醒?” 我说:“刚灌下就醒啊!等一会的。  


       过了一会李丽雅果然醒了过来,刘超一见李丽雅醒了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她,我看着心里也挺羡慕的,咋说有个媳妇也好。李丽雅和刘超拥抱着,眼睛却是迷茫之色,显然对之前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过了好一会李丽雅才发现了我,娇媚的脸蛋布满了红霞,显得煞是可爱,我急忙喊道:“嫂子。李丽雅被我这么一喊,脸上的红霞更多了,后来经过介绍一番李丽雅她才熟悉了我,这时门响了一声,李丽雅的父母回来了,这一下老两口的神色变了变,李丽雅的母亲一把就抱住了李丽雅,李丽雅的父亲额头上的皱文似乎都少了许多。  


        李丽雅的父亲叫我和刘超去了客厅,而李丽雅的母亲和她自己却去做饭了,李丽雅的父亲知道是我治好了李丽雅的病后,对我热情了许多。吃饭的时候李丽雅一个劲的给我夹菜,惹得刘超发出了不友好的眼神,我倒是啥也没想,吃饱了就行,吃完饭后我和刘超就走出了李丽雅的家门,路上我问道:“咋,你我都帮你治好你媳妇的病了,哦!给我夹个菜就不行啊?” 刘超郁闷的说道:“我媳妇还没给我夹过菜那。” 我一想说道:“刚才没怎么吃饭,去你那里吃点。”  刘超说:“行走着。


       晚上开车我开的慢了一点,但是一听还有吃的,车速硬生生的提了上去,去了蠡县高中那条路上的驴肉大全后,我要了一大碗鸡蛋汤和六个火烧,刘超看着我要的这里问道:“你小子,不是从那里吃了?我摸了摸肚子说:“那点饭我就吃了个办成,咋说也不能丢人吧。最后在吃了四个火烧后我就吃不下了,我要了个塑料袋装了两个火烧,装上火烧哈惹得刘超一阵鄙视,我倒是没放在心上。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关在女牢里的男囚下一篇:随父捞尸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