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鬼故事 查看内容

不可告人的工作

2016-11-9 20:23|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36| 评论: 0

摘要: 许多非同一般的事情,停尸间的这段记忆,在我之后的生涯中迟迟挥散不去。 我们的停尸间是在警察局的后院,后院原来是职工宿舍楼,后来大家都搬走了,就把其中一间给改成停尸间了。

      从06年开始,我有一段时间的工作是停尸间的看守之一,和我一起的还有三人,听说其中一人已经在停尸间呆了约五年,我无法想象常年和死尸陪伴的人到最后会不会精神失常。


  我们的停尸间和其它的殡仪馆不同,我们的停尸间专门停放政府的尸体,比如一些意外身亡无人认领的尸体,还有一些案件中的死尸,都会存放在我们这,我在这也见识到了许多非同一般的事情,停尸间的这段记忆,在我之后的生涯中迟迟挥散不去。 我们的停尸间是在警察局的后院,后院原来是职工宿舍楼,后来大家都搬走了,就把其中一间给改成停尸间了。说是后院,其实离办公的地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何况中间还栽着一排树,那排树彻底的把停尸间和办公厅的亮光给隔开了,没什么事人家大多都不会靠近这块地方,不吉利。


  停尸间的故事应该从我去了一个月左右开始说起,那段时间我因为生计迫于无奈成了停尸间的看守,和一个叫张晓峰的一起值夜班。我是差不多晚上八点多到的停尸房,我到的时候张晓峰已经和上一班的人做好了交接,剩他一个人呆在值班室里嗑着瓜子,捧着本小说看。


  张晓峰差不多三十来岁,呆在警局的停尸房差不多五年了,感觉他很闷,不爱和我讲话,大多时候都是捧着本书在看。我来的时候,值班室的门开着,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小说,我进去的时候顺手把门关了起来,然后把外衣脱下来扔在床上,和他打了声招呼:“这么早就来了呀”他也没理会我说的话,只是抬起头瞄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看他的书。我也没多说什么,反正这一个多月来都已经习惯了。


  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杂志坐下和他一起看了起来。值班室还算不小,有一张小床,小床顶多能睡一人,还有两把椅子,一张桌子。我估摸着看了差不多一两页就听见外面传来“砰砰”响的声音,而且一直连续不断的响,我听的出来是停尸间的隔板声。 我没那个胆子,也不想说出我的想法,我怕我是对的,就问张晓峰是杂回事。张晓峰倒是很随意的把书扔床上,小声骂了一句:“靠,又来了!他这句话倒是有点刺激到我了,我问他什么又来了?


  他倒是没理我,就问我:“敢不敢一个人留在这?我擦,你只说个又来了,我杂敢留在这?赶紧站起来摇摇头。接下来,他拿起桌子上的大电筒,打开门走的时候撂下一句:“怕就跟我来”一听这句话,我赶紧扔下书就跟了上去。我心想难不成张晓峰是什么绝世高人?留在这只是为了降妖除魔?看守只是他掩人耳目的身份?从值班室到停尸房本来就一小段路,平时走起来没什么,可是这个时候走起来,却感觉特别漫长,我的心都堵到嗓子眼上了。感觉走了很久才走到停尸房的门口,张晓峰慢腾腾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刚插进钥匙孔的时候,突然停下动作,抬起头提醒说:“一会别害怕”他这句话愈发的让我肯定这小子一定是什么高人了!也害的我真是走起来都有点困难了。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冷风一下子扑到身上,让我打了个寒颤,声音在这个时候也是肆无忌惮的回响着,我有些害怕的握紧了拳头,想给自己打打气,我紧紧的贴着老张,不过老张却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应该是告诉我帖的太近了,留点空间给他。我刚后退留出了点缝隙,老张一下子就拿着手电筒走开了,他一离开我脚一下子就软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走到墙壁边上摸了一会,“啪”的一声把电灯给打开了。电灯“嗡”“嗡”的闪了几下,才彻底的亮了起来,这段时间我呼吸都差点停止了。


  停尸房一共有30格柜子,柜子摆成了6层,每层五格,不过只放了十来具尸首,都是一些无人认领的,如果隔一段时间还没人来领,就会送去火化厂;同时有时候还会有人在这里解剖,所以在角落那还用柜子装着一些刀具一类的东西放在那。发出声音的正是第一层的最后一个柜子,柜子不停的伸出来点,然后又缩回去,不停的重复这个动作,这个时候我脑子里一下子停了转,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不敢做。老张倒是很自然,他把电筒放在地上,从角落的柜子里拿了把手术刀,走了过去,一把拉出柜子,我离的有点远,但是还能看得清楚,那尸体还在抖个不停,他左手提起那具尸体的头发,拿着刀的右手从后脑勺一下子插了进去,他的这个举动让我彻底的懵了,呆呆的看着老张不知道该干什么。


  老张直接把刀朝柜子上扔了过去,扭头看着我,搓了一下手,问:“是不是吓尿了?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他转过身的时候随便一脚就把柜子给关回去了,然后走了过来,掏出烟扔了根给我。接着说:“抽吧,都没多少人来,不要紧的”

等我抽了几口,他看我冷静了下来,才慢腾腾的说:“尸体的中枢神经有时候会忘记躯体已经死了,所以会发出一些信号来测试,我刚才只是用刀把他的神经系统都切断了,以后就不会出这种事了”他这个回答让我有些不满,我问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回答有点让我无奈,他告诉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本来想告诉我的,不过看我吓得够呛,挺有意思的,就想逗逗我。


  等到我俩把烟抽完,他才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回值班室。等老张刚把门锁起来,就听到背后有人再叫我们的名字,刚平复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提了起来。等我朝发出声响的地方看了一眼,确定来的是个人以后,小心脏的跳动才逐渐恢复正常。老张扭头答应了一声,就直起腰和我一起等那人过来,那人拿着一个小电筒,离得太远根本分不清是谁。等走近了,我才看清是刑警一队的队长王皓,我刚来这的时候见过这人一面,不过没和他说过话。王皓走过来以后也不问我俩为啥这个时候还来这,看了我一眼就只是对老张说了一句:“老张,有具尸体要你帮忙看下”


  老张刚要开口说啥,瞄了一眼我,就把手电筒递到我手里,让我赶紧回值班室呆着去。我又不是傻子,老张这个举动很明显是有我这个外人在场,不方便说,要打发我先回去,我也有自知之明,接过手电筒也不问啥,就走了,等我走出一段的时候,才隐隐听到俩人在小声说什么。等我走到值班室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口那摆着一个担架,担架上盖着一块白布,应该是具尸体。


  担架旁边还站着两个穿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警察。那俩人见我过来,朝我看了一眼,也没说啥,我小心翼翼的绕过担架回到值班室,刚坐下一会,就听到其中一人就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以后就招呼另外一人抬起担架就要走。 我见他们要把尸体抬到停尸房里去,就赶紧拿着表格走到门那招呼他们过来填一下表格,接电话的那人扭头腾出手,从我这把表格接过去看了一眼,就说:“这具不用登记了”  即然人家都说不用登记了,那我还多个啥事。直接拿着那单子回到值班室里歇着了。看着那两人抬着担架就要拐弯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察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感觉有点吓人。我不知道那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不过大晚上看这些穿白大褂的人确实挺渗人的,我也懒得去多想,就拿起杂志看了起来。


  等老张走进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他好像很累的样子,皱着眉头,深深的喘着气,掏出烟扔了根给我,自己也抽了起来。剩余的那几个警察都陆续从停尸间走了出来,王皓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像是压着一股火一样。剩余的那两个戴着口罩的警察,也跟着王皓屁股后面一起走了。我感觉在停尸间应该是发生了点什么事,估计就和那具没有登记的尸体有关。 老张抽完烟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更主要的是他也没有看小说,这让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他就那样呆呆的坐了一会,突然来了一句:“潘文啊,你杂会来这上班?他问的时候,我还愣了一下,因为之前他都不怎么和我说话,更不要提我为啥要来这上班的原因了。


  我把来这上班的理由说给他听以后,他居然还叹了口气问我有一份工作比这个还要挣钱,愿不愿意去做。他今天晚上的这些举动有点奇怪,我就问他:“是啥工作?他也不说,就让我赶紧睡一会,等明天早上带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不然说不清。我倒感觉没什么,如果不合适大不了到时候我就走人呗。可那之后才发觉那时的我真是太幼稚了。到第二天早上差不多七点老张才把我给叫醒了,本来夜班一般是我和他轮流睡觉的,不过昨天夜里他没有叫醒我,就由我睡到现在,看他的眼睛都是血丝,不难推测他应该是一夜没睡。他把我叫醒以后,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包子,让我赶紧吃点,吃完了好上路。我懵了一下,就问他是要去那,他也不说,就问我吃不吃,不吃就拿走了。到嘴的包子怎么能就这么没了呢,我也不问他了,就赶紧起来拿着包子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在我吃包子的时候,他一直走来走去的,不停的去值班室外面张望,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估摸等了一会,我也刚把包子吃完,抽着烟的时候。老张已经在屋外和一个挺年轻的女人在谈论着什么了,老张说一会还会回头看我一眼。那个女的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衫,像个大学生一样,挺清秀的,不过她听老张说几句以后就会皱着眉头朝我看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应该是同意老张的什么要求了。老张看她点了点头,就一下子转身跑了进来,拉起我的手说:“走”我从窗户那朝那女的看了一眼,她正打着电话,见我在看她,就转了个身,背对着我了。


  老张这一拉,让我突然感觉我是掉坑里了。我当着别人的面也不好再问老张什么,那女的挂掉电话以后,就和我们并肩站在一起。顶多几分钟,就来了一辆黑色的别克车停在我们面前。开车的是一个戴着黑眼睛的中年男子,我和老张坐在后面,那女的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路上他们都没怎么说话,我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老张,低声问他我们这么早就走了,值班室的事杂办?老张听我说完,轻声笑了笑,告诉我这些事情就不用担心了,会有人处理的,再说,那里的都是些死尸,难不成,有人胆子大到跑警察局来偷死尸不成。我一琢磨,老张说的还挺对,也就不再说啥。 那女的一路上给了不少白眼,好像我欠她多少钱似的。


  别克车在城里绕了几圈,最后直接开到郊区一栋民房前停下了。郊区的民房大多都已经荒废了,很多人都搬到城里去住了。面前的这栋房子有三层高,墙壁也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我想不通来这是要做什么。下车的时候我问老张来这做什么,老张只是看着面前的房子咂咂嘴,也不理我。那女的倒是不客气,一下车就从后备箱里拎出两个箱子,让我顺手带进屋里去。箱子看着不大,拎起来倒是死沉死沉的,老张看样子也是不打算帮我,跟着那女的屁股后面就进屋去了。当我费力的把两个箱子拎进来的时候,老张他们正和两个穿白大褂的人小声说着什么,我也懒的去搀和。


  趁这个时候,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才发现屋子里除了那个有些昏暗的电灯泡外,就没什么可以照明的了,窗户都被不透光的塑料纸蒙起来了,一点光亮都透不进来,怪不得大白天的,这里黑漆漆的。我心想这如果用来拍恐怖电影,效果肯定要好上百倍。打量了一会,我才闻到空气好像还有一股什么气味,不过说不清,有点熟悉,好像我之前在那里闻过。 老张他们说完就直接丢下我,一前一后上了楼。估摸着一两分钟,老张又绷着张臭脸走到我身边,独自抽起烟来。看他这样式,好像谁惹到他一样。他抽了几口,就把烟扔了,叫上我,和他一起上楼。


  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那股味道也越来越重,老张看我犹豫了一下,就转身告诉我,一会看到什么都别怕,我点了点头,也趁机问他这是什么味道,他扭头走的时候撂下一句:“这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他这句话有些刺激我了,福尔马林一般都是用来保存尸体的,而且这屋里的味道这么浓,莫非楼上放着尸体?我也没有多想,即然老张都已经这么说了,上去一看不就一清二楚了。


  等我和老张到二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彻底的让我愣住了。二楼什么家具都没有,窗户也都被封起来了,不过却搭着几个强力探照灯。探照灯的灯光照着一块长方形的玻璃缸,玻璃缸几乎占了二楼差不多一半的面积,而玻璃罐里悬挂着两具尸体,如果是普通尸体也就罢了,关键在于这两具尸体身体上下到处都串着铁丝,像是被人缝起来的一样。眼前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我虽然是停尸房的看守,但是停尸房那些尸体和这两具比起来,就像洋娃娃一样可爱。


  最后还是老张把我从二楼一瘸一拐的扶了下来。他把我靠在门口,发了根烟给我,他也陪着我靠在门口,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赶紧问老张上面那两具尸体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变态。他叹了口气,看着门外说:“你以为才两具?我问他这句话是啥意思,他看了我一会,才继续说:“总共有五具,昨天夜里送了一具去停尸房,现在这还有四具,而且这几具尸体都是凑尸!我不太懂他所说的凑尸是啥意思,就没有打断他,等他继续解释,他又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才说:“凑尸就是几具尸体拼凑成一具尸体!这些尸体上的铁丝就是用来缝补的!总共用了多少具尸体才弄出这五具凑尸,他们还在上面统计。做这些的人实在是太短命了,他们一具尸体只要了一点点尸块,然后再和其余的尸块缝起来,也不知道要杀多少人!等老张骂完,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他,到底要我来干啥,如果不说清楚,我现在就要走人。


  老张听我这么问,就古里古怪的笑了一下,盯着我说:“你的用处可大了! 他这句话让我打了个冷颤,我问他这话到底啥意思。他才慢悠悠的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做出这么缺德的事。我心想我又不是警察,我杂知道。老张见我不说话,才说:“你有没有听说过炼尸?”炼尸我只是在一些杂志里见过,杂志里说炼尸就是通过一些神秘的术法将普通人炼化成僵尸,而通过炼化的僵尸就可以受所炼化之人控制,是真是假我就不得而知了。他听我说这些后,摇了摇头,才告诉我炼尸其实分为好几种,我所说的是最基础的,不过不是普通人,而是找寻一具刚入土的尸首来进行炼化,炼化手段千奇百怪。而我们刚才所见得凑尸则是最邪最恶毒的方法,凑尸的尸块必须是从阴日生或阴日死之人身上所取,这也是第一步。


  第二步则是拼尸,需要在五日之内,将尸块拼凑在一起,用铁丝线缝合起来,如果超出五日,则功亏一篑。第三步就是浴尸,也就是把拼凑好的尸首放在福尔马林水里浸泡三日,相当于替尸首洗个澡了。  而楼上的尸首恰好已经到了第三步了,炼尸的过程已经完成了一半,凑尸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些僵尸的特征了,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危险了。其实老张说到这的时候,我已经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了,不过我更好奇凑尸接下来又该怎么办,我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他告诉我,第四步就是养尸了,选一四阴之地,一般在风水学上格局是破败之局、死伤之势的刑伤煞重的阴气旺盛之地,在八门里属死地。选好地后,烧动土符、念咒,挖一三尺深的坑,然后将尸体放入,取一公鸡,杀之,将血洒在尸体上,然后在尸体的心口放一阴八卦,以助吸取阴气。取土掩埋,掩盖的土面,不能超出地面。 完成这些步骤以后就可以开始炼尸了,以后每天分早、午、晚三次,在埋尸处烧炼尸符及念咒。由于正午是阳气最重的时分,因此,每天正午炼尸时,必须杀一公鸡,将血洒在土面,并用新鲜的芭蕉叶将埋尸的地方掩盖,以防阳气对尸体的伤害,经这工作炼制后,满77之期或99之日,即可完成整个炼尸过程。


  炼尸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通过炼尸而成的僵尸是很容易失去控制,所以大多数的炼尸人会在炼制的过程,用一桐木刻画成人型,然后再和炼尸通灵,到时候如果炼尸失去控制,炼尸人只需将木人在正午时分烧毁,就可以彻底破了僵尸的尸气,那个时候,再想收服炼尸也比较容易了。老张说完这些的时候叹了口气,有些想不通的看着我说:“也不知道这个炼尸人到底是杂想的,居然没有木人,这种情况收拾起来就比较难办了!不得不说,老张说起来头头是道的,他见我打量着他,他笑了一下说:“你别看我了,我是个道士,当然知道这些 他这句话让我挺纳闷的,虽然我昨天夜里一直认为他是什么隐士高手,不过这始终是我的玩笑话。


  我还准备问他要我来做啥的时候,却听到楼上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这声音挺刺耳的,让我和老张都愣了一下,老张嘴里念叨了一句:“不好!”就赶紧转身朝楼梯口走,走了两步又扭头叮嘱我,就在门口等他,不要乱走。我隐隐猜到应该是那个大玻璃罐碎掉了,不过那东西看上去挺厚的,没想到这么不经折腾。我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老张就下来了,我看老张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是发生啥事了,他一走到我身边就念叨说:“这次遭了!一边念叨还一边朝我看,看得我直打哆嗦。


  我正准备问他上面是出啥事的时候,那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上面下来,直接把我和老张给推开,慌慌忙忙的就坐上车,我看她的架势这是准备跑路的节奏啊。她这一发火,我更着急了,就问老张我俩走不走?老张摇了摇头,告诉我说这人是去找帮手,这件事他一个人搞不定了。 等那女的走以后了,我才问老张我到底是来做啥的,还有这些人又是谁。老张古里古怪的笑了一下,告诉我,他之前看过我的简历,我是鬼节出生的,阴气比较重,和普通人有一定的区别。他这么一说倒让我反应过来,这小子再变相的说我不是人啊!


  老张一听我以为他再骂我,叹了口气,说:“每个人的肩膀上都有三把阳火,而中元节那天出生的人肩膀上的是阴火!  可能他是看我太木讷,听不懂他再说些什么,也就不再解释什么,就告诉我,他需要我来帮他的忙,来把这几具尸体给封住了,不然这几具凑尸如果尸变,到时候就有成千上万的人要遭殃。乍一听,老张说的话是正气十足,我是非答应不可,不过我还没开口的时候,老张又补充了一句:“这些也是政府需要我们做的!当然,也不会亏待我们,等做完了,还是会给一定的奖励的!我算是听出来了,老张现在是在对我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了。我也没有一口答应老张,就问他是不是我刚才碰到的人都是政府的人?他点了点头,告诉我中国上千年的文化,当中自然有许多科学所解释不了的事,政府自然也会去偷偷的搞一些研究,始终是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肯定能从中学到点什么的,当然这都是背地里去做的,有多少人去做,有多少资金去支持,这个他就不清楚了。


  听老张说完,我就问他那这些凑尸又是谁搞出来的?他愣了一下,告诉我说,这些凑尸是谁弄的,他也不清楚,现在官方还在查,不过应该是查不出什么来,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势力绝对非同凡响,而且如果不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传了出去,让来这玩的几个年轻人味到了,报了警,估计根本就没人能找到这,他现在首当其冲的就是彻底封印了这些凑尸。我听得出来,他说不知道是谁做的时候有点犹豫,他可能是知道什么,但是却不愿意告诉我。 我心想,现在都已经来到这了,如果我拒绝了,那怕真的能离开这,估计出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让我吃的,所以我还是决定配合他们先去把这件事做完,做完以后就辞职走人·。


  我把我想的都告诉了老张,老张听完以后也没说什么,就是点点头。我掏出烟,扔了一根给老张。一根烟不到的功夫,楼上那几个穿白大褂的人,一人拎着个箱子,一前一后就直接走了,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老张说这些人都是来采集一些标本回去做研究的,不会和我们这些人打太多交道的,对于这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我问老张带我们来这的那个女的又是谁。老张一听那女的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扭头看着我说:“那人啊,是一个联络员,专门联系我这样的人”说到这,我有点好奇,就问老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官方做事,他摇了摇头,说:“这些事情我怎么会知道,我也只是认识几个而已”说完,我和老张就闷着头抽烟。 我刚把烟抽完,就想起来我拎的那两个大箱子,就问:“老张,箱子里的东西是啥?


  老张扭头瞄了一眼那箱子,说:“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法器,等会也能让你长长见识 , 趁现在没什么事,我就问他为什么不现在把那两具凑尸给烧了,这样不就一了百了了? 老张打量了我一眼,带着一丝讽刺意味的告诉我,凑尸只能封,杀是杀不了的。凑尸和普通的僵尸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凑尸不仅仅是尸块的融合,灵魂也会融合,这些灵魂都被压制在一具躯体里,如果你强行把这个躯壳给烧了,那些枉死的鬼魂一跑出来,比凑尸还要难对付。没过多少时间,就有两辆汽车停在门外,从车上下来的除了那个女联络员外,还有两个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岁数要比老张大不少。其中一个男的有点怎么说呢,就是看上去有点猥琐。


  两个男的手里都拎着箱子,老张一见这两个男的就立马凑了上去,又是发烟,又是说要帮忙拎箱子的。不过这次他倒是热脸贴冷屁股上了,人家根本就不鸟他,直接就走了。进门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把路让了出来。那两个男的看到我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打量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长的比较猥琐的那人打量了我一会就凑到另一个人的耳边说了点什么,那人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还笑出声来。 俩人低声说了一会,就一前一后上了楼。老张有些尴尬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也一同上了楼。那个女联络员和我一起呆在了楼下,我看她长的还不错,就和她打了声招呼,问她那俩人是什么来厉,怎么这么不给老张面子。她一听我说完,就冷冷的笑了一下,反问一句:“老张的面子?他又那来得什么面子?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朝我瞪了一眼。


  我倒觉得老张都是一大把岁数的人了,再怎么说,也要给人家点面子,这女的突然来这么一句,让我没一点兴趣再和她聊下去了。她也倒不无聊,索性拿出手机自顾自的玩了起来。估摸着过了半个多小时,老张把我给叫了上去,走的时候我还特意多看了两眼那女的。上楼的时候,我注意到老张一直咬着嘴唇,仿佛是有什么不爽一样。  二楼地上这个时候都是湿淋淋的,那种福尔马林的味道比之前还要浓厚的多。之前那些人应该是打扫过,玻璃渣都堆在一起了,四具凑尸现在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二楼,那两人都站在尸体面前说着什么,见我上来了,就都住了嘴。老张一上楼,脸皮马上厚了起来,刚才的不爽也看不见了。


  长的比较猥琐的那人突然对着我自我介绍道:“我叫李莞,这位叫王迪,你就叫我们李叔和王叔吧,这次呢,我们这次是特意来帮老张的忙,把这几具尸首给封了,当然这次还是需要你的帮忙,哎,对了,你叫啥?我正准备开口,老张就恭谨的说:“他叫潘文”李莞朝老张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接着就看着我来了一句:“那你们现在把这些尸体都搬下去吧,我和你王叔商量一下”我算听明白了,把我叫上来就是特意为他们干这事啊,还什么我王叔,我叔会让我干这种事吗? 老张这个时候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我朝他看了一眼,老张朝我眨了几下眼皮,我知道他是怕我多事,惹麻烦。老张看我没多嘴说啥,就抱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走到尸首的大腿那站着朝我不停的使眼色。我心里骂了几句,还是走了过去,和老张一起把尸首抬到下面去。


  离尸体这么近,味道难闻的要命,还挺扎手的,我都不敢多看这些凑尸,恐怖的要命!来来一个多小时才把四具凑尸都给搬到屋外面。那女的在我们刚把尸首搬下来的时候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去那了。搬完以后,我和老张身上都是一大股气味,闻着都让人恶心。要不是他们把来这的路给封了,凑尸就这样摆在外面,人看到这些还不吓死。那两人见我们都搬出去了,才从楼上下来,把弄着他们带来的箱子。我俩歇了一会,就找了个地方洗了下手,我合计我这为数不多能见人的衣服今天算是报废了。洗手的时候,我问老张那俩人都谁,那么大的架子,老张苦笑了一下,也没和我解释什么,让我不要多问。


  等我俩回来的时候,那女的不知道啥时候回来了,从车里拿了两袋子的快餐下来,还把吃的都送到那俩人手上,然后就不管我们了。我心想屌丝始终是屌丝,自力更生才是王道。我把剩下的几盒饭都拎了过来,我反正是一点胃口都没有,老张倒是胃口挺好的,大口大口的吃,我真怕这样的吃法会不会把他给噎死了,最后我把我的也给他了,他也不嫌弃,接过去就开始吃,看他这样子好像很久没吃一样。等他吃完,他就去把我之前拎的那两个箱子都提了过来。箱子里的东西我都没有一点概念,一点都不像电视里的那些符咒,奇形怪状的。 老张从箱子里拿出了几张黄色的卡片,卡片有点半透明,上面还刻画着一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老张递了几张黄色的卡片给我,我接过手一边看一边问他这些是啥?老张告诉我,这些就是符咒,用纸张的年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谁还用那个,这些卡片都是从一些渠道那拿的,每一张都很贵,不过官方也会帮忙做一些,但是他们做出来的都是比较初级的符,效果也不怎么好,后来就索性给我们一些补贴,让我们自己去想办法咯。


  我挺怀疑这些卡片到底有没有用,这和我想象中的符咒差距也太大了。我注意的箱子里不仅仅有黄色的卡片,还有红色、紫色、蓝色,共有四种颜色的卡片,不过卡片上的纹理倒是不一样。老张从这些颜色的卡片里挑了几张,递了一张蓝色的卡片给我,说:“这些卡片做起来都是挺复杂的,不过作用比以前的那些纸符要好多了,这张是护身符,也叫七煞符,你带着”我拿着把玩了一番就把卡片给放到上衣口袋里了,我突然反应了过来,就问他这东西杂用。他一边数着手里的卡片一边说:“这种符不需要咒语啥的,到时候碰到啥东西扔过去就好了”老张见我没说话,就朝我看了一眼,我有些担忧的问他:“我会碰到啥?老张愣了一下,犹豫的说了一句:“我杂知道,我也只是担心而已,你带着就好了”我心里骂了一句,别到时候把我的小命给丢了。我看箱子里东西都挺奇怪,不仅有这些五颜六色的卡片,还有几个手电筒,一副夜视仪,一面镜子,几瓶五颜六色的颜料,还有一些我说不出是啥的东西。


  他拿了几张卡片就把另一个箱子给打开了,这次里面的东西就正常点了,看上去和电影里的差不多,这我才感觉靠谱点。他从里面拿了把红绳出来,让我帮他拿着,我闻了一下,感觉有股挺腥的气味,就问老张这是啥。老张朝我看了一眼,古里古怪的笑了一声,说了一句:“索尸绳”我又拿着闻了一下,说:“怎么闻起来怪怪的”老张突然嘤嘤的笑了起来,说:“这是用的人血!而且还是每个月都会有的那种”我愣了下,直接把绳子给扔在地上,骂了他几句“你真他妈的恶心!老张还没开口,就听到王迪大声呵斥了老张几句,让他赶紧的。老张一听到那个王迪说话,就马上收起笑容,赶紧从箱子里拿东西。我感觉老张挺怕这两人的,准确的说就连对那个联络员都是畏手畏脚的,难道是他地位低?老张从箱里还拿出了一把铜钱剑,几把画着八卦的黄旗,还有几套道士的衣服,上面画满了奇形八怪的符咒。


  接着老张就赶紧把箱子关了起来,拉着我朝另外几人走过去。过去的时候,地上已经放着一大桶红色的油漆,还有几沓符咒卡片,不过他们用的都是紫色的,老张用的却是黄色和蓝色的,还有一个呈着糯米的玻璃罐,两个罐子,罐子里是啥就不清楚了。那个女联络员也是站在他们身边和他们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话题,纯属打发时间。李莞见我们都过来了,通知了一句:“小张你一会把的咒服给这些凑尸穿上,然后我们布一个天罡八卦阵,把他们给放中间,剩余的就听天由命了”我心想,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李莞说完,几人就开始动起来了,剩下我和那个联络员呆在那干瞪眼。李莞先是把那两辆车给弄远了,接着他和王迪就把那红色的颜料,准确的说应该是什么动物的血,因为我闻到一大股血腥味,他们俩先是画了一大个八卦,接着就用毛笔在八卦的周边写着什么符文,联络员突然说了一句:“你知道他们找你做什么吗?我估计她应该也是有点无聊,所以才主动和我说话的。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怎么了?”


  她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看了我一眼,接着就不说话了。我也懒的理他,就拿出根烟抽了起来。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老张就走了过来,看样子他的事情是忙活完了,跟我要了根烟,我就问他王迪他们是在做什么,还要弄多久才能弄好。老张摇了摇头,说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弄好,这东西他也说不定,然后他告诉我天罡八卦其实主要就是用来控制住这些凑尸的行动范围,刚才他给四具凑尸都穿上了咒服,也主要是为王迪他们赚点时间。老张说的这些对于我来说,完全听不懂,他才和我解释道:“四具凑尸,也就是二楼的那两具,一定会尸变的,三楼的那两具穿上我的衣服以后,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更主要的就是二楼的那两具,那两具今天早上就差点尸变了,那个时候,我给他们的脖子上都系上了两道索尸绳,暂时压制住了,能压制多久,我也不清楚,穿上我的衣服,应该是能撑到晚上了,如果我们能在他们尸变前完成阵法,就可以加固我的衣服,到时候,就没什么问题了,也就不会尸变了,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工作也就完成了”我又问他为啥弄个阵法要弄那么久,刚说完,那联络员就笑了一声,


  我都不知道她那到底是什么表情了,老张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说:“这个阵法需要在周边都画上困地符,而且这些符写起来都是会浪费很大的精力,一画就不能中断,中断了就要重头再来,等画完以后还要按上自己的血手印,这样才算完成阵法”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血手印又是怎么一说。老张倒也不嫌烦,慢悠悠的解释道:“血手印是一个象征,也就是告诉天地,我们要动法了,没象征的东西,画了也是白画” 剩余的时间,老张简单的告诉我了一些关于道家的事情,这里也不多做转述,下文会慢慢介绍到的。傍晚的时候,那个联络员中途开车出去了一趟,买了点饼干一类的回来。中午的时候,我问过老张,为什么不去帮忙,老张只是摇了摇头,没说话,那个联络员倒是说了一句:“他不配弄阵法 这个联络员确实挺让我反感的,一点都不懂什么叫尊重人。我看老张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成都遗体整容师下一篇:太平间招聘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