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鬼故事 查看内容

小伙伴死了以后

2017-1-21 15:19|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19| 评论: 0

摘要: 我小心翼翼地把被子露一个角,斜眼往外瞅,寝室里空无一人,我猛地推开被子跳下床,头也不回地往外跑。一股无名的怒火,噌的一下从心底窜了上来,我越跑越气。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是殡仪馆张大的孩子

    漆黑的小路泥泞难走,没走多远,我们的鞋就湿透了,大胖嘴里开始骂骂咧咧的抱怨小路。从学校到郊区小镇的电脑游戏厅,只有一条偏僻的小路,那是一条林间小路,路两边是十几米高白杨树,周围是农田,偶尔有几座孤立的坟头疙瘩,肃立在一望无尽的田地里。天黑以后白杨树茂密的枝叶,连仅有的月光也挡住了,我们经常摸黑走这条小路。每次起风时,沙沙的风声,吹着白杨树的树叶,在漆黑的夜空中摆动,乍一看就像树着吊着死人,令人毛骨悚然。今天我们几个的行程异常缓慢,当手表的时间定格在12点时,我们显然,连一半的路程也没有走完,就在这时候突然起风了,路两旁的树叶开始在风中摇摆,那沙沙的声音彼此起伏,随后呼呼啦啦的雨珠开始倾泻而下.


    我们四个只好暂时,躲在一颗粗壮的白杨树下避雨。不知过了多久,雨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我们几个就放弃去小镇返回学校,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一丝丝黑雾弥漫,雨水打在我们的身上,潮湿而冰冷,我甚至觉的这条小路比平时长了许多.那一望无尽的白杨树,仿佛永远走不到头,我们几个渐渐感觉有些疲惫,大胖突然问我,冰哥,我听他们说, “你是火葬场长大的”你有没有见过鬼,听他那么一问,小林,飞鹏也来兴致。我敷衍的回复:“恐怖小说看多了吧!这世界上哪有鬼!小胖显然不相信,他继续说道:“我小时候听我妈说,大骨堆火葬厂那地方邪的很,我爷就埋在那。有一次我爷给我爸托梦,说他的房子漏水,住的不舒服。


    开始我爸也没有在意,有一天中午,我们村里一个傻子,跑到我家喊我爸的小名骂,用的全是我爷爷生前对我爸的语气.我妈当时吓坏了,跑去找我们村里神婆,那神婆来后看了一眼傻子,喊着我爷的小名骂道, :“老丁你都死那么长时间了,还回来做什么孽。那傻子见到神婆后,仿佛见到了克星,转身就跑。 神婆在我家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问我爸最近有没有梦见什么.后来我爸想起爷爷给他托的梦,就和神婆说:前段时间梦见我爷爷说他的房子漏水,住的不舒服。那神婆就让我爸带着我妈,去我爷的坟地祭拜,我爸到坟地后,看见我爷的坟,因为年久失修,被雨水冲坏了,红油漆棺材,有一个角露在外面,就找人给我爷爷的坟从新翻修.后来我妈拎着半筐鸡蛋去感谢神婆,那神婆说: “以后做人用些心,人虽然死了,但是孝道还的继续,还好老爷子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还有下次我可救不了你们。小林,飞鹏,一边讽刺一边挖苦,说: “大胖你能不能,吹牛b别拿家人说事,哈哈搞的跟真的似的,估计是你妈为了吓你,不让你夜里,偷看村里小姑娘洗澡,故意编的鬼话。


    大胖显然有些激动,吼道:“信不信由你。小林和飞鹏继续说:“我就不信,有本事你让鬼出来,让老子见见。如果世界上真有鬼,老子一定打的它满地找牙。等小林说完这话,我猛然间感觉,一阵凉风从身边掠过,那种感觉和我在殡仪馆走廊里的感觉一样,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急忙问现在几点了,我们怎么还没有走到学校.飞鹏看了看他的手表,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气说道: “我操!四点多了,我显然不相信,“四点多了,怎么可能,你手表是不是坏了。飞鹏炫耀似的摇了摇胳膊,我这手表是我爸从上海给我买的,水下一百米抗压防水手表. 他又仔细看了看,坚定地说:“四点四十四分,没错啊。我在心里重复念叨:”四点四十四分,怎么那么巧。三个四,分明就是三个死。我不由自主的说:“难道我们在这小路上,走了四个多小时。听我这么一说,小林也显得有些紧张,他一边掏着bb机一边说,:“不可能,飞鹏的手表一定有问题。 随后我听见小林,用非常吃惊的口气说道:“操真的见鬼了。而我分明从小林bb机上,发出微弱的光线上看见,那一连串数字是04:44.随后大胖说出了我们,几个都不愿意说出得话, “真tmd的邪,难道我们几个遇见传说中的鬼打墙,紧接着大胖,小林,飞鹏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看,前面有人?我顺着他们说得方向望去,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然而大胖,小林,飞鹏却像中了魔咒一样,加快步伐追他们所看见的东西。


    不一会他们三个就和我拉开一段距离,我急忙赶上他,问道:“哪里有人?,他们三个语气坚定指着前面说:“你看,就在前面啊!十几个人,有男友女并排走着!听他们三个语气那么坚定。 我倒吸一口冷气。我清楚地知道,他们指的方向分明空无一人。我突然感觉全身汗毛,瞬间倒立起来,从脚底麻到头皮,我有些生气吼道:  “你们不要耍我行不,人吓人会出事!他们三个停住脚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冰哥,你眼神没问题吧?那前面一排人,你竟然看不见?我睁大眼珠往前瞅,雨水砸在我的脸上,有些生疼。却看不到他们说的,那是十几个人。我懒的再说些什么,我想也许他们真的看见,他们不该看见的东西,他们三个走的飞快,把我远远撇在身后。正当我全力去追他们的时候,恍惚间一个清脆而用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别追他们。那声音熟悉而又陌生,而我的两条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异常沉重。随后他们三个逐渐消失在黑暗中,雨渐渐小了,湿透的衣服裹着发热的皮肤有些冷,此时的我又困又累,象一个蹒跚的老头,在泥泞的小路上艰难行走。


    天渐渐亮了,此时我却发现我一直停留在,躲雨时那颗粗壮的白杨树下,那夜里我们四个吸过的烟蒂,惊得我目瞪口呆,我不停的问自己,难道我在这颗白杨树下走了一夜吗?大胖,小林,飞鹏他们呢?想到这,我头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落,一种无形的恐惧包围着我。我发疯似的往学校跑,等我回到寝室空无一人,我又跑到学校训练室,也没有,在走廊里和教官处的张武师撞了对面。张武师穿着一件灰色夹克,他高子不高有些矮胖,板寸头浓眉大眼,眉宇间透漏着一种干练,他曾经在全国散打比赛拿过名次,我是我教练。我很尊敬他,他见到我开口便问:“韩冰,你周末怎么没回家?我心急如焚的说:“回家没什么意思,对了,你见到我寝室的,大胖,小林,飞鹏吗?张武师,斜眼瞅着我:“他们三个昨天,不是回家过周末了吗?怎么才一夜不见就开始想他们了。


    我一听惊得目瞪口呆,:“不可能,昨天夜里我们还,,我话说了一半停了下来。张武师迷惑地望着我,昨天夜里你们干什么了?我突然意识到,学校是寄宿制封闭式管理,如果发现有学生夜里跑出去,一定会受到惩罚。我支支吾吾的说,“没干什么,和他们三个睡在一个寝室几年了,早上没有见到他们,有些不习惯。张武师笑了笑也没有多说:“呵呵你小子。不等张武师说完,我就找借口离开了。我回到寝室后一个人,躺在寝室的床上,又累又乏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望着墙上的日历,我猛然间象被电击似的弹坐了起来,盯着日历,2000年4月14日星期五,昨天是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学校放假。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昨天下午放学就坐专线车回家了,难道我又在做梦。自从那次我发高烧一个多星期不退,我就感觉自己有时候,脑袋有些不正常,而且他们经常说我,夜里老是说梦话,有时候还一个人自言自语。我给自己找了一个,我认为很圆满的借口,当我低头看着鞋子的时候,我瞬间打碎我编的的谎言,那白色运动鞋上,分明沾满着新鲜未干的泥浆,不正说明我昨天夜里确实在白杨树小路呆过。


    我颤抖的用手,撕扯鬓角,一股钻心的疼痛,让我确定我不是在做梦,我满脑子都是疑问,大胖,小林,飞鹏,到底有没有回家,他们在白杨树小路看见的到底是谁,在我耳边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声又是谁。这一连串的疑问,象一个巨大的问号,在我脑海里盘旋交织。我点燃一根香烟,猛提一口,吐出一团烟雾陷入沉思。昨天早上,我们6点钟起床后,全班同学在操场上集合出操,然后回寝室洗漱。7点30分钟,我们四个在食堂吃饭,上文化课,午休时开始下雨,下午14点30分,我们开始在训练室练习,上本周最后一节散打课。 16时30分学校放学,我和大胖,小林,飞鹏一起回到寝室打扑克,计划这个周末都不回家,晚上一起去小镇游戏室包夜。没过多久传达室的汪大爷,来喊飞鹏接电话,飞鹏回来后,说奶奶过70大寿,他这个周末要回家过,然后就开始收拾行李。大胖,小林他们两个,有些触景生情也跟着收拾行李,准备各回各家。


    我有些失落,等我把他们送上最后一班专线车,天渐渐黑了。我去食堂打了一份菜,一袋花生米,2瓶啤酒,一个人喝酒喝着喝着就睡着了。想到这我轻松许多,对原来我一直在做梦,那鞋上的泥浆一定是我喝多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上厕所或许去买烟的时候弄脏的。我又瞄了瞄桌子上的啤酒瓶,完全符合逻辑。我沉重的心情有些释然。我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长长哈欠,眼皮沉甸甸地往下坠。就在这时寝室的突然间被推开,张武师一头闯了进来。:“韩冰,快起来跟我去校长室。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武师拽了起来,我迷迷糊糊跟着他去校长办公室,路上问他什么事,他也没说。等我到校长办公室时,刘校长正和两个身穿警服的人闲聊。刘校长一见我进来就介绍说,: “这是我们学校散打二班的韩冰,你们有什么事就问吧?其中一个警官,放下手中的茶杯,从包里掏出一本黑色笔记本,严肃地说: “你好,韩冰,我是事故大队六大队的王其斌,这位是我的同事李春山,今天我们找你来,是想和你了解一些情况。我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警惕地说: “你们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犯法! 姓王的警官笑了起来,:“你不用紧张,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他随手从笔记本里,抽出三张户籍照片,递给我看,“你认识不认识他们?我接过照片:“这不是大胖,小林,飞鹏他们吗?王警官盯着我,沉默许久用一种极不自然的口气问:“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昨天晚上,有没有回来过,王警官话刚问完,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我脱口而出,大胖,小林,飞鹏是不是出事了。王警官先是一愣随后反问我: “你说的这个出事,是指出什么事?,我没有想到王警官会这么问我,一时间竟然不知该怎么回话。王警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戴着一顶白色警帽,长脸川字纹,一双平角眼,眼神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精明。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我眼睛。我被盯的有些发毛,我瞟了瞟,他身边另一个警官,那人一直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一言不发,他手中的一本暗黄色牛皮纸上,清晰地写着几个字,五里塘交通事故卷宗。这时候张武师接过话说:“韩冰你就实话实说,别紧张,王警官和李警官他们也很着急,毕竟他们三个现在生死未卜。


    张武师的话犹如一记猛锤,直接砸在我的脑门上,此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我努力让自己平静,我诺诺地说  “昨天下午放学后,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收拾行李,回家过周末。我当时有些生气,怪他们三个把我一个留在宿舍。等到晚饭点,我因为郁闷,就买了几瓶啤酒回寝室喝,不知不觉就就喝醉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是做梦,还是他们三个真的回来了,朦胧中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就拉着我,去镇上的游戏室包夜。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当我们走到学校北边的白杨树小路的时候,天开始下雨,我们就在一颗树下避雨。因为雨越下越大,我们就放弃去包夜回学校。没走几步他们三个非说,看见前面路上一排人,大约十几个人左右有男有女,而我却什么都没看见,因为天黑路滑,他们三个就想和他们结伴而行,我因为太累就没有跟上他们。后来我就一个人回学校了,直到现在也没分清,到底是做梦,还是他们三个昨天晚上确实回来找过我。说到这我偷偷瞟了一眼刘校长,我见他脸憋的有些通红,又不好意思发作,那表情跟便秘似的一边龇着牙,一边还要痛苦的使劲硬撑。我又瞅了瞅那两个警官,见那两个警官竟用一种震惊的表情,面面相窥,而他们脸上显然写满了不相信。一时间房间内静的出奇,王警官不停在他笔记本上记录。等他写完后问:“你最后一次见他们是几点钟。我想了想说:“应该在下午17点左右,王警官又问,“你刚才不是说,你和他们三个一起去镇上包夜吗?那是几点。我扣着右手小指头,:“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当时迷迷糊糊,是做梦还是他们真的回来?我也搞不清楚。


    王警官显然没有问出来个所以然,他抬头看着墙上的石英钟,猛不丁地问:“你今天早上几点钟起的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你做的什么事。王警官的话,猛然间让我回想起,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今天早上,我明明是从白杨树小路,跑着回学校,我昨夜根本没在寝室睡觉。我突然觉的我编织一套,完全说服自己的理由,却被王警官硬生生的撕开个裂口,我开始变的有些不知所措,同时又把自己绕了进去。我用力按着太阳穴,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王警官语气逐渐变的严肃起来, “韩冰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最后一次见他们,是什么时候?他们三个从学校走后,有没有回来找过你,你现在知道不知道他们三个在哪? 此时的我大脑一片混乱,我语无伦次地说:“昨天夜里。。。他们好像来找过我,我们在白杨树林呆了一夜,今天早上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分开的,你们应该去他们家去问问,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坐在沙发一言不发的李警官,抿了一口茶,走了过来,他声音沙哑地开口说:“他们家,昨天已经连夜去过了,韩冰同学你不要紧张,我们今天来无非是核实,昨天丁大胖,谭小林,郭飞鹏,他们三个,到底有没有,乘坐五里塘至阳北东站的专线车。


    李警官见我听的有些迷茫,继续说: “昨天下午18时许,在你们学校北侧,五里塘路段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五里塘至阳北东站的专线小型客车,在途径扇拱大桥时冲进扇河,我们在车上发现11具尸体。在整理汽车残骸时发现三个书包,上面有丁大胖,谭小林,郭飞鹏的学生证和随身物品。我们经过一夜的打捞搜寻,却没有发现他们三个的遗体。刚才你们刘校长告诉我,丁大胖,谭小林,郭飞鹏你们四个同住一寝室,平时关系很好,我们希望你能明确地告诉我,他们三个,昨天有没有乘坐五里塘至阳北市东站,最后一班专线车。 我愣愣地望着李警官,我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刺痛,咬着牙努力点了点头,李警官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遗体没有找到,也就意味着还有一线希望!你仔细想想?我此时的心情沉重而悲伤,我们彼此在也没有说话。随后李警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 “你先回去吧~!如果想起什么给我打电话。我接过名片看,上面写着”阳北县交警支队,事故大队六大队指导员:李春山。随后我握着名片浑浑噩噩地离开办公室。就在我刚出办公室时王警官笑着说: 刘校长,你们武校要注意培养学生的思想品德啊,不能整天练武,你看看这孩子脑子都练坏了。是,是,王警官说的是,我们以后一定在,德智体美劳方面共同发展。


    昏蒙蒙的阴天,犹如我的心情一样,格外压抑,我努力克制内心中,那无比悲痛的思绪,残酷的现实告诉我,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昨天17时坐专线车回家,一个小时后在扇桥遭遇车祸。那昨天夜里和我一起在白杨小路的又是谁,他们看到那一排人影又是谁,那善意的提醒,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又是谁,想到这我的头开始针刺般的疼痛。我按着太阳穴,走到水龙头边,把头伸了过去,刷刷的自来水顺着我脑袋往下流,冰凉而止疼。难道昨夜是大胖,小林,飞鹏的阴魂来找我,完成我们去包夜的约定。我猛的把头伸了出来,愣在那里,冷冰冰的水,顺着我头皮滴在衣服上,而我却感觉不到冷。我六神无主的回到寝室,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竟睡着了。一股河水般的腥气掠过,我隐隐约约地看见,几个身影站在我的床头。我当时太困了,恍惚着半睁开眼,猛然间看见一张煞白而又浮肿的脸,那血红的眼珠直直地盯着我,我尖叫一声,本能地往被窝里钻。我猛然间打一个冷战,感觉全身血液在那一瞬间凝固,汗毛一根根倒立起来,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围绕着我,那种感觉就象,一个没有穿衣服的活人躺在冰窖里。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死死抓住的被子,不敢松手,而我却发现,我紧抓的被子,正被一种潮湿而又冰冷的外力,一点点地撕开。


    房间内静得出奇,我的心脏开始剧烈的颤抖,扑通扑通的心跳,仿佛正在挣脱心房的束驳往外跳,,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一个声音,那是一个年轻女性发出的声音,音色低沉而尖锐“你们也该闹够了吧!随后是几个男孩的声音 “你不要多管闲事。 “他是我们的最好的兄弟” 没有他我们三个会很寂寞”年轻女声开始笑了起来,“你们几个小鬼,不去找被水冲走的皮囊,却出来害人,真不知羞耻。 “大姐你想怎样”我不想怎么样?放过他,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大姐今天不是你说得算,我们三个可是练武的出身,“嘻嘻,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就凭你三个,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也许你们忘了,在阴间无极之地分七层,凶死最厉,你们三个只不过是横死的小鬼,敢在我面前逞能,信不信我撕碎你们的魂魄。其中一个声音显然害怕了,“小林算了,你看她身上的寒气,我们斗不过她。我听的出那声音是大胖,小林,飞鹏和一个女人的对话。而我此时却吓破了胆,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就那样躲在被窝里,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却连看一眼他们的,勇气都没有。对话渐渐停止后,寝室又变回死寂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把被子露一个角,斜眼往外瞅,寝室里空无一人,我猛地推开被子跳下床,头也不回地往外跑。一股无名的怒火,噌的一下从心底窜了上来,我越跑越气。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是殡仪馆张大的孩子,从小见过无数尸体,我祖辈都是靠尸体生活的人,而如今却像仓鼠一样懦弱,内心深处那种强烈自尊心让我无地自容。大胖,小林,飞鹏可是我最好的兄弟,韩冰啊韩冰,你现在怎么变的连那么胆小,记得被风铃上身,目击凶杀现场也没有害怕过,几年过去却变的如此胆小。我突然明白了,父亲当初为什么力压群雄,顶着全家的压力,把我扔进这所寄宿制武校不闻不问,那不正是让我过早学会孤独,独立,忍受,承担。有些东西你越是害怕,它越会主动跟着你,如果我克服不了,内心深处的恐惧,我将永远无法摆脱自身的狭隘,把自己锁在自己建筑的黑屋子里出不去。


    我突然停住脚步,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微风拂过脸颊有些凉,我意气奋发地说:“老子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样! 我回到寝室,零乱的寝室内有些肮脏潮湿,散落的啤酒瓶,满地的烟头象垃圾堆似的,述说着寝室内曾经是那样放纵自由。我抬起头紧闭双眼,和大胖,小林,飞鹏打闹的画面硬生生的浮现在脑海里。不知不觉,泪水竟然毫无知觉的爬出眼眶。我蹲在墙角,抱着头任泪水无情地鞭策自己,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等待着天黑,那一夜过是如此漫长。他们三个在也没有出现过,我想见他们的心情,却比一天比一天强烈。他们三个噩耗,被学校刻意的隐瞒下去,我没有让任何人住进我的寝室,我一个人住着我们曾经住过的寝室。在临近毕业的那一个月,我过的异常枯燥,而这件事却象一个没有结果的故事,就此搁浅。毕业那天,我提着行李走出校门,就在我回头遥望我们四个曾经住过的寝室。我突然发现在我们曾经住过的寝室门口,大胖,小林,飞鹏,他们三个竟我挥手告别。 我的心咯噔一下,原来他们一直在我身边,而我却看不见他们啊,那一刻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