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图文 查看内容

盗墓情仇 二

2015-5-16 18:26|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44| 评论: 0

摘要: 二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朱同志,大伙谁不知道我和陆老石家的梅子相好,可柳家大少爷仗着财大气粗,硬是抢梅子做二房,梅子不从,被他逼得跳了井。还有我姐,也被他害得上了吊……”

二杆看上的人,是铁匠铺陆老石的闺女梅子。去年夏天,两人就悄悄好上了。此时,梅子正在川道里放羊呢!梅子十八了,提亲说媒的踏破了门槛,可爹每回总是将人打发走了。好在,她心里有了二杆哥。想起二杆,梅子脸上就绽开了一朵花儿。梅子正黯然神伤之际,身后马蹄声响,抬头一看,二杆骑着匹枣红马,剪着小平头,穿件洋布褂子,背支短枪,正望着她嘿嘿笑呢!“梅子,想啥心事?”二杆跳下马来走到她面前。梅子见是二杆,不知怎的心里竟一阵慌乱,嗫嚅道:“没、没什么,是风吹的。”二杆眨了眨眼:“不会吧?这天风和日丽的,马跑起来都荡不起灰尘,又咋能迷了你的眼?别骗我了,该不是你爹见钱眼开将你许配给一个丑八怪吧!嘻嘻……”

        “二杆哥,你真坏,净拿人家开心!你再说,我也咒你将来娶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当你媳妇,生下的孩子还和她一样丑。”梅子嫣然一笑,转身跑开了,身子轻盈得像只彩蝶。二杆早就喜欢上了梅子,自从去年夏天梅子送他一只鸳鸯戏水的烟荷包之后,他就知道梅子对他有意。在梅子心中,二杆忠厚老实,魁梧壮实,是理想中的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可自个儿一个姑娘家又咋开口?于是,她就悄悄绣了只烟荷包给他,希望他能懂得她的一片心,见了烟荷包就别娶了别人家的姑娘为妻了,梅子早将心交给他了。要是二杆哥娶了她,再苦再累也值得。梅子跑到一丛芦苇前突然不动了。二杆跑到她跟前,二话没说,一下将她搂抱在怀里。梅子不自主地将红润的嘴唇迎向了二杆的嘴唇。当二杆有力的左手伸进她衣服内时,她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子勇劲,蓦地挣脱了二杆的怀抱:“二杆哥,干嘛这么猴急?如果你真有心,快托媒人提亲吧!我等你。”说着一转身跑开了。二杆望着梅子姗姗而去的背影,心里蜜一般甜。

           望着二杆快马而去的背影,梅子的心头荡起了春波。不过,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二杆眉宇间有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东西。陆老石是柳家的长工,去年秋天摔残了一条腿。老石不能再下地劳动,想自己还有个打铁的手艺,就找长文借钱。长文借他十块银元,铺子才得以开张。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老石将长文拦下喝酒。老石问长文:“少东家,贵庚几何?”“三十有六了。”长文扬脖将杯中的酒喝干,有些伤感地说。“少东家,不是俺老石话多,您膝下也该有个一男半女的了。”老石说。长文叹口气:“都怨我时运不济,命无子嗣,娶了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婆呀!”“梅子,给少东家杯里的酒满上。”老石看看梅子,“少东家,你年纪不大,何不和老爷商量,再娶一房?”长文苦笑,老石拍胸脯:“少东家,凭您的才貌,娶了谁家的姑娘算他们家祖上积了八辈子德。少东家,您有这么个意思,这事包在俺身上了。”

           梅子给长文倒酒的一瞬,长文觉得心跳倏地加快了。这梅子正值青春妙龄,长辫油黑发亮,身着红色碎花小袄,更显得曲线玲珑。直到梅子轻声唤他喝酒,他这才回过神来……转眼到了初夏,长文又遇到老石。老石当着他的面说起梅子的好处,还说有媒人来说亲都被他回绝了,说完看着长文意味深远地笑笑。望着老石一拐一跛的背影,长文恍然大悟。他想:老石莫不是想让我娶梅子?如果这样,那是再好不过了。等回去跟爹商量一下,听听爹的意思。他回去一说,柳延年竞同意了,还让二杆备马说去西街的周老旦家托媒。周老旦到陆家一说,陆老石满口答应下来。在陆老石看来,这柳家就是陆家窝堡的紫禁城,长文就是这紫禁城中的太子,闺女嫁过去虽不是皇后娘娘,却也是能享尽荣华富贵的爱妃。他也就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了。可他又不好当着梅子说,便让老婆杏兰告诉闺女。

             杏兰本不同意陆老石将闺女嫁过去做小,可又架不住陆老石的火爆脾气,只好默认了。杏兰将梅子叫到跟前,说:“梅子,你爹将你许给柳家长文做偏房了。昨天,柳家已托了周老旦来咱家下了三百大洋的彩礼,把你的生辰八字要去了。”梅子听后如同头上炸了个响雷:“娘,你说的全是真的?”杏兰啜泣道:“孩子,娘还能骗你?你爹他鬼迷心窍,我是咋说也没用呀!娘对不住你……”“娘,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呀!”梅子撒腿往外跑。杏兰怕梅子想不开做傻事,急忙跟出去,可哪里还见梅子的踪影。梅子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见二杆一面。她四处寻找二杆,却在街头遇到了和二杆相好的小顺子。“梅子,过些日子你就是柳家少奶奶了。”顺子笑着说,“村里人谁不说你命好!”

         梅子的脸涨得通红:“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二杆告诉我的,这还有假?他亲口对我说的,他昨天陪着少东家去了西街周老旦家,说是把彩礼都送了过去。”顺子道。梅子万没想到二杆哥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对顺子说:“你能不能去柳家把二杆哥给我找回来,就说我有事找他。”顺子脸上的笑容没了,他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就将知道的全告诉梅子了。“梅子,二杆昨天下午陪着少东家去了县城,说是去城东订一套布置新房用的家俱,昨晚也没回来,想必住在县城里了。”梅子的心一下子跌进了冰窖里去了。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顺子哥,没事了。”

           梅子想不到二杆竞骗了她的感情,一场梦就这样肥皂泡般破散得无影无踪。她不知道自个儿是怎样走进自家院子的,满脑子都是二杆那张扭曲的脸。她透过泪水远远地望见,爹见她进院,就在屋门口朝她跪了下来。梅子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梅子终于嫁到了柳家。成亲那天,长文起个绝早,对金梦瑶说:“看我今儿是不是又年轻了几岁?”金梦瑶怔怔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害人不浅那!梅子是个多好的姑娘啊,你仗着手里头有几个钱就造孽呀!”长文拍拍金梦瑶的肩膀笑道:“你为大!她为小,到时候她还不得听你的。”金梦瑶啜泣道:“都怪我命不好,摊上你这个没羞臊的男人。”辰时已到,花轿进门。院里院外早就挤满了柳家的亲朋挚友。大家议论纷纷,都想一睹新娘的芳容。二杆今天唱着主角,里里外外应付,招待客人,布置席面。鞭炮声中,花轿落地。轿前红毡铺地,前方放着一个燃烧正旺的火盆,炭红红的,与新娘身上的红色嫁衣相映成辉。

          主婚人周老旦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喊道:“过火盆,红红火火——”火盆后的红毡上又放有一个红色的新马鞍,周老旦见新娘跨过火盆,扬脖喊道:“过马鞍,平平安安——”新娘子刚刚跨过马鞍,忽然一阵风蓦地将盖头掀下,露出了梅子美丽憔悴的面容。梅子正好看到了他,她的目光凄婉而犀利,二杆的心像被鞭子猛抽了一下,他慌忙低下头去。婚宴上,二杆穿梭往来其中,指挥着伙计们端菜倒酒。长文满面春风地给众亲朋劝酒。正当大家酒酣耳热之际,伴娘跌跌撞撞地从后院新房中跑到长文跟前,上气不接下气道:“不好了……姨太太她……她跳……跳井了……”

众人慌忙中朝后院涌去,梅子被打捞了上来,但人早就没气了。柳延年在众人的搀扶下也来到了后院井边,见梅子横尸井旁,喊了声“作孽呀——”,就栽倒在地。二杆没有去井边,他一路狂奔着,来到初夏时节和梅子定情的地方,扑倒在地,嚎啕大哭:“梅子,是我害了你呀,梅子……”福不双至,祸不单行。梅子入土第二天,保长杨三益和县长袁烦坤来了。由于梅子的死,柳延年直到今天仍然卧床不起。二杆将保长和县长引入内室,杨三益和袁炳坤忙按住躺卧在炕上正要起身相迎的柳延年,他们互相寒暄了一番。盏茶过后,柳延年问:“县长远道而来,想必是有事要找延年?”

          袁县长缓缓地站起身来,摘下帽子给柳延年行了个礼,说:“柳家出了个好男儿!”柳延年不由一愣,看着杨三益问:“杨保长,这究竟是咋回事?”袁县长这才沉痛地说:“少武在中条山战场上阵亡了,消息才到县上。我今天和杨保长来,是专程来送抚恤金的。”柳延年听了,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拉住袁县长的手,强作欢颜地说:“袁县长,如今日本人投降了,少武也算是为国家尽了他的责任和义务,我高兴……”柳延年的大义感染了袁县长:“延年兄,少武也是咱县上的骄傲呀!”“去把玉珍找来,”柳延年喘着粗气对二杆说,“让她见见袁县长和杨保长。”玉珍知道少武阵亡,嚎啕大哭。杨三益和袁县长想去劝劝,被柳延年拦住:“让她哭吧,这孩子心里头苦哇!”说着,他一张嘴喷出了一口血。柳家又乱成一锅粥了。二杆这边劝姐姐玉珍,那边忙着照顾老爷,找大夫看老爷的病。柳延年病势加重,玉珍也只好强忍着亡夫之痛,和金梦瑶一起服侍公公。晚上点灯的时候,柳延年己气若游丝,对二杆说:“……长文咋还没回来?我……有话……要跟他说……”二杆忙说:“老爷,我已经叫小顺子去找去了。”柳延年点了点头,看了看金梦瑶说:“……老大家的……长文就全……靠你了……他是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要管管他……”金梦瑶哭道:“爹,您老就放心吧!我记住您的话就是了。”

         柳延年又抓住玉珍的手,吃力地说:“孩子,柳家对不住你呀……以后……遇到合适的就……千万别苦了自己……”柳延年老泪纵横。玉珍看到公爹气息奄奄的样子,想到在这个家里,公爹对她最好,从没当她的面发过一次火,忙跪在柳延年的炕前,哭道:“爹呀,您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我要侍候您一辈子……”长文这时急匆匆地赶回来了,扑到父亲的床前,说:“爹,我回来了。”柳延年微微睁开眼,嘴角一张一翕,似乎要说什么,可就吐不出话来,他看了看长文,颤抖着手微微指了指西墙,头一歪,去了。不到十天,柳家就走了两个人,全家上下都是一片悲戚。

           这天,长文拍了拍二杆的肩头,说:“好兄弟啊,往后的日子还得靠你多扶持我一把,我现在真是心力交瘁了。”“少东家,这是说的什么话!二杆虽不姓柳,但自认也是柳家的一员。少东家的事就是俺的事。”二杆拍着胸脯子貌似爽快地说道。微弱的灯光下,玉珍正一针一线地纳着鞋底,她一想到少武,心就碎了。虽然这个男人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少武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玉珍,还没睡?”玉珍忽听屋门嘎吱一响,金梦瑶走了进来。“嫂子,快坐。”玉珍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给金梦瑶倒了杯热茶。其实,要论起来,金梦瑶比玉珍还小二岁呢!不过,金梦瑶却比玉珍精明泼辣。妯娌俩聊起家常来,金梦瑶说:“这事放在我头上,我可不死守,女人是水做的,流到哪家是哪家,何苦自个儿熬死,枉活了一辈子女人。嫁给你哥这个窝囊废,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说不定啥时候就把绿帽子给他戴上。”说完咯咯直笑。

         金梦瑶呷了口茶,从袖口里摸出个绿绸包来,在玉珍面前轻轻地打开。玉珍一看,绿绸上躺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翡翠手镯。玉珍忙说:“嫂子,这是——”金梦瑶笑道:“这是你大哥从城里玉器店买回来的。你一对,我一对,一模一样。”说着捋起袖子让玉珍看了看。玉珍推辞道:“嫂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咋好意思收,你还是自个儿留着戴吧。”“玉珍,他们柳家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这是你大哥的一点心意,老爷子没了,家里没了顶梁柱,少武又——”金梦瑶说着眼圈微红,“这个家,你哥不管谁管?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安慰你的心。他不止一回跟我说,你的命太苦了……”“那好,我收下。”玉珍轻轻地说。妯娌俩又说了会儿闲话,金梦瑶这才回去。走到门口,忽地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玉珍说:“我明天要回娘家住几天,也就十天半月。我跟你大哥说了,让二杆送我去。这家里头,你就多操下心吧!”玉珍道:“嫂子说的是什么话?这家里的事不也是我的事吗,住多少日子都成。”金梦瑶这才笑笑回屋去了。

          玉珍上炕看看玉镯,再没心思纳鞋底了。她想,明天跟长文独处一院,孤男寡女的,可咋过呀!金梦瑶是故意向长文提出要回娘家住些日子的。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长文不知道是咋的了,嘴里说的除了玉珍还是玉珍。每次金梦瑶都没好气地说:“梅子是咋死的?还不是让你给逼死的。现在又成天盯着人家玉珍,也不知道啥叫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别忘了,她可是你兄弟媳妇!”长文托金梦瑶去送翡翠手镯,金梦瑶烦道:“这镯子我替你送过去,明天我就给你腾出空来,免得碍你的眼!”长文笑着说:“玉珍心情不好,难道我这当大哥的安慰一下她都不行吗?”金梦瑶白了他一眼:“得了吧!知夫莫若妻。你这么虚虚假假的,我看着都跟你脸红。只要你别摊上一身臊,我就当没瞧见。”金梦瑶指名要二杆送她回娘家。长文无奈,只好嘱咐二杆路上小心。

           二杆和金梦瑶走到一个叫沙河子的地方,正值晌午时分,忽听一阵闷雷从远处滚滚而来。二杆抬头一看,西北角的天空一片铅灰色,紧接着狂风骤起。金梦瑶急急地说:“二杆,秃尾巴老李(秃尾巴老李是东北黑龙江的龙)来了,这可咋办?”二杆说:“风在雨头,这雨还真不远了。前面有个沙家车店,我们不妨到那里避避,等天晴了再走。”两人刚刚到大车店,这雨就瓢泼般倾泻而下,爆豆般砸在屋子顶上。二杆请掌柜的给太太安排间僻静房间,要了壶热茶,跟太太聊起天来。金梦瑶虽然性情泼辣,家里的伙计长工们都惧她三分,可独对二杆好,全无半点少奶奶的架子,可二杆从不敢看金梦瑶的眼睛。他总觉得金梦瑶那双水灵的眼睛里藏着什么,那火辣辣的目光似乎能将他融化。二杆想起一个月前的事。

         那天午后,二杆正在庄后的树林里练枪,忽听身后传来咯咯的笑声。二杆回头一看,金梦瑶站在他身后,抱着只小兔子正盯着他看呢。金梦瑶穿件白旗袍,站在那儿,就像一朵白茶花,妩媚动人。二杆笑着打招呼,金梦瑶说:“没事出来溜溜。见你在这儿练枪,觉得好玩,就过来了。”二杆边练着枪,边和金梦瑶说话。在柳家大院,上下人对二杆都不错,尤其是金梦瑶,对二杆更是个好。长文穿旧了的衣裳,她没少给他送去,特别让二杆难忘的是,前些日子他衣服破了,大少奶奶还背地里给了他五块银元,让他买件新衣裳去。“二杆,不好了,兔子跑了!”金梦瑶喊道。二杆回头一看?金梦瑶在追那只小兔子呢!“大少奶奶,我把兔子给您追回来。”二杆话音刚落,就听金梦瑶“哎呀”一声摔倒在草地上了。“大少奶奶,您怎么了?”二杆跑过去问。

        金梦瑶指着自己的左脚说:“脚,我的脚崴了……”“大少奶奶,忍着点,一会就好了。”二杆说着将金梦瑶的左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脱下了她的缎子绣花软鞋。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鞋一脱,二杆就闻到一股女人的香味。二杆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他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感。大少奶奶的脚长得真好看,柔若无骨,肥瘦适中。手触到大少奶奶的脚背脚腕时的那种滑腻柔软的感觉真是太妙了,二杆觉得又麻又痒又酥,有一股欲望骤然从心底升起……金梦瑶道:“二杆,你在想什么,你怎么了?”“没、没什么……”二杆回过神来,用牙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倏然而起的疼痛使那股欲望压了下去。二杆轻轻地用手扳住了金梦瑶白藕似的脚趾和脚根,用眼睛看着金梦瑶说:“大少奶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金梦瑶刚要说“好”,二杆一用力,就听金梦瑶的脚骨“嘎巴”一声脆响,脚正好了。金梦瑶跳了起来,说:“不疼了,你说给我讲故事,怎么不讲了?”二杆挠挠脑袋,嘿嘿一笑:“大少奶奶,我哪会讲什么故事?我是在引开您的注意力……”“二杆,大伙儿都说你呆头呆脑的,可我看啊,你比任何人都聪明哩!今天,可真感谢你呀!要不是你,我连家都回不去了呢。”金梦瑶说着,望着二杆嫣然一笑,走了。

         二杆一直望着金梦瑶窈窕的身影消失在绿柳从中。从那天起,二杆见到金梦瑶就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今天金梦瑶指名非要他陪她回娘家,他就有点心慌。“大少奶奶,大伙儿都说咱家双龙洗是个宝物,是这样吗?”二杆自知失言,慌忙将脸扭向别处。“咋想起问这档子事来了?”金梦瑶轻轻地问。二杆低声:“我好奇,随便问问。”金梦瑶看了看二杆:“是有这档子事,听说从老爷的祖父那儿传下来的。说起来我嫁到他们家,这东西我一眼都没看着;也不让我看,说妇人看了会冲撞那宝物的灵气。”金梦瑶说着竟叹了口气,泪光直闪。“大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二杆问。金梦瑶低颤着声音道:“二杆,一提起柳家我就想哭。这柳家有什么好?都怪我爹,当初看上了柳家的钱,巴望着我嫁过去会有好日子过,可少爷仗着有钱到处沾花惹草;逼死梅子后逛窑子,身上得了花柳病。外人都看我是个有福的人,现在想起来,还真不如嫁给穷人。二杆,我没拿你当外人,换了别人我也不会说的……”金梦瑶说到伤心处,趴在炕上啜泣起来。二杆道:“大少奶奶,您先安静一会儿。我到外边走走。”到了晚上,雨非但没有停的意思,反而更大了。

       金梦瑶换了身白绸子碎花旗袍,笑吟吟给二杆夹菜倒酒。几盅酒下肚,两朵红晕映在了金梦瑶脸上,在灯光下显处更加楚楚动人。她热辣辣地看着二杆,温柔地说:“二杆,我就这么讨人厌吗?”“大少奶奶,我怎么会觉得您讨厌呢!我……”二杆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怕啥?兴他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二杆,我……是真心的……”突然,一个炸雷在屋顶响起,金梦瑶惊叫一声,就扑到了二杆怀里,绵软的身子瑟瑟发抖,对二杆道:“二杆,我好怕……”二杆体内忽地涌起一股躁热,他刚想说什么,嘴就被金梦瑶的嘴轻柔地吸吮住了,一股女性特有的香甜沁入他的心脾,他猛地将金梦瑶抱到了炕上……自从媳妇走后,长文的心就更不安分了,像被勾走了魂儿。玉珍倒没忘记嫂子临行前的托付,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以前,她极少到长文的屋子里去,这次为了更好地照顾长文,去他屋子的次数就多了。玉珍觉得长文并不像大嫂说的那样不通人气,而是爱说爱笑的很容易让人接近,他甚至和伙计们说着玩笑话,全无东家的严肃模样。有时,长文的话竟逗得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天中午,长文买回一只鸡、两尾鲤鱼,对玉珍说:“今天我生日,换换口味。”玉珍道:“瞧我这记性,记得去年你生日时,我还炒了两个菜呢!”说完就到厨房忙活去了。约一个时辰,玉珍摆上了四菜一汤:一盘辣子鸡块,一盘红烧排骨,一盘鲜笋炒肉,一盘浇汁鲤鱼,外加一大碗豆芽汤。玉珍道:“哥,吃饭吧。”说着转身想离开。长文道:“玉珍,今天是我生日,难得高兴。来,陪我坐下来一起吃。”玉珍道:“不了,大哥,俺不饿。”长文道:“玉珍,咋还拿大哥当外人?你嫂子去了娘家,这么长时间还不多亏你照顾。昨天,她托人捎信,说还要住个半月的,这家里里外外还不都得靠你呀!来,坐下吧!”玉珍只得坐下,拿起酒壶给长文满了杯酒说:“大哥,生日快乐,多吃多喝一点。”长文也拿起洒壶给玉珍倒了一小杯道:“玉珍,你在这个家里不容易呀。这杯酒,是哥敬你的。”玉珍面色绯红,急忙推却:“大哥,你知道俺不会喝酒……”长文真诚地说:“玉珍,你把这小杯酒喝了就行,喝完了哥有话要跟你说。”玉珍难以拒绝,一闭眼,猛一扬脖子,将酒喝了。长文也没再让她喝,只是说:“玉珍,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也不知当说不当说。”玉珍道:“哥,有啥话你就只管说,我听着就是了。”长文这才道:“玉珍,你想过以后的路没有?你还要走大半生的路,我知道你对少武‘的感情,可他已经走了……”

           玉珍猛地站起身来咬咬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大哥,我已经这样了,还能指望什么呢!”说着走向厨房,眼泪不由滚落下来,心里默默叹息,我的命咋就这么苦!长文看着玉珍姗姗而去的身影,嘴角浮现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黠笑……玉珍一直到死,也不知长文在她的酒杯里下了药;她虽然只喝了一小杯,但已经着了长文的道了。金梦瑶说的一点都不假,长文早就对玉珍有了心思。自从玉珍进门,长文就悄悄地暗恋上了玉珍。可父亲在旁,长文实在不敢造次。自从少武阵亡和父亲去世,他埋藏在心底发酵已久的情感一下予被点燃了。每次望着玉珍秀美的面容和玲珑的身段,他就变得心猿意马起来。在他眼里,二十八岁的玉珍正处于一个女人最成熟的季节,像枚熟透了的散发着果肉香气的水蜜桃。为此,他不知做过多少次有关他和她的梦。在梦里,玉珍和他干那种事,还把身上的旗袍脱下来给他披在身上。他常常在梦境中嗅到那旗袍上散发着的玉珍的体香。他不相信,玉珍守了这么多年空房就一点也不想那事。一个常在窑子里碰头的朋友告诉他,任何正经的女人都是装出来的,任何女人每天都有五分钟是想跟男人上床的,无论她是拐子还是瞎子。那人曾给他一包春药,说:“就酒让女人服下,七日后,再正经的女人也会变成荡妇;不会有人知道你做了什么,因为七天后肉体的欲求已经会让人发疯。等到她脸上有细小的粉刺生成,无论你怎么弄她,她都如你所愿。”当玉珍将酒喝下的瞬间,长文想,玉珍呀玉珍,我想了你这么多年,可你心如止水,我只好这么做了。玉珍近些日子总有些心烦意乱,让她感到惶恐不安的是,身体越来越觉躁热,老是想着男女间的事,这是她多年来从末有过的体验。她的血液里似乎注入了令人亢奋异常的液体,她的身子炙热得好像要燃烧起来。不知为什么,她总是怕撞见,又似乎盼望撞上长文。一看见长文,她的脸像火炭似的灼热,心也没有节奏地狂跳,慌慌的,整个人好似眩晕起来。这天午后,她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天空突然阴了下来,紧接着划了个闪电,将铅灰色的天空撕裂成了一条血色的口子。她很害怕,这时少武来了,抱着她亲吻她,她也紧紧地缠绕住少武的脖子,像株久旱的禾苗,而今终于得到了细雨的滋润,她觉得身子都快融化了……当她醒来时,哪见什么少武,只见自己赤条条地躺在炕上,窗外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就出了院子。

       刚才,她朦朦胧胧觉得长文好像进来过。她想说什么,可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她知道自己已经做出了超出伦常的事,她对不起少武,她也曾想反抗,可她身体里的另一个她却不听从她的意志,用异常强大的力量无声地将她推向了那个令她神魂颠倒又令她难以启齿无法自拔的深渊里。有了一回,就有二回。两个月后,当她发现下体出现溃烂时,她才知道自己染上了人们所说的令人心悸的“杨梅疮”。一个细雨绵绵冷风凄凄的早上,柳家的人发现她已经在屋内悬梁自尽了,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张得老大……

           自从长文成了柳家大院的东家,他就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赌博,逛窑子,抽大烟,想干啥就干啥。这天,长文正在房里炕上抽大烟,忽然冲进几个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士兵。为首的一个解放军士兵问道:“你是柳长文吗?”长文点头说:“是,解放军同志,你们找我干什么?”另外一个解放军士兵说:“干什么?马上出去,接受那些被你们这些恶霸地主榨干了血汗的穷苦百姓的批斗!”说着,不由分说将他押到村中那棵老榆树下。长文心里这个悔呀,因为城里的朋友多次来信告诉他说,全国就要解放了,解放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分房子分地,听说还分女人呢!他早就该隐姓埋名藏起来的。昨天,他还听人说解放军的土改工作组就要进村分房子分地呢!现在到好,自己贪图一时快活没来得及走成,这下成了被解放军和长工们批斗的地主了。长文想,自己在村里的人缘不错呀,谁要批斗他呢?长文正胡思乱想着,抬眼一看,全村的男女老少差不多都到齐了。领头汉子吩咐当兵的在树下放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摆好了文房四宝。,然后站到老榆树底下的高台上,向台下的男女老少打招呼。就听汉子操着一口浓重的南方口音说:“我们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四野东北解放军,从今天起,陆家窝堡就算解放了!我是党派来的土改工作组组长朱海山。你们以后就叫我朱同志好了,从今天起,我就领着大伙儿斗恶霸地主柳长文,我们要将柳家所有剥削来的财产包括钱财、房屋、田产等全部分给大家!大家有什么苦,只管开口说吧!”他们家昀伙计李三和常二喊得最欢,长文心里这个气呀。就听常二结结巴巴道:“朱同志,柳家差不多把我们长工们的血都给熬干了,我们苦苦干上一整年,也挣不了两斗小米……”接下来李三也说:“我爹欠柳家十块现洋,到最后还不上,就拿我去抵账,柳家一日三餐大鱼大肉,我在他们家当伙计,一年四季连一顿饱饭都吃不着……”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二杆也诉起苦来。二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朱同志,大伙谁不知道我和陆老石家的梅子相好,可柳家大少爷仗着财大气粗,硬是抢梅子做二房,梅子不从,被他逼得跳了井。还有我姐,也被他害得上了吊……”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盗墓情仇 一下一篇:我的流浪生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