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图文 查看内容

我的流浪生活

2015-5-16 19:31|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43| 评论: 0

摘要: 困扰了我整整十八年。我常常会陷入其中,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将这些回忆记录下来,以便真正完成我的使命。多年来,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一直徘徊在人生的道口,恍惚间觉得我要做一件事情,可是忘却了要完成的是什么 ...

  当我决定重新回忆那段流浪生涯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整整十八年。可是关于那次旅行的回忆也困扰了我整整十八年。我常常会陷入其中,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将这些回忆记录下来,以便真正完成我的使命。多年来,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一直徘徊在人生的道口,恍惚间觉得我要做一件事情,可是忘却了要完成的是什么事情,现在我明白了,那就是,我必须将那些艰苦而又充满了乐趣的旅行和有关它的回忆记录下来。

    那是1996年一个炎热的夏季的中午,一列开往龙岩的特快列车将要从厦门火车站出发了。站在月台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他横躺在金华火车站尘土飞扬的月台上。那是八年前(1988年)的一个冬天寒冷的夜晚,我提着沉重的行囊和货物,半夜爬过绵长的铁道。仅仅为了逃避检查么?我感到非常疲惫。就这样,我靠在一根柱子上,渐渐地睡着了。那年我才19岁,我的身体充满了青春的力量。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多年以后的自己,仍然这样一身褴褛地睡在地上,恐惧、迷茫与寒冷将我从那黑暗的梦境中惊醒。

    那是我成人后的第一次远行,母亲让我跟着赫叔做生意。赫叔有一张孩子般的脸,他总是微笑着,似乎这世界充满了快乐与安详。我们在码头上等了很久才买到两张去往上海的船票。那时的温州还没有通火车,也没有机场,出行只有靠走海路,或乘坐长途客车。陆上的交通繁忙而艰苦,因为山路崎岖又漫长。相比之下,从海上走虽然时间长,却要安逸一些。我的身上背着沉重的货物,是那种小型的电话交换机,大约有二十台。还有我的简单的行李。码头上人来人往,在我看来,他们的表情大都木然而悲戚的样子。行色匆忙间,他们或下意识地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或者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身边的旅人。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如果有陌生的人对你开口,那么他不是骗子,就是小偷。“你要处处小心,如果有人问你,不要告诉他实话,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别告诉他你从哪里来,又往何处去。”赫叔对我说。我说,那我将怎样回答他呢?沉默么?“不,你可以随便编造,比如对湖南人说,我们是上海的,对上海人说,我们是福建的。我们是运东西的,我们是工人,很多问题我们不知道,或者不了解,让他们去猜吧,他们永远也猜不到。”赫叔说。这样看起来,我们倒真像是犯罪的,是骗子,是小偷,至少是两个衣着整洁的逃犯,正如那些人所要提防的。那时候赫叔还不是有钱人,他还没有在电话交换机的贸易中发财,但很快,他将成为一个暴发户。而我似乎永远只是一个不争气的随从,就像堂·吉柯德身后的桑丘一样。


    船在海上游荡着,就像游魂一样。而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奇而有趣的。我在甲板上散步,海风叫我想起高尔基的燕子。而我看到的却是成群的海鸥在码头上飞翔。船渐渐地远离我的城市,远处则是一片灰蒙蒙的海平线。海鸥的鸣叫引来了女人的笑声,我转身看去,却是一个并不漂亮的时髦女人在船舷边上搔首弄姿,一边的情人正殷勤地为她拍照,大约是希望捕捉到海鸥的镜头。他们忘了海上的大风,忽然掀起了她红色的裙子,叫她的大腿和内裤暴露无遗。女人惊叫着,她的叫声惊飞了身后那群翩飞的海鸟。这时,我听见一个警察在那里喊:“身份证!”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警察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依旧欣赏着我的大海,也许我的怠慢刺激了他,警察显然有几分怒气地走到我的身边,说:“叫你呢。”

    “嗯?”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当他查看了我的身份证后,才解释说我与一个照片上的逃犯有点像,所以查看一下。我不知道他的解释是真还是假的,但这一路,似乎同样的嫌疑就一直在我的身边发生,依依不舍一样。啊,我第一次的出门就是这样的景况,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海上起浪了,船开始颠簸,我感到一阵眩晕,跌跌撞撞回到舱里。我躺在床上,沉闷的舱里更是充满了难闻的气味。虽然我有过海上的经历,但那是短途的旅程,是去附近的岛上游玩,何曾有过这样漫长的海上旅行——现在我终于尝到了苦头,我才发现这次的出门将是怎样的漫长与艰辛,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可是,更可怕的事还在等着我呢。所有的磨砺才刚刚开始。


    上海,是我想像中的一座城市,它似乎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唯一的联系是,我的大阿婆住在那里,她是我祖母的姐姐。可是她早已经离开了人世,还有我的祖母。记得我还小、祖母还活着的时候,大阿婆每年的春节都会回到温州看望祖母。印象中的大阿婆衣着整洁,相貌温柔和蔼,一头银发,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的样子。而在温州的小阿婆更是时髦的打扮,喜欢戴一顶黑色的法兰西式的呢帽子,黑色的袍子很长。当她们三姐妹聚在一起的时候,幸福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似乎冬天早已经过去,而春天就在眼前。可是,她们曾经的韶华,早已湮没在纷飞的战火中,一去不返了。

    大阿婆回来总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小礼物,花花绿绿的糖果。小人儿对客人的光临都是好奇而快乐的,因为他知道,总有意外的惊喜在那里等着他,哪怕这惊喜微小得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祖母说,上海有高耸的大厦,当你抬头望它屋顶的时候,头上的帽子一定就会掉下,而你还是看不到屋顶。那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温州这座小城里的老人对上海的描绘。现在上海就在我的面前,一点没有神秘。一个十九岁的青年第一次站在上海的大街上,他第一次看见外面的世界,原本不是与他无关的。

1996年7月26日,我从厦门抵达龙岩。

    原以为龙岩只是一座小镇,而事实上是一座不小的城市,优雅而舒适。这是我到了龙岩后的感觉。去往龙岩的火车开得缓慢而富有节奏,摇摇晃晃中,似乎能听到祖母的摇篮曲一样,我在困顿中有了睡意。闽西南在潮湿的雾气中,有一点神秘,亦有别样的惬意。空气中飘洒着淡淡的茗香,葱郁的绿叶间,是慵懒与淡定。我记得那是1996年的7月。我大约已经有8年的时间没有乘坐火车了,而我曾经发誓,再也不愿在这样拥挤的火车上营生,我曾经痛恨在火车上的岁月,痛苦与被侮辱的感觉曾经给了我莫大的伤痕。我惊讶地发现,现在不一样了,当我靠在卧铺上看着窗外的群山,感到原来生活对我已经起了巨大的变化,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爬火车的流浪者。8年来,我在奋斗中努力实现我的理想,而现在,我离我的理想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于是,火车便也显示了它悠闲与乐趣的一面,不再充满了惶恐与疲累。我庆幸我终于不必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拥挤在无处插脚的火车上,钻进人家的座位底下忍辱负重地苟延残喘。

    那是怎样的岁月啊。

    我在火车的厕所里睡了很久,因为我没有位置,而走道上也已经挤满了人群。我还背着如此庞大的行李,那些沉重的机器压得我无法喘息。我在车站外面物色到几个游荡的青年,他们是车站外的霸王,依靠贩卖高价票维持生计,或许还有欺骗与勒索,偷盗或抢劫。但我找到他们,对他们说,给一个价钱,只要他们能够帮助我将那些机器运到车上。于是我给他们买了站台的票,他们呼啦啦出现在站台上。那一刻,我有些得意,我像他们的老大一样指挥着他们,因为我付了他们老大一笔小小的赏钱。他们究竟是看重江湖的信誉的,他们重诺与义气。当火车到达的时候,他们一哄而上,为我挡住车门,让我大摇大摆地上车。但是到了车上,我就知道,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一个破落的行者,与那些蹲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身穿制服者的农民没有区别。车上,我没有座位,那些机器更是无处藏身,“朋友们”是霸道的,他们将它们随便地堆放在厕所里,堵住门,于是我竟有了一个独自的包厢,这真是意外的幸运。机器装在看似豪华的皮箱里,我躺在上面竟呼呼大睡,尽管里面的味道实在很不好受。直到着急的入厕者在门外等了很久,许多人开始向列车员咆哮,以为他们故意关闭了厕所,才有乘警来强行打开门,将我恶狠狠地驱赶出来。

    那是后半夜,我慢吞吞地将皮箱放上行李架,在地上铺了报纸,钻进别人的座位底下,躺下。起头我享受着他们尊贵的厕所里的馊味,现在,我开始享受他们脚上的臭味。不过没有关系,这就是生活,我对自己说。

傍晚的时候,赫叔在我的口袋里塞了两百元。赫叔带着我到了青岛火车站,为我买了一张去往济南的票。我记得那天是某月的21日。赫叔说:“你把这皮箱里的机器送到洛阳,那里有人已经在等你了。24日以前,你必须回到青岛,晚了会找不到我。”我知道我只有连夜的赶路了。那时候没有手机之类的通讯设备。我号下了客栈的电话号码,怀里揣着赫叔给我的两百元钱,匆匆就出发了。我没有行李,只有这装着机器的一只皮箱。踏上征程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如果我赶不回来,赫叔会在那里等我么?

    现在,我真的只有一个人了。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一次,我第一次孤独地走在远离故土的路上。我只有惶惑,我甚至不知道怎样从火车站的售票厅,买到我必须到达的目的地的车票。我终于感到中国的土地有多么广阔,每一个售票厅都有众多的窗口,而每一个窗口都在销售不同地点的车票,那些简称的线路更是我陌生的,尽管在中学的地理课上,先生曾经教过,可是我何曾想到有一天我会孤独地站在路上,甚至会听不懂别人告诉你的那些线路,你甚至找不到售票的窗口,这是多么可悲。而所有的窗口前都排着很长的队伍,焦急的人们暴躁并且无礼。我终于发现我是一个愚笨而且胆怯的人,只有悲观与自卑,灰心丧气才符合我的天性。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济南,多年后当我再次走进济南的时候,早已时过境迁,我成为受欢迎的人。但那一次,济南纷乱的火车站留给我的唯一印象就是墨黑的天空。我走出车站,又走进车站,终于打听到销售洛阳票的窗口,却被告知没有这趟列车。我顿时傻了眼,无助地站在熙熙攘攘的车站售票大厅里,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往回走,而赫叔给的期限又如此匆忙,我的口袋里只有那两百元钱,只够车票来回,与路上的饮食。我走到附近的邮局给赫叔打了一个电话,我想告诉他我怎样地陷入了困境。可是赫叔决绝地挂掉了我的电话,他只说了一句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事实上,我至今仍然感谢赫叔的残忍,他不给我任何帮助,正是对我一生的帮助。从那时开始,我知道拥有一颗感恩的心是多么重要。从此我学会了“走路”,我看到了人世最美的风景,体验了人世几乎所有的滋味,我相信当我临死的时候,一定不会有多少遗憾,而这一切的收获,有赫叔给予的一份。但是那一天,赫叔丢下的那句话,使我真正地体会了什么叫“咬牙切齿”。

    我惶恐地走到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旅馆,在那里歇歇脚,我想睡一觉,也许明天就有车了。可是如果我睡一觉,我还能在24日赶回来么?我慌张起来。我开始寻找机会,我观察着身边来往的人,我需要朋友。我去与他们搭话,向他们笑,同时我还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人人都与我一样,他们的笑容是僵硬的,他们的话语是冷漠的,他们的警惕胜过长城。我终于找到一个与我提着一样皮箱的人,我们相视而笑。我装着随意地问他去哪里,并且装出根本不想知道他真要去哪里。事实上,他的去处与我真没有关系。然后我告诉他,我正准备去洛阳。我希望他去的与我是同一个方向。可是我很失望,他去的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更不是我要去的地方。“可是,我买不到去洛阳的车票。”我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去洛阳不是都有车的,但是你可以先去郑州,那里就近了。”他说。我非常高兴。真的,我至今都感激这位我从未真正认识的朋友,他让我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步,我终于学会了走路,独自一个人,去欣赏人间的风景。我飞也似地冲向售票窗口,满心欢喜地要一张去郑州的票。原来这真是很简单的事情。而我确信自己能够在24日赶回来。我一边臭骂自己的愚笨,一边又有了自信。我没有位置,我睡在走道上,那一夜好冷,可是我内心却是喜悦。

去洛阳的途中,我在徐州下了车。那是22日的清晨5点。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那个寒冷的清晨留给我的印象。微露的晨曦给大地洒下一层银白的光芒,遥远的天边是淡淡的乌云与薄雾。我从车上下来伸了伸腿,拖着那个显然越来越沉重的皮箱,踩着结了霜露的坚硬的土地,走出火车站。我知道洛阳已经很近了,我开始从容不迫起来,信步走到大街上。我想多看一眼这个陌生的城市,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经过这里。当我摆脱了不安的情绪并且心安理得地进入人生赋予我的角色,我便发现,这样的旅行是多么自由而且富有乐趣,尽管我对眼前的城市一无所知、毫无准备,并且常常更不知道我将在哪里落脚。火车站边上有一些戴着白色帽子的回族人开的早餐店,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回族人,我发现这些可敬的穆斯林,这些阿拉伯与波斯人的后裔,与我们汉族并没有多少区别。从那时起,我就养成了一个好的习惯,那就是无论如何,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填饱肚子。我觉得这很重要。我可以委屈自己的身子,我可以像枯槁的树木一样站在风里被吹干,我可以像拾破烂者一样满身污垢风餐露宿,但我不能饿着肚子,假如那样,我便连他们亦不如,我便只有悲哀,连一丝的快乐也没有。

        我走进他们的早餐店,要了一碗小米粥,一个大馒头。那馒头好大,有我家乡的四个大。温州的馒头小巧,却不美丽,我发现徐州的馒头雪白,比温州的馒头好吃亦好看。我在徐州不能停留多久,我必须赶路,但我不甘心就这样走掉,我总得看她一眼,哪怕是偷偷看一眼,也算到此一游吧。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不知觉中走进一条小巷弄里。抬眼望,高大的槐树下,是一座故旧的门台。这老房子大约有些年岁了吧,西洋巴洛克式的装饰,却是中国古典式的青瓦屋顶,煞是精美。在晨曦灰蒙蒙的微光中,带着些许神秘的宁静,犹如梦境一般。我想像着那镂花的木窗里,睡着朱丽叶般美丽的姑娘,憧憬着爱情的梦写在她温柔的脸上,淡淡的哀愁更叫人心中怜惜。而她的罗密欧,正提着硬纸糊的皮箱,四处流浪。我呆呆地在那门庭前站了许久,看着天边的阳光渐渐照亮了半条小巷,拉长了那屋顶的暗影。我知道我该走了,便匆匆回到火车站,直奔郑州。

         从郑州抵达洛阳,已是午夜。赫叔只给了我一个送货的地址。问题是,那地址距火车站挺远。没有出租车,没有人力车,在那样的冬天的午夜,我只有靠双脚丈量着街道,一路走去,竟是连问路的人也没有。公路的两边,没有什么建筑,是空地,或者还是田地,我只记得在那空地上有一间孤零零的屋子,是个简易棚,木栅栏一样的屋壁里露着昏黄的灯光。我忽然有了希望一样,下了公路,就直直地向那简易的屋子走去。这时,富有戏剧性的是,那屋子倾斜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正出来一个老头。我想他大约是半夜出来小便的,我正忐忑地想该怎样去敲他的门,而他会不会回答我的问路,现在正好,他自己出来了。我心里一阵欣喜,大声地向他招呼。

         我惊诧于我的声音在那个空旷的夜里,似乎颇有厚重的穿透力,大约像一匹野狼沉闷的低吼。因为我发现,那老头惊恐地回转身,迅速地躲回了屋里,门都未曾来得及带上。我并不觉得发生了什么,他是我今夜唯一的希望,我执着地跟着他就想进门,我将半掩的门推开,伸进脑袋执拗地向他问路,并且我的一只脚已踏进了门里,我说:“请问……”这时躺在床上的上了年纪的女主人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惊叫,像僵尸一样从床上坐立起来。她这一声尖叫真地吓着了我,在那个倒霉的午夜,我只有落荒而逃。逃出不远的时候,我还不时惊恐地回头张望,是否有人向我追来,将我像一头丧家的狗一样棍棒伺候。

         忘了我是怎样找到那个地址的,我大约在路上走了颇久。当我把货交到那人手里,我如释重负一般,趁着夜色赶回火车站。天亮的时候,我已经在车上睡着了。我满身的污垢,躺在人家的座位底下,却很是享受。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上一篇:盗墓情仇 二下一篇:清东陵的秘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