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论坛 社区 图文 查看内容

我在美国坐牢 一

2015-5-17 17:43|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100| 评论: 0

摘要: 老付的同房是一个黑人,个子特别高大,也比较胖。他告诉老付,他特别痛恨美国社会。他说,美国对黑人的歧视非常严重,他自己如果不是肤色的原因,就不会进牢房。

人世间的许多事,是谁也捉摸不透的事,似乎无意,又似乎有某种征兆,似乎是一种巧合,又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双巨大的手在操纵着你、主宰着你,令你无法抗拒。在1998年2月19日(即我被捕的前一天)早上九时多我和大潘在华盛顿游玩,吃完早餐出来,对面就是美国联邦调查总部大楼(英文缩写为FBI)。我望着那几十层拔地而起的巨大建筑物,在想,这就是闻名于世的美国联邦调查局,这就是使多少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组织,这就是在中国很多小说、电影里出现频率极高的名称。可以说,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灭罪组织,似乎是正义的化身。我今天终于看到了它,看到楼底下有不少人在排队,一问,才知是准备参观FBI大楼内部的老百姓,一种钦佩之情油然在心中升起,瞧人家这种民主制度,FBI总部都可以随意参观,在中国,别说公安部,就连一个区区县公安局都不是可以随你乱进的,差别太大了。有感于此,我叫大潘给我在FBI大楼前拍张像,还特意要把那块FBI名称的字样拍摄进去。大潘劝我说,别拍了,这是不吉利的,我说这有什么不吉利的,难得来一趟,留个影,很有纪念意义。于是我便披着呢子大衣,在FBI总部门前留了张影。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还会和这个组织有什么联系,更没有想到,在第二天,我就成了这个组织的工作对象。我想,当我在拍照的那天,我的资料已转入了FBI的电脑里,他们正有人安排抓我的计划。他们也可能没想到他们精心策划要抓的对象,跑到了他们总部门前照相。我当然是更想不到了。也正是19号和20号两天巨大的反差,是我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了美国民主和法制的真实嘴脸。这张照片我将永久保存。

那是1998年2月下旬,我与付某第一次上法庭时,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的地下室,我与付在三面有墙、一面是铁栏网的囚室里,铁网外的走道上来了两人,一男一女,女的介绍说她是翻译,介绍男的是派的律师,然后律师通过翻译告诉我们,我们被联邦起诉了,向我们宣读起诉书。我第一次听到,起诉我和付某贩卖人体器官。我们对美国法律不懂,但保罗给我们确实大谈过人体器官问题,并说这是合法的,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律师接着下来问我们个人的情况,如姓名、年龄、国籍、工作及收入情况。(这个律师是位白人,头发微黄,有些自来卷儿,下巴刮得铁青,看起来很年轻)。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指控搞得不知所措。律师临走时好像劝慰我们似的,说不过你们也不要害怕,你们不会被判死刑的,然后就扬长而去了。最后这句话,他不说还不要紧,一说更使人害怕。我们做了什么,仅仅不会被判死刑?付某说,坏了,友来,这下麻烦大了,你搞过法律工作,比死刑轻一些的是什么?我讲,美国法律我不懂,按中国法律,比死刑轻一点的是无期徒刑或20年有期徒刑。仅一个单罪,有期徒刑最多可判15年,数罪并罚才可以判20年或无期徒刑,美国告我们一个单罪,按中国法律,最高可判到15年。付说,如果判我(他自己)10年刑,我会让老婆走人(即改嫁)。我说,只要判我5年,我都会让我老婆走人的。我讲老付怕什么,他判我15年,最多20年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没什么其他的牵挂,这15年时间,美国把我养起来,我用四年的时间将英语彻底过了关,再用8年时间读两个学位,弄个博士帽戴戴,出来也就五十多岁,作为男人,还正是能干的时候,何惧之有?坚强起来,泰山压顶不弯腰,人,除了死路全是活路。付也说,是的,我们权把监狱生活当作一种经历,一种锻炼吧。很快,我们上了法庭,只有几分钟时间,我不知道法庭在干了些什么,就返回了。在途中,付告诉我,不要紧的,在法庭上他看见了律师放在桌子上的法律书,美国告我们的罪,最高可判5年刑,罚款25万美元。听此一说,我的心中也松了口气。但我不明白,美国的律师是怎么了,明明知道法律规定,但为何要讲别担心不判死刑。我不知道他是对我们的安慰还是对我们的恐吓。他的话是没错,但又离题太远,因为美国联邦法律已没有了死刑,任何一个犯罪行为,不看轻重,都可以说不会判死刑的。我在猜想,是否律师先把情况说得很严重,然后在他的努力下,又变得比较轻,以显示他的工作水平,让当事人感激他。这也许是一种心理战术吧。

老付的同房是一个黑人,个子特别高大,也比较胖。他告诉老付,他特别痛恨美国社会。他说,美国对黑人的歧视非常严重,他自己如果不是肤色的原因,就不会进牢房。他现在就是想方设法制造一点儿事情,给美国添一些麻烦。他经常想办法把同房的其他人赶走,自己一人住,因为这样方便制造一些事端。如他把床单拿下来,将抽水马桶的下水道堵死,用衣物等把门缝堵死,然后开大水龙头,让水在房间里积有半人深;或者经常把水龙头搞坏,让监狱当局来修理;还经常把床单、毡子、衣服割烂(当然是发的部分),总想给制造一些子麻烦来。他也知道,这样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发泄一下胸中的愤恨而已。付讲,你这样不怕联邦加控你什么新的罪名吗?他讲,他做事有个界限,既搞了破坏,又达不到被加控罪名的程度。他对老付挺友好,将自己整包的烟送给老付(老付也分给了我几支)。老付走后,这个黑人我经常见到,基本上不和什么人来往,整天蒙头大睡。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巧合的。在1998年2月20日即我们被抓的那天上午,早上八点多钟醒来没事,就把前几天借来的录像带放着看。恰好当日上午看了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的“白虎堂节”一片,是讲高太尉为达陷害武松之目的,将武松骗至其家中,又反咬一口,说武松私闯什么公堂,最后陷武松入狱之事。没想到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上午我看了这出诬陷案,下午我就被人诬陷入狱。我的悲剧完全和“白虎堂节”里武松的命运一样,是预先设好的圈套,以各种借口陷你进去,然后又反咬一口,说你怎么了,以此罪名治你的罪。

我由楼上到楼下,因昨日赵永安给了我一个喝水杯子,为一表谢意,我下去赵的房间。我隔着门上的条形玻璃向里张望,赵在下铺(其上铺有个黑人),其时他正面朝里看样子在睡觉。我也不便吵醒他,就走开了,在以后的近一个小时里,我看了赵三、四次,但赵还没醒,但令我奇怪的是赵上铺的黑人。我向里张望三、四次,黑人好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伏在座上,他赤裸着上身,爬在铺上,透过钢丝网状的窗子向外垂着头。我知道下面是车水马龙的东百老汇大街,那个老黑,静静地一动不动,上身发达的肌肉在高低起伏着,且微微发亮。我怕有什么意外,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那老黑回过头来,我用手指了一下赵,老黑用手在脸上一捂,表示赵正在睡觉。我明白了,就走开了,就这样,在以后的二、三个小时中,那个老黑又是同样的姿态在凝望窗外。为什么呢?下面有什么景色值得老黑如此关注,连自由活动的时间也不出去,这很反常的。直到晚上,这个谜底被解开。老赵告诉我,这个黑人19岁入狱,服刑七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中午就放他出去,自由了(由于这个黑人的离开才空下这个床铺,我才可以搬进去与赵同住)。噢,我恍然大悟,他是在渴望自由。我虽不是他,但我和他有过相同的处境,所以我能想象得到他此时的心情和感受。啊,自由了,再有几小时,就可以自由了。七年前入狱的情节可能历历在目,当时他做的坏事的罪恶,用七年青春为代价抵销了,大家都知道他做坏事但谁也不能再抓他了,因为法律已经惩罚了他——终于熬过来了,沉睡七年的噩梦,终于醒了。当时的女友,如今还在等我吗?父母的身体还好吗?哥哥、弟弟(如果有的话)可工作否?街坊邻居都变化否?家中还是老样子吗?或许已经搬迁了吧?七年时间,二千多个没有自由的日日夜夜,终于结束了,他将像窗外自由飞翔的鸟儿一样尽情惬意地飞吧。蓦回首,这鸟笼一般的监狱,似乎又有几许留恋和怀念吧。是啊,自由是得到了,但同时也失去了每日保证供应的三餐和四季如春的居室环境,还有供应的一切东西。几个小时以后,他将茫然地走在曼哈顿繁华的大街上,很快对自由的新鲜感消失了,他饥肠辘辘,看着食品店橱窗里那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他只能使劲咽下口水,努力使自己不再去看它。冬季寒冷的风呼啸着扑面而来,各种款式新颖的裘皮大衣,就在随手可及的橱窗里,然而他只能紧缩一下脖子,快步走开——回家的路上,近乡情怯,离开七年的家,情更怯。家里还会接纳他吗?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家中亲情关系亦如此,他甚至不知道该否走向家,哪里是他今夜可以一避风寒劳顿的栖身地?是自由了,可今天下午的晚饭不知在何处?病了,又去何处看医生?驱寒的衣物又在何处?也可能他的父母已经去世或远走他乡,也可能他的女朋友早已为他人之贤妻良母,也可能因他的入狱而自暴自弃整日沉浸在声色犬马的歌舞厅中,或为了一口毒品而不惜以肉体做交易。我想,那老黑的心情一定首先是重获自由的兴奋与激动,然后是怅然,对熟悉而又陌生世界的一种莫名奇妙的恐惧感,从没有自由的地方,一下子到无限自由的地方,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近乡情怯,近自由,情更切。

在MCC(联邦大都会拘捕中心的英文缩写),有一个高个子的福州人,对我也深表同情,但同时他又说,但不管怎么说,你仅一人进来,老婆在外面,可以照顾孩子,可以营救你,关心你,他就不同了,于是他对我讲述了他更为悲惨的经历。

在几年前,有个福州老乡告诉他,有几个福州朋友从大陆来,暂时没地方住,在他家临时借居几天。当时他已买了房子,夫妻俩人有绿卡,因为是老乡介绍的,他未加思索就答应下来,这几个老乡在他家住了几天也就去了。但在十几天前,FBI突然冲进他家不由分说,把他和妻子逮捕,说他们犯有“绑架罪”。后来通过律师才了解到,几年前来他家住的几个老乡是蛇头从大陆偷渡过来的,在他家呆了几天,现在这个蛇头被抓,把在他家住过几天的事也讲了出来。他说这些背景他根本不知道,但FBI说他知道,说他妻子因为和他的关系应当知道,于是以“串谋”绑架罪起诉。尽管你什么也没有做,但只要有人说你知道此事,你就犯罪了。当时他夫妻俩开的餐馆,抓他们时,家被封押了,餐馆也没人管了,不知如何是好。更惨的是,他们分别13、10、4岁的三个孩子,被FBI带走,分别寄养在三个人的家庭里。他关在MCC9楼N,他妻子关在MCC5楼。他们夫妇二人只有在法庭上才可以互相看到,但不能讲话。他已出庭了几次,在法庭上,他和妻子穿同样颜色的囚服,妻子见到他就哭。第一次,上法庭前的十几分钟,在法庭地下的囚室里,他与妻子只有一墙之隔,互相看不见,两人互相抓着离对方最近的铁栏网,妻子失声痛哭。警方过来先带他妻子出去,他老婆刚一出囚室,就猛然扑到他囚室的铁网上,两人隔网互相抓着对方的手指,脸对着脸失声痛哭。两名警官冲上来,强行将妻子拖走,他妻子的哭叫声长久地回荡在地下囚室,他永远也忘不了。他说,联邦现让他两口认罪,否则就打官司。不管怎样,如一定罪,就判刑,服刑期满,就取消他俩的绿卡(在美永久居留权),将他们驱赶出美国,三个小孩系在美国出生,是美国公民,法官会剥夺他们对小孩的监护权。这样,三个小孩就留在美国寄养在别人家里,他们永远不能去美国,小孩只有长大到18岁以后才能来中国和他们相见。这个高个子、小平头、小眯眼的福州人,每次说到此,不禁黯然泪下。

我在MCC多次去法庭会见律师的途中,经常见到一位高个子、留着很多小辫子但西装革履的黑人(不很黑,有些棕色),抱着一大叠资料,很任意一个人大声说话并大声笑。里面的华人告诉我,这是一个在MCC住了数年的打官司专业户。他们仔细道来,具体如下:

这个黑人确是一个罪恶累累、做了很多坏事的人,已被判了几个终身监禁。反正联邦没有死刑,一个和数个对他来讲都无所谓。他骨子里怀有一种对美国的深刻仇恨,先是他的一个罪行被发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他就是不认罪,要打官司。于是检方、警方搞证据、找证据、搞技术鉴定,又花钱为他请律师,确定法官,组成陪审团,忙活了一、二年,开庭审判,无可辩驳,他被判终身监禁。但他不服,他要上诉,这也是他的权利,公、检、律、法又是一阵子忙活,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维持原判。当快要送他去“大仓”(服刑的地方)的时候,他又向检方提出,他还在某处杀了一个人或干了一件大的坏事。检方一查,果然某处曾发生一案,于是又是调查、侦查、取证,大量的工作之后,证据确凿。然而,这个黑人又不认罪了,又要打官司,要通过司法程序来认定罪行。于是,公、检、法、陪像对付一个新的案子一样,走完所有的程序,一审完了,他又上诉,有二审,而且他第一个案子的所有公、检、法、陪人员均不可参加第二个案子,因怕有先入为主的嫌疑,全部换过。一场官司下来,少则几十万,多到上百万、上千万美元,每当一个官司从程序上彻底结束以后,他又会提出一个新的案子。他说,他就是这样,要浪费美国的钱,给找事做,反正对他来讲,一个和数个终身监禁并无区别。美国对他也是头疼之极,他讲出来的案子,又不能不查,查了,又是一套繁琐的司法审判程序,然后给他加一个罪名。最后向他提出妥协条件,对他所有的犯罪加起来只给10年刑期,请他不要再打下去了,然而他不答应,坚持打下去,反正他闲在监狱里也没什么事情,拖着和他玩儿吧。

有个北京人叫李桐在北京朝阳区住,离婚后去了日本,呆了两年后,又来到了美国,找了个华人女朋友,他自己在曼哈顿下城。他在一家餐馆送外卖,经常和一帮广东人在一起玩,但他不懂广东话和福州话。有一天,餐馆老板让他送一份饭给一个客人,他去了,结果被警方抓到在饭盒里查到有毒品。他根本不知他带的是毒品,后来,餐馆的老板和接受毒品的人都说他不知此事,但FBI仍不放他,坚持说他在贩卖毒品。这个李桐在OTV的2B关了好长时间,仍没有什么结果。他整天唉声叹气,痛感倒霉,最后有一天死在了监狱。他刚被抓时,他的女朋友叫李莉为营救他,倾二人所有拿出三万美元请律师,但没有经验,将钱一下子全给了律师(一般来讲,案子办到什么程度,分期付款的)。律师仅见了李桐二次,李就死了。李莉去要钱,连门都没有。李桐的尸体经监狱方解剖检验,说是心肌梗塞死亡,并很快火化。李的父母从北京赶来,只见到一盒骨灰,李桐是他们的独生子,老两口只好抱着爱子的骨灰返回中国。李桐的女朋友也还算可以,接待了李的父母。李的父母面对美国监狱方,语言不通,法律不懂,也没有钱,只得任由对方说什么是什么。美国监狱方监管不力,出现漏洞,致人犯死亡(究竟是否病死,只能是一个谜了),但没有负任何责任。李死的前一天,他还在做俯卧撑,第二天就死了。在这里,人权特别是外国人的人权是根本得不到保证的。

在美国的联邦监狱,确实有一些人服刑期满以后不愿出去,特别是一些黑人和西班牙语系的人。这首先是个经济问题,在联邦监狱里,有钱,每个联邦人犯一进监狱,每年便有国家三万多美元的财政拨款,生活有很充分的保障。衣、食、住、病、教育等,全包下来,在里面的人根本不用去考虑这些,只要你在里面呆着即可,也不用担心你的仇人或对手找你,不用担心有人会打你、虐待你,不用工作,平静地生活就可以了。但当你一旦出狱后,首先是生活问题,这些人大多从小不务正业,没有受过什么好的教育,没有谋生的一技之长,吃饭、住处、衣服,马上就成了当前要解决的问题。找不到工作,生活全得靠自己去创造了。另一方面,你长期在外作恶,总有一些对手或你曾经伤害过的人,总想报一箭之仇,这样安全就没有保障。这些人在监狱里,生活和安全有不错的保障,当然也更没有什么追求。加之因为犯罪,使亲友蒙受耻辱,时间久了,便断绝了与他的往来,这些人当然也就没有了什么牵挂的,何乐而不为的在监狱里呆着。就有一些人在刑满以后,向监狱方申请留在监狱里,当然是不会被批准的。监狱这个地方,你犯了罪,不想来,别人非把你拉进来;刑满后,也决不允许你多留一天的,你不走也得被强行拖走,这不是一个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好了,这里不能留,出去后,又去犯罪,抢银行和商店。没抓着,他用抢来的钱维持生计,挥霍无度;被抓住了,就会进联邦监狱,这也是一个可以保障的地方。不管抓住没抓住对他们来讲,都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反正犯的罪再多,联邦没有死刑。还有要注意一点,重新出去犯罪,一定要犯联邦的罪,如抢联邦的银行、偷窃联邦的东西,才可以犯联邦罪,否则,你搞错了,让州将你抓了,就有些麻烦。一是州监狱的生活条件比较差,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美国有几个州是有死刑的,犯罪多了,可能会掉脑袋的。这一点要把握好。

所谓大仓,就是联邦关押已判刑的犯人的地方,相当于中国的劳改农场。当然,美国的犯人是不需要劳动改造的,仅是服刑的地方。在MCC,那些监狱的常住户告诉我,有些新来的CO一看他对犯人的态度,就知道他刚从何处调来。美国监狱也许是怕CO在某处呆久了,防止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吧,监狱间的CO经常互相流动。凡是对犯人态度特别友好的CO,肯定是刚从大仓那里调过来的,一问恰好如此。究其详情,是这样的。

前面已讲过,联邦法律里,是没有死刑的,即废除了死刑,最严厉的惩罚,就是终身监禁。在大仓里,就关了很多几十年、几百年、甚至终身监禁的人犯。一个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对这些人来讲,是得在大仓里待到死了。那么对这些人来讲,可以说50年以上的刑罚对他们已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了。正因为如此,他们什么也不怕,CO对这些人唯唯诺诺,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量满足其要求,唯恐一不小心激怒了这些犯人。有时,伙食稍不如意,便把食堂给砸了;CO态度他们认为不满意,轻者,被围殴,重者,招来杀身之祸。杀死CO的事时有发生。一般来讲,刑期长短相近的人住在一起,几个长刑犯或终身监禁的犯人一合计,嗯,这个CO对咱们态度不好,咱们把他杀了吧,大家都说可以(这些人本来就是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于是大家聚在一块儿抓阄,谁抓中了,这个人就是主杀手了。于是大家聚在某处周围,然后以这个房间的灯管水管坏了,骗这个值班的CO来查看;或去其它人烟稀少的地方,几个已埋伏好的人一拥而上,抱腰的,拽腿的,按手的,然后由主杀手将他捏死。马上,大批CO赶到,这几个人毫不做反抗,立刻束手就擒,并且全部如实地将谋杀的预谋、实施等过程全部交待。然后,检方、律师、法官、陪审团又忙活好一阵子,最后,谋杀罪成立,每人给一个终身监禁。对这些犯人来说,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他们已有几个终身监禁,或几百年刑期在身了。一个终身监禁和十个终身监禁又有什么区别呢?耸耸肩膀,做个鬼脸,又回到牢房。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随便好了。在监狱里,犯人不怕CO,前者可以打后者,但后者不能打前者,一打犯人马上造反、示威,人权组织、人道组织等马上出面声援犯人或通过不同的渠道施加压力使监狱当局难以下台。故监狱方尽量满足犯人的要求,陪着笑脸,小心侍候这帮王八蛋,只要人不要跑出监狱,什么事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大仓的CO对犯人特别友好,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这样习惯了,到了MCC,这个思维模式还没有转换过来。

由此来看,美国废除死刑,真有它的缺陷。

早上6点多,有人叫我,说今天有佛事活动,即有和尚来讲经。地点是在OTV紧挨商店右边的一件很大很高的房子,应当说是大厅,地上全铺的是蓝底红白花相间的挺厚的地毯,还有很多带软背和扶手的椅子已经摆好,主席台已布置好,有麦克风,还有可以放录像的电视。每个来参加佛事活动的人要在门口登记上自己的姓名和号码。法师来了,一老一少两人,穿黄色的袍子,虽是光头,但头发已有半寸长了。法师讲,他们是昨晚才从台北飞来的,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年轻的法师自我介绍,他来自于大陆的湖北省,他皈依佛教没几年,但一皈依,就全部身心地投入。然后便开始讲,但讲的内容我认为很肤浅,不是讲佛教的理论、道理,而只讲了几个小故事。我相信在大陆3岁的小孩都可以讲出如此水平的故事,如观音菩萨建一座桥的速度比500罗汉建一座塔的速度更快;一个不孝的儿子把自己的母亲误认为观音以后,就孝顺了;一只老虎追咬一个人,这个人只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老虎便不追他了等等。尽管很肤浅,但两个法师还一惊一咋的,似乎听者全是儿童一样。然后给大家教了首歌,讲佛的人水平不高,听佛的人素质也很差。在两男法师讲的过程中,又来了女法师,三十多岁,短发,没穿法袍,着一件浅蓝色的女上装。这个女法师一来,这些长久不见华人女性的囚犯发出一阵阵怪叫声,但女法师似已习以为常。女法师讲,个别人不要斜靠在椅子上,不要将脚搭在前排人的椅背上,这样很不礼貌、很不雅观的。但我没有想到,一个福州人用结巴的普通话说,我们是欢迎你讲得好,两只手欢迎还不够,再加上一只脚欢迎。他的话引起一片哄笑声,女法师只好无可奈何地苦笑。我为我的这些同胞们感到羞耻和脸红,简直是下三烂的水平,是在丢中国人的脸。   

佛事活动的全过程,在门口都有一位CO坐在那里监视,但他听不懂一句国语的。隔壁的一个房间还有基督教的牧师向西班牙人传教,有一个翻译,传教者每讲一句,翻译就译成了西班牙语。   

美国政府对大家的宗教信仰还是看重的,台湾的法师传佛事,美国政府是付钱的。


切!

顶你

走你

股掌

伤心

哇靠

真吊

射你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灌水乐园 (9814)
主题: 6665帖数: 8120
娱乐八卦 (1262)
主题: 550帖数: 56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友自拍 (3510)
主题: 1368帖数: 1370
真情告白 (1118)
主题: 414帖数: 414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谈婚论嫁 (1142)
主题: 365帖数: 367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会员相册 (1281)
主题: 532帖数: 5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吃喝玩乐 (1138)
主题: 241帖数: 245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电脑数码 (1366)
主题: 375帖数: 37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影视音乐 (1109)
主题: 233帖数: 239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车友之家 (1223)
主题: 284帖数: 29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乐游天下 (1250)
主题: 377帖数: 38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手机通讯 (1305)
主题: 438帖数: 44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创业交流 (1228)
主题: 330帖数: 336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食联盟 (1297)
主题: 342帖数: 347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都市男女 (1267)
主题: 363帖数: 363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美丽女人 (1258)
主题: 767帖数: 769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兴趣爱好 (1121)
主题: 235帖数: 238
最后发表: 昨天 10:42
宠物天地 (1299)
主题: 378帖数: 390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求职攻略(814)
主题: 410帖数: 10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职业交流(1262)
主题: 545帖数: 45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创新人才(221)
主题: 874帖数: 122
最后发表: 8 小时前
兼职心得(542)
主题: 45帖数: 74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跳槽经验(121)
主题: 12帖数: 41
最后发表: 7 小时前
招聘广告(412)
主题: 87帖数: 9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网店交流(1038)
主题: 710帖数: 5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市场营销(1061)
主题: 222帖数: 4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商业信息(726)
主题: 128帖数: 545
最后发表: 6 小时前
销售经验(114)
主题: 651帖数: 71
最后发表: 4 小时前
市场分析(281)
主题: 124帖数: 75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人才招聘(51)
主题: 651帖数: 25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网络技术(1128)
主题: 551帖数: 22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电子商务(1752)
主题: 541帖数: 78
最后发表: 1 小时前
技术讨论(652)
主题: 454帖数: 124
最后发表: 3 小时前
外语培训(141)
主题: 251帖数: 470
最后发表: 2 小时前
养殖技术(310)
主题: 87帖数: 71
最后发表: 1小时前
摄影技巧(457)
主题: 51帖数: 62
最后发表: 5 小时前

求职简历  企业招聘  销售招聘  房产招聘  教育招聘  服务招聘  餐饮招聘  车辆招聘  商务招聘  娱乐招聘  网络求职  网络招聘  活动招聘  其它兼职  其它招聘  手机求职  手机招聘  手机销售  手机房产  手机教育  手机服务  手机餐饮  手机车辆  手机商务  手机娱乐  手机网络  手机客服  手机活动  手机兼职   手机其它   论坛社区   创业故事   图文故事   转播文章   怪谈故事   杂谈文摘   趣文讲述   鬼故事集   图文天下   爱情故事   情感世界   诗情画意  灌水乐园  娱乐八卦  网友自拍  真情告白  谈婚论嫁  会员相册  吃喝玩乐   视频栏目   电影频道   综艺频道   游戏频道   音乐频道   搞笑视频   热点视频   推荐视频   新片上映   热剧栏目   资讯视频   播客视频   娱乐视频   达人视频   军事视频   网游视频   单机视频   运动视频   综合视频  爱情   娱乐   情感   故事   图文   趣文   幽默   明星   童话   故事   文章   小说   寓言   励志   文摘   伤感   心灵  阅读   故事会


返回顶部